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很美呢很美呢(三)

    于休休洗了澡,换好衣服,仔仔细细地化了个妖精妆,收拾好,霍仲南的司机就过来了。

    这是个中年男人,于休休曾经见过一次,只不过那时候,她不知道他是霍仲南的司机,只以为是同事。

    他不爱说话,中途于休休问了好多事,他只回答了一句,“先生说,带你去吃柴火鸡。”

    于休休“”

    早知道是去刘婶那儿吃柴火鸡,她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于休休掏出镜子,看看自己为了配得上大总裁特地化好的精致妆容,特地换上的裙子和大衣,一水儿浅色调的衣服啊。

    她欲哭无泪。

    “所以,你先生这个朋友,就是一个只配吃柴火鸡的家伙”

    司机没有回答。

    于休休带着满满的好奇心,在乡村柴火鸡见到了权少腾。

    人家没有客气,在她来之前,已经吃上了,而且嘴还很甜,一次次夸赞,把刘婶哄得心花怒放。

    于休休刚一进门,她就借口拿饮料,把于休休拉到一边。

    “休啊,阿南这个朋友,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人又帅,嘴又乖。你待会儿打听打听,有对象了没有啊我们家毛子还没有对象呢。”

    “”

    一个让中年妇女见面就想带回家当女婿的“朋友”,这是于休休对权少腾的第一印象。

    第二印象,就是对颜狗的暴击了。

    曾经她以为有了霍仲南这样的盛世美颜,再好看的男人都入不了眼了。可是于休休还是有被权少腾惊艳到。

    这是一个可以用“美”来形容的男人。

    本来,她对这个占用了霍仲南的时间的“好朋友”还存了来自情敌的敌意,可是看了权少腾那张俊脸后,她突然又觉得或许自己不配做他的情敌。

    要不然,干脆让他和霍仲南在一起吧,他们很般配。

    “最近很累吗”霍仲南发现她的视线在权少腾脸上停留,眉头皱了皱。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累”于休休莞尔,没有收回目光。

    霍仲南迟疑一下,“不累为什么请假”

    “嗯。”

    “嗯”

    “哦,你说什么请假吗”于休休转向他,再次发现最配霍仲南这种男人的,不是她于休休这样的女人,而是权少腾这种男人

    爆击

    击伤

    于休休再一次把权少腾当成情敌,并且认为不能因为性别就掉以轻心。

    她笑了笑,盯着权少腾,说得心不在焉,“请假就是想放假了啊。我喜欢玩。”

    霍仲南“”

    这小丫头是被权老五迷住了

    权少腾也察觉到了于休休的目光。

    他唇角抿起,似笑非笑地朝霍仲南投去一个挑衅的笑容,然后,又朝于休休展颜一笑,充分释放少女杀手的魅力。

    “美女,听说这家柴火鸡是你介绍给大霍的不错。你很有品味。”

    于休休

    这个家伙和霍仲南眉来眼去,明明想勾引她的男人,还故意向她示好,是个厉害的角色。

    虚与委蛇谁不会

    于休休甜甜的美,“那小哥哥你要常来吃啊,报我的名字,刘婶给你打折。”不过,要是勾引我男人,那就要打骨折了。

    权少腾觉得这小美女目光有点奇怪。

    那笑容,毛骨悚然的,好像要吃了他。

    难道又一个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想抛弃男友和他走的女人

    霍仲南的女人,还是不要抢了吧,不合适。

    权少腾咳嗽一下,“我不住申城。要不是为了大霍,一年半载也不会来。这次,也是为了他来的。”

    呵呵呵呵呵果然是情敌,为了霍仲南才来的情意很深嘛。于休休盯住他那张漂亮的脸,嫉妒心快要膨胀起来了。

    怪不得人家说,现在的女人不容易,不仅要防女人,还要防男人。

    于休休不肯示弱,微微一笑,“我哥这人闷得很,跟他有什么可玩的呢下次你来了可以找我啊。我最会玩了,带你吃喝玩乐,完全没有问题。”

