第13章 心里长了草

    事实上霍仲南的心比脸诚实多了,没有表示同意,人却没有离开。只是,于休休还没有具备看透他的能力,面前这么一团冷气,完全看不懂。

    “怎么样?吃不吃?”

    钟霖看了看老板微妙的表情,决定赌一把。

    “好呀,一起吃晚饭吧,顺便讨论讨论合同条款也好。”

    “那你们先进来坐一会儿。等我们收拾收拾就走。”

    于休休的笑容甜得腻死人,脸又白得炫目,钟霖觉得自己这种久经沙场的老油条都有一点招架不住,可他家老板脸上的寒冰就愣是没有融化半分。

    幸好,他赌对了。

    于休休一说,老板就跟着人家走了。

    这……

    钟霖有一点相信老板的话了——最近他可能真的更年期提前。易喜易怒,情绪波动大。

    魏骁龙没有见过钟霖和霍仲南,但小师妹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她邀请的客人,那是一定要盛情接待的。

    他怕她一个女孩子不方便,上楼放好水泥,洗了手过来。倒水,泡茶,帮于休休招呼人,不让她动一根手指头。

    他下意识的保护行为,于休休是习惯的,可是落在二钟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休息室里,气氛有些莫名的诡异。

    钟霖知道这个时候该自己出马了——但是,老板连方向都没有指明,他这匹老马,该往哪边跑?

    头好痛。

    他好难。

    “于助理,合同的事……”

    “今天晚上可能谈不成,于老板有事。”

    有于休休在,沉默是不可能沉默的。她笑眯眯地说:“不过你们放心,我们老板抠是抠了点,但为人还是很善良的,不会让你们在老板那边为难,更不会给人穿小鞋。”

    钟霖有点想笑,生生憋住,余光扫一眼老板,生怕他发作起来连自己都损,赶紧转移话题。

    “于助理,你们晚上想吃点什么?这次换我们请客。”

    “不不不不。我们老板请客。他是暴发户,不存在的。”于休休摇摇头,又神神秘秘地说:“晚上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

    抠门的于老板很快就下来了。

    “洲洲陪他们去吃吧,吃完回来爸爸报账。吃好,喝好,谁帮我节约,我给谁急!”

    财大气粗。钟霖瞠目结舌。

    于休休眨了个眼,小声道:“我就说了,对吧?结账的事,你们不用操心。抠门老板偶尔大方。”

    “……”

    于大壮要去医院看汤丽桦,他和霍钟南二人笑呵呵打个招呼,把收尾工作交给魏骁龙和几个徒弟,换了身干净衣服,就急冲冲走了。

    ……

    城郊。

    乡村柴火鸡几个大字写在竹编的篱笆门上,远远看上去,乡土气息扑面而来。

    于休休对这儿好像很熟,刚一进门老板娘就迎了上来。

    “休休来了?哟,家洲也来了。爸妈呢?”

    “刘婶儿,我们老板今天有事,我带小少爷和两个朋友来的。”于休休轻咳一下,朝刘婶眨了眨眼睛:“老位置。安排!”

    其实这时候承认是于大壮的女儿,她并不为难。只是怕钟南和钟霖认为在办公楼的事情上,她是“双面间谍”,明明没有的事,整出些想法。

    刘婶笑容满面地带他们进去。

    这位大小姐的作妖往事,数不胜数,刘婶是看着她长大的于家村人,不论于休休做什么,她都不奇怪。

    “坐一会,很快就好。”

    一个小院子,摆着柴火灶,灶膛里的火噼啪作响,上面一口大锅,鸡肉在里面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儿。

    于休休摩拳擦掌,“来,尝尝味道。这家的柴火鸡超级正宗。”

    她给弟弟夹了一块,看钟南和钟霖不动筷,疑惑地问:“怎么了?你们不喜欢吃鸡?”

    钟霖:“没有没有,很香。”

    于休休开心起来,“那就不要客气。这家我常来吃,是我们家乡的味道,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她说着又转过脸,“钟南,你心情好像很不好?”

