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左衡,我不要你了

    “叶宁,恩珏的另一个肾也出了问题,我希望你可以再把肾给恩珏,我可以先给你找合适的肾源,找最好的医生给你做这场移植手术。”

    叶宁冷笑,此刻在她面前说这话的男人,俊美淡漠的眼中,没有对她一丝的怜悯。她又瞥了一眼站在左衡身后的叶恩珏,看起来柔弱惹人怜,好一朵白莲花。

    “不可能。”她拒绝道。

    三年前,她把一个肾给了叶恩珏,换来了和左衡的婚姻,可是三年里,左衡和叶恩珏出双入对,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才是一对,甚至外面没什么人知道左衡其实已经结婚了。

    啪,一个巴掌,直接甩在了她的脸上,她的亲生母亲萧艳指着她的鼻子恨恨地道,“你这是打算看着恩珏死吗?你就是这么报答叶家这么多年来对你的养育之恩?你要是不肯做这个手术,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妈,你也别这样责怪姐姐,如果……如果姐姐不愿意的话,那么我还可以再等等别的肾源。”叶恩珏柔柔地道,声音却已哽咽。

    “这是她欠你的,她抢了左衡,她就该把肾给你!”萧艳道。

    抢?她真的有抢走这个男人吗?叶宁定定的看着左衡,“我和叶恩珏,你选谁死?”

    “恩珏需要你的肾。”左衡冷冷地道,眼神中闪过一抹不耐烦。

    叶宁只觉得可笑,这个男人,就连要她的命去救他心爱的女人,都这么理所当然的冰冷吗?

    只是她没想到,左衡会对她下药,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叶宁看到了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站着的左衡,他冷眼看着手术台上的她,那眼中,满是厌恶。

    那厌恶的眼神,在他们领取结婚证的那一天,也是如此的明显。而叶恩珏,此刻应该是躺在附近的手术室里,等着她的肾源吧。

    叶宁突然笑了,此刻,药物的作用,令她发不出什么声音,她隔着玻璃,看着那个俊美如斯的男人。

    而玻璃另一面的左衡,微微地蹙起了眉头,此刻,叶宁的笑,让他的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异样,她的笑容太艳丽,艳丽得就像是盛开的玫瑰,夺目又残破。

    然后,她的唇似在无声地挪动着。

    她在说什么……他的眸色陡然一沉,看清楚了她说的是什么。

    她说,“左衡,我不要你了。”

    她不要他了?可笑!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当锋利的手术刀划下叶宁皮肤的时候,叶宁猛地弹起了身子,一把抓住了医生手中的手术刀。

    这一状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手术室中,顿时一片慌乱哗然。而叶宁,趁势跳下了手术台,一身狼狈的冲出了手术室。

    手术刀被她死死的握在掌心中,借着这份疼痛不断地刺激着身体。她该庆幸,她的身体对麻醉的抗性比普通人强一些,否则现在,她也许根本就动不了了。

    她跑出了医院,趁乱夺了一辆车子疾驰在路上,身体,依然是昏昏沉沉的,即使她的身体有抗药性,但是时间久了,她恐怕只会陷入昏睡中,到时候,身体中的肾,依然会被拿去给叶恩珏。

    就在这时,叶宁只看到在马路对面的一辆车子,像是失控似的朝着一旁的路边冲了过去,而路边,还有着行人。

    危险!

    至少要救什么人,该由她叶宁自己决定,而不是别人来决定!

    用尽最后的力气,叶宁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飞快的朝着那辆失控的车子冲去,挡住那车子。

    车身,一瞬间变了形,疼痛感,席卷着叶宁的全身。

    她会死吧,如果死了,那么她这唯一剩下来的这个肾,也派不了什么用处了吧。

    然后呢?那个行人,她救下来了吗?

    血腥的气味,布满着她的鼻间,耳边尽是嘈杂的声音,挡风玻璃已经碎得不成样子了,透过那碎裂的挡风玻璃,她看到了一双眼睛。

    那是一双她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凤眸,在破碎的车灯光中,如同黑曜石那般美丽,深邃。

    这是……她所救的那个人吗?

    只是,那人为什么在看到她的时候,眼中却是从震惊,变成了慌乱,再凝聚成了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痛苦呢?她甚至不知道有人,原来可以痛苦成那样。

    就好像是顷刻之间,他的整个世界,都被摧毁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