    权少腾吓住。

    糟了这姑娘果然爱上他了。

    一定要避嫌避嫌。

    他把椅子朝霍仲南那个方向挪了挪,刻意划出界限。

    于休休见状,一股火冲心而起,双眼盯住权少腾就不放这个男人居然当面发骚,和霍仲南这么亲密啊啊啊,要不要脸。

    霍仲南的脸,也沉下来了。

    这丫头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儿爬墙,看来需要好好收拾了。

    权老五这人,走到哪里撩到哪里,要不是要他帮忙,他直接就把人丢出去了,哪能让他在这儿耍帅

    于休休看他俩表情诡异,心道果然不是纯粹的兄弟情,这两个男人有猫腻。不行,一定把他们的感情扼杀在萌芽状况。

    权少腾左看一下,右看一下,感觉大事不妙,又不知所以然,只能笑朝男的笑,朝女的笑。结果越笑他俩脸色越奇怪。

    见鬼了

    一顿柴火鸡,吃得各怀心思。

    除了一直误解和被误解的权少腾,于休休和霍仲南都快吃出内伤了。

    吃完饭,刘婶送他们到门口。

    霍仲南黑着脸先上了车。

    权少腾觉得气氛不对,“大霍,我自己打车吧。”

    霍仲南撩他一眼,“我送你。”

    权少腾觉得这眼神饱含杀气,生怕自己会客死异乡“不用不用,我自己就可以。”

    于休休觉得他那个眼神饱含爱意,生怕两个人腻腻歪歪不肯分开,“要不这样吧,我送权先生”

    霍仲南拉着脸,“上车”

    权少腾“叫我”

    于休休几乎和他异口同声,“叫我”

    霍仲南深呼吸,“叫你们两个。”

    “”

    回去的路上,于休休有点闷。

    这个该死的渣老板,金发美女,黑发美女,颜色不挑就算了,现在连性别都不挑,男女通吃

    她再理他就有鬼了。

    于休休偏着头望着窗外。

    权少腾坐在副驾上,啥也不敢说。大霍的女朋友看上他了,大霍很生气,怎么办虽然他这张脸不无辜,但他内心其实很无辜啊,没有诚心勾引啊。不行,不能再掺和了,要不然京都美少女们就见不到活的权老五了。

    司机把权少腾送到宾馆。

    于休休看着他下车,抬头望了一眼,把宾馆名字记住。

    这小妖精住在这里,千万不能让她哥来这儿。

    霍仲南看她盯住酒店不转眼,车都开远了,还频频回头,一双冷眸灼灼逼人,看她许久,“还舍不得”

    谁舍不得

    是他舍不得吧

    于休休吸气,桃花眼微微一抛,眉眼弯弯地笑着调侃他,“人家长得这么好看,谁不想要多看两眼呢你说是吧,哥哥。”

    她很久没这么正经的叫哥哥了。

    霍仲南觉得这个时候刻意说,就是为了划清界限。

    “我不缺妹妹。”霍仲南冷眸微扫,目光越过她的脸,也看了一眼那个酒店,“以后叫我名字。”

    于休休“”

    逼着她叫哥哥的是他。

    让她叫名字的也是他。

    哦,这是要和她划清界限了吗

    果然为了一个男妖精,迷失了本性。

    于休休思想很跳跃,气鼓鼓地哼一声,“行啊我看以后连名字都不用叫了。喂,司机大叔,麻烦在前面可以停车的地方放我下来。”

    霍仲南神经突突一跳。

    “我送你回去。”

    “用不着。我又不是没钱打车。”

    “于休休,非得跟我犟是吧。”

    “霍仲南,少跟我扯淡好吧”

    霍仲南皱皱眉,告诉司机,“送她回家。”

    司机胆战心惊“好的,先生。”

    这么霸道于休休吸一口气,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行啊,我看谁拦得住我。你不停,我就跳车。”

    “锁死。”霍仲南话音未落,汽车“嚓”声落锁。

    于休休当然不会真跳,可是,看他直接落锁,生气了,侧过身子就去捶他,“你讨厌。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啊。霍仲南,我要下车。”

    一双星辰般的眸子染了红意,小脸又娇俏又恼恨。这是霍仲南从来没有见过的于休休。她生气的样子其实也是好看的。霍仲南眉头皱起,叹口气,由着她捶。

    “我要下车你让他在前面停”

    于休休忽然觉得汽车颠簸了一下。

    她这个体重和力气应该是不会把霍老板的汽车震荡到这个地步的啊

    于休休正奇怪,汽车突然一个急转,她收势不住,整个人朝霍仲南身上扑了过去。

    “啊”

    她惊叫,随便一抓。

    霍仲南闷哼一声,顺手拿胳膊将她捞过来护在怀里,沉声道“周叔。别停,闯过去”

    ------题外话------

    于休休我,我,我好像抓到了什么。

    霍仲南闭嘴,有坏人。

    于休休啊啊啊,你就是个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