    霍仲南:“没有。”

    于休休抿抿嘴,“出来吃饭就要热热闹闹的,高高兴兴的。你看那灶火,烧得好旺,多看几眼,是不是特温暖?再看几眼,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霍仲南:“嗯。”

    嗯是嗯了,表情却不变。

    于休休做个怪脸,“要是在盛天工作真的不愉快,你就跳槽吧。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你长得这么好看,走到哪里都有人喜欢的。”

    钟霖:……

    老板是靠脸吃饭的吗?

    这话除了于休休,怕是没人敢说。

    霍仲南到是没什么反应,拿起筷子,尝试去夹菜。

    “放心吧,这个不辣的。”于休休看他动作太慢,索性亲自帮他夹了一块鸡肉,“快,吃了夸夸!”

    霍仲南:……

    “你知道我不爱吃辣?”他突然问。

    其实,他并非完全不碰辣,在人前更不会随便暴露自己的喜好,于休休刚接触他两次,怎么知道的?

    “简单啊。”于休休笑盈盈地看着他,“你上次吃鸳鸯锅的次数,远远超过了红锅。吃一点点辣,嘴就红扑扑的…………好好看。”

    “……”

    霍仲南看她一眼。

    两人中间隔着一口锅。

    锅边的女孩子娇艳欲滴,一张小脸被柴火衬出一层粉粉的红,笑意被温暖浸染,幸福就写在脸上,显得单纯、天真。

    可她,观察这么仔细,短短一个多小时,就发现了他的秘密。

    霍仲南胸口闷闷的,好像突然长了草——

    “怎么了?”于休休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很好看对不对?”

    霍仲南一怔,点头,“是的。”

    于休休很开心,吃吃地笑,“小伙子,你很有眼光嘛。诺,再吃一块,夸夸!”

    她又往霍仲南碗里夹了一块鸡肉。

    也又一次让他“夸夸”。

    霍仲南并不了解她说的“夸夸”是什么意思,认真吃完,看着她期待的眼神,认真夸夸。

    “口味很独特。”

    这确实不是他吃过的最好的鸡肉,违心的话说不出来。

    但于休休听了,却很高兴。

    她转过头,对远处忙碌的刘婶大声喊:“刘婶儿,你手艺又精进了呢。我朋友说你家的柴火鸡很好吃,口味很独特。”

    刘婶一听,脸上盛满了皱纹……笑出来的皱纹。

    “你们喜欢就好,喜欢经常来。”

    “他下次来,你要给他打折,就像我们来一样。”

    “好的好的,肯定要的。”

    于休休满意了。她回头露出一个有点类似于大壮的带点憨憨的笑。

    “你不要看这儿店面不怎么样,但刘婶做菜很干净,食材也都用好的……只是,她对自己的手艺没有信心。所以,我每天来,都要夸夸她。”

    霍仲南:……

    钟霖好奇:“这是为什么?”

    于休休莞尔一笑,“因为好听的话会让人舒服啊。幸福是需要分享的。我们常夸夸她,她会更用心去做,口味会更好,食材会更新鲜,最后享受到的,不还是我们吗?这就是世界的良性循环。”

    “……”

    “怎么了?”于休休看他们不说话,愣了愣,“我说得不对吗?”

    钟霖吁一口气,“对。太对了。可惜这个道理知道的人太少。于助理,你让我刮目相看。”

    现代社会,节奏快,人心浮躁、压力大,不论现实生活还是网络世界,人们出口尖刻,不是喷这个,就是喷那个,有话从不肯好好说,将人性的温暖粉碎殆尽……

    而于休休……

    不,还有于家人。

    他们是不一样的。

    钟霖突然间找到了答案——老板要来吃这个柴火鸡的答案。

    “……不好意思啊,我接个电话。”于休休弯腰把包包捡起来,掏出手机,笑眯眯地说。

    “喂?看过了是吧?”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你要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就告诉我,方案可以调整的。”

    “嗯……嗯,你说。啊……你说什么?”

    于休休突然拔高声音,笑眯眯的表情,亦是敛住。

    “这个王八蛋,这么不要脸的吗?”

    ……

    霍仲南和钟霖都停了筷。

    刚才说要分享幸福,温暖世界的女孩子呢?

    怎么骂起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