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王老爷

    第18章

    徐苗不情愿的跟着徐有承进了屋子。

    “什么事啊大哥。”不给她话本就算了,净耽误她事,哼。

    徐有承坐在板凳上,身形单薄。

    “有件事你帮我去办一下。”

    徐苗眼睛一亮,“哦?什么事?”

    “你去打听一下,你那个,那个月娥姐有没有许配人家。”徐有承耳根有些发烫,虽然有些难为情,但是徐有承知道这件事还是徐苗去做最好,先不说他一个大男人去打听人家姑娘有没有许配人家会惹人怀疑,要是传到他娘的耳朵里,那可就难办了。

    徐苗年纪小,但是却是个孩子王,想要打听一点事情还是很容易的。

    “哦~大哥,打听月娥姐啊。”徐苗朝徐有承眨巴眨巴眼睛,紧接着她脸色一变,“不去。”

    十分的冷酷无情。

    “咳咳。”徐有承知道刚才欺负狠了,便许以利诱,“事情办好了有好处给你。”

    徐苗伸出一只手,十分不客气道,“五本话本。”

    徐有承不为所动,“一本。”

    徐苗脸色一变,“四本!”

    “一本。”

    “你……三本!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把你让我大厅月娥姐的事情告诉咱娘!”徐苗收回两个手指。

    “成交。”

    徐苗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让她心中懊悔不已。

    “哼。”徐苗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徐有承一个人坐在凳子上,思考今天发生的事,还有刚刚三弟妹说的话。不是他这个人小心眼,而是他知道,以他的名声,早晚要被两个弟妹嫌弃。虽然他知道两个弟弟清楚,他并不像外面说的那么没用,虽说从下地干过活,可是却并不是不事生产的人,只希望两个弟弟可以早点和弟媳说清楚,以免家宅不宁。

    徐有承知道,自己不会甘心放弃科举一途的。

    不过,现在想想他娘说的一些话还是非常有道理的,他也是时候成个家了。

    徐有承脑子里闪过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嘴角忍不住上翘。

    原来心悦一个人是这种感觉。

    那边徐有承还在琢磨怎么说服徐大娘,这边张月娥已经做好了午饭,家里人也都回来了,除了二叔。张月娥这才知道,二叔今日去镇上了,她还奇怪了一会,前两天二叔刚从镇上回来,今天怎么又去了?

    不过她只是奇怪了一小会,就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了,因为她做的红烧萝卜真香啊,在不吃可就没有了!

    浅水村离镇上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张老二早晨去了镇上,不到下午根本就回不来,所以张家也没有等他吃午饭,便自己开动了。可是饭刚吃到一半,就听到门口传来了张老二的声音。

    “王老爷您慢着点,乡间地不平,别搁着您了。”

    堂屋的人都停下了筷子,唯有二狗好似没有任何影响一般,见大家都不吃,他赶紧多夹了一块萝卜到自己的碗里。

    张二婶伸长了脖子,朝外面看了一眼,发现张老二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三个人,其中走在最前边的是一个老头,留着白花花的胡子,那年纪看起来比张月娥的爷爷都要大了不少。

    张二婶眼珠子一转,立马就明白眼前这个老头的身份了,她赶紧放下筷子,迎了上去。

    “哎呀,这就是王老爷吧,我就说早上一起来就听到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我还说今天有什么好事呢,没想到王老爷您大驾光临了。”

    那个王老爷没有说话,场面一度有些尴尬,还是张老二开口缓解了张二婶的尴尬。

    “这个是我婆娘,我昨天跟她提过王老爷您,没想到她一眼就把您给认出来了。”

    王老爷伸手捂了捂鼻子,嫌弃的看了一眼张家小院。

    这时候站在王老爷身后的山羊胡子发话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们家老爷搬个椅子出来?”

    “对对,瞧我,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张老二这边弯腰赔完笑,那边抬起身子,就朝堂屋喊了一句,“福娃啊,还不快给王老爷搬个凳子出来!”

    张家根本就没有椅子。

    堂屋里正吃饭的张月娥,不知道为何二叔突然叫她搬凳子,按理说这事应该叫二狗才对,毕竟二狗才是张家以后顶门立户的男子汉。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放下筷子,就把二婶的凳子给搬出去了。

    “二叔。”张月娥见到生人也不说话,放下椅子朝那个什么王老爷点点头,就准备回去继续吃午饭了,再不回去可别让二狗抢光了。

    张月娥一出来,那个王老爷的眼神就不会转了,他直勾勾的盯着张月娥看,看的张月娥后背的汗毛直立,感觉自己好似被一头饿狼给盯上了一般。

    张月娥觉得别扭,就要回堂屋,但是却被张二婶给拦住了,“哎,福娃你干啥去,还不快给王老爷沏一杯茶?”

    张月娥摸摸鼻子,觉得有些倒霉,怎么就被二叔二婶抓了壮丁。

    这时候张老头走了出来,听到张二婶的话,立马接话道,“哎,茶叶在我屋柜子里,我去沏我去沏,福娃你吃饭去吧。”

    “爹,您出来干啥?”张老二不满道。

    “咱家来且了,我不该出来看看?”

    这边瞪了张老二一眼,转过头,看向王老爷的时候张老头沧桑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家里简陋,就不请王老爷进去了。”说完,张老头给张月娥使了个眼色,“你还站在着干啥?再不去吃饭都被二狗给吃光了!”

    张月娥愣了一下,然后才赶紧点点头,欢快的回屋了,等张月娥进了堂屋之后,那种被饿狼盯上的感觉才消失不见,她松了一口气,但是提着的心却并没有放下,原本喷香的红烧萝卜也对她失去了吸引。

    就连张月娥都察觉到不对劲了,更何况是张老头?

    “王老爷您稍等,小老二这就去烧水去。”说完这句话,张老头瞪了张老二一眼,走到厨房门口,张老头回过头。

    “老二你过来给我搭把手。”

    张老二朝王老爷赔笑道,“老爷您在这歇歇,尝尝我们这的野果子,虽然粗鄙,但是胜在味道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