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一章 脑子有问题

    众人均是被夏曦的动作惊愣住,就连男子也是愣了一下,随即脚落下,认真仔细的打量着夏曦,一身细棉布的衣服,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补丁,脸色白皙,容貌……,唯一好看的就是那双眼睛,男人细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冷意扑面而来,冻的他禁不住抖了一下身体,心里一惊,脚步后移了一下。

    夏曦已然换了一副面孔,满脸带笑,也跟着往前移了一步,始终把鱼举在男子面前,“大哥,我们今天是第一次来,不知道还要交摊位费,这条鱼送给您了,你稍微宽限我们一会儿,等我们鱼卖出去了,立刻交摊位费。”

    柱子和兰儿有些愕然,眼睛睁得老大,觉得夏曦是不是疯了,一条鱼一百文就这样送出去了。

    男人后退了一步,才惊觉不妥,忙收敛了心神,咳嗽了一声,又恢复了吊儿郎当得模样,拿着腔调,“送给我了?”

    夏曦忙点头,“是,送给您的,这都是家里人闲着没事抓上来的,没有本钱,大哥安心的拿去。”

    男人狐疑的看她几眼,挥手,示意手下接过,“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

    手下可呵呵的接过,这样的一条大鱼,足够他们兄弟几人开开荤的。

    “不过……”

    等手下人拿稳,男人又借着道,“摊位费你们该交的还是要交,等集市快散了的时候,我再过来收。”

    “那是自然,到时您过来就是了。”

    夏曦笑着应和。

    男人满意的点头,摇晃着身体朝着下一个摊位走去。

    手下喜笑颜开的提着鱼跟在后面。

    等他们走远,柱子和兰儿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心疼的不行,一条大鱼就这样白白的送人了,实在是……。

    刚才的妇人把情形全部看在了眼里,暗骂了几声“傻”后,挎着篮子趾高气昂又回来了,“八十文,来两条,卖不卖!”

    “卖、卖、卖!”

    这次也不等夏曦同意了,兰儿直接开口应下。

    “不卖!”

    夏曦恢复了刚才淡然的模样,毫不犹豫的拒绝。

    妇人愣了下,有些急眼了,“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如果刚才你卖给我两条鱼,不就有钱交摊位费了吗?也省得你白搭一条鱼进去。我可告诉你,他们那些人可不是这么好巴结的,说了一会儿再过来,就一定会再过来,你们不卖鱼,到时候没有钱,难不成你们再送一条鱼出去?”

    兰儿也有些着急了,“嫂子,八十文不少了,更何况卖两条,卖吧,要不然我们今天……”

    夏曦扭头,道,“我们今天来卖,明天说不定还会来,后天也一样,今日你降价卖了,那以后呢,多少钱卖?八十文,六十文,还是五十文?”

    兰儿张张嘴巴,说不出话来。

    妇人气急,扭转身气急败坏的朝着看热闹的人嚷,“大家看看,看看,这是来卖鱼吗?这纯粹是来巴结人了,我劝你们也别过来买了,人家这鱼啊,不卖!”

    说完,挎着篮子气呼呼的走了。

    她这一吆喝,把本来有心想要过来看鱼的人都吆喝走了,一直到了将近中午,鱼一条也没有卖出去。

    兰儿已经完全泄气了,蹲在地上,蔫蔫的。

    柱子心里也着急,但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伸手想拉兰儿起来,安慰她,“还有人呢,我们再吆喝一会儿。”

    兰儿看了夏曦一眼,没精打采的站起来,嘴张开,刚要吆喝,一眼看到刚才的男子摇晃着身体过来,大骇,催促柱子,“快,挑着水桶快跑。”

    柱子慌忙拿起扁担,手忙脚乱的挂水桶。

    夏曦阻止他,“不用,他不是来要钱的。”

    柱子顿住,看看夏曦,再看看越来越近的男子,不知为何夏曦会这样说。

    “怎么,要走!”

    男子走到他们面前,站定,口气不悦。

    “这边快没人了,我们挑到人多的地方再吆喝吆喝。”

    夏曦面不改色的撒着谎。

    柱子脸上的肌肉动了动,慌忙低下头。

    男子看她一眼,没再跟他们废话,道,“你们这鱼卖多少钱一条?”

    “一百文,少一个铜板我们便挑回去自己吃了。”

    柱子嘴角抽了抽,头垂的更低了。

    “今天一条也没卖吧?”

    夏曦老实的点头,“没有。”

    男人咳嗽了一声,“我认识一个酒楼,可以介绍你们过去卖鱼,不论你们卖多少钱,每条鱼我要五十文钱的好处费。”

    “成交!”

    夏曦话落,柱子脚下一软,差点跪到地上。

    “走吧!”

    男人转身,往回走。

    柱子还有些回不过神,呆呆的站着没动。

    “柱子,走!”

    夏曦提醒了一句。

    “哦,好。”

    柱子这才回神,慌忙挑起水桶,跟在后面。

    兰儿快步跟在他的身侧。

    夏曦领着琪儿走在最后。

    路过烧饼摊时,给卖烧饼的打招呼,“老板,我先去送鱼,一会儿过来给你送铜板。”

    看着大步走在前面的男人,卖烧饼的脸上堆满了笑,“不就是几文钱的事吗,不用还了。”

    夏曦笑了笑,没有接话,走了过去。

    来到一处酒楼前,男人头前走了进去,几人跟在后面。

    店里的伙计看到男人,十分热情的招呼,“张爷,您来了?”

    “你们掌柜的呢,我这领来了一个卖鱼的,十分新鲜,让他过来看看。”

    “掌柜的在后面,您跟我来。”

    伙计点头哈腰的领着几人来到后院。

    后院厨房门口,有伙计进进出出的忙活着,一名身穿青色棉袍的男人正在和另一个人说着什么。两人脸上都有急色。

    “掌柜的,张爷过来找您。”

    伙计毕恭毕敬的上前禀报。

    掌柜的话声顿住,朝着这边看来,看到男子,眼睛眯了一下,抬脚走过来。

    “掌柜的。”

    男子象征性的拱了拱手。

    掌柜的笑呵呵的了,“张爷,您这是……?”

    “我今天在集市上看到这家的鱼不错,特意领着人给你们送来。”

    鱼?

    刚才和掌柜的说话的男人一听,三步两步走过来,只朝着水桶里看了一眼,一扫刚才的焦急之色,喜笑颜开,“这鱼怎么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