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014.菜刀制人

    朱氏捂住了姚二郎的嘴,姚二郎翻着白眼,把那张纸给吞了!

    姚瑶无语,只觉有些极品,真是奇葩得出人意料!

    里正看着自己双手空空,一下子就恼了:“姚大鹏!你让我过来主持公道,看你孙子干的好事!”

    姚大海却有些得意,差点说出他儿子干得好。

    姚大郎冷笑,姚二郎抢了协议吞掉的举动,就是他指使的。

    姚老头不说话,姚大海陪着笑说:“里正,老二说跟魏家签了协议的,可协议我们谁都没看到啊!”

    “你当我是瞎子?!”里正冷哼了一声,“我看到了,就是大江跟魏家签的,他没有昧你们公中的银子!”

    “里正,凡事都讲究个证据!老二没有证据,就不能证明这钱是魏家给的,那就是他昧了我们姚家公中的银子!告到官府去也是我们占理!到时候里正难道要去作证,说就你自己看过协议吗?说不定官老爷判你个同犯!”朱氏大声说。

    里正气得吹胡子瞪眼:“无知妇人!你胡咧咧什么?”

    姚老头瞪了朱氏一眼,让她闭嘴,然后抬眼看着姚大江说:“老二,爹不想为难你。不管你这钱是怎么来的,都先交到公中去。修文还没成亲,束脩也是一大笔,你这个当二哥的,总不能光顾着自己住大房子享受,不管他吧?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我不追究,等修文考上了秀才,当了官,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姚瑶表示,姚家老宅段数最高的要数这个姚老头,看着沉默寡言的,一开口就没好话。

    姚老头这是要坐实姚大江昧了公中银子,又故作宽容地说不计较,不追究,还给姚大江找了台阶下,说这钱他们拿了是给姚修文考功名用的,考上了姚大江也能沾光。

    这里面还有个隐含意思,如果姚大江不识相,等姚修文当了官,到时候姚大江一家等着倒霉吧!

    里正听到姚老头提起姚修文,心里也泛起了嘀咕,姚家人老说姚修文学问做得好,夫子天天夸,万一真的当了官……

    里正想到这里,倒也不想得罪姚家老宅的人,正想开口说和说和,让双方各让一步,有人吆喝了一声:“宋家来人了!”

    宋强带着人,远远地看到这边这么大的阵仗,心知没好事,加快脚步跑过来,拨开人群,就看到姚大江握着拳头,脸色难看地站在那里。宋氏眼眶红红的,显然又被欺负了。

    宋强带着一帮弟兄们,全都站到了姚大江那边,对着姚老头叫了一声:“伯父。”

    “是强子来了。”姚老头点头。

    “我带着弟兄过来给我妹子家盖房子的!这都分家了,伯父带着这么多本家人过来,是帮忙盖房的吧?”宋强常年在外做工,可不是姚大江那种老实可欺的性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姚老头说,“姚伯父年纪这么大了,不必您老亲自来帮忙!到时候新房盖好了,再让大江请您二老过来吃酒!”

    宋家人一来,里正又犯了难。宋强摆明了要给姚大江和宋氏撑腰,带了那么些宋家村的青壮年过来。里正一想,宋强的儿子也在读书,万一宋思明考中,当了官呢……

    姚大海一听宋强的话,就冷笑了起来:“姓宋的,你那妹子生不出儿子,都让大江成了绝户了,你还有脸跟我们嚷嚷?告诉你,我爹不是来帮忙的,老二的房子也别想盖,因为盖房的钱是我们的!你劝劝你那妹子赶紧把钱交出来,否则我们就去告官!”

    宋强最不能听别人说姚大江和宋氏是绝户,当即就怒了,撸起袖子,指着姚大海大声说:“你这是咒我妹子再也生不出儿子呢!这些年我妹子在你们姚家吃了多少苦,今日我就跟你清算清算!”

    宋强为人义气,他带来的人也都拿着工具准备跟姚家人打一架,给宋氏出气。

    一辆华丽的马车进了青山村,在村口问了姚大江家在哪里之后,就朝着这边过来了。

    到这儿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注意到,马车就停在了外围。

    魏宇泽坐在马车里,听到了姚大海和宋强的声音,神色慵懒地说:“今日来得巧,有好戏看。”

    赶车的魏七开口问魏宇泽:“少爷,我们管不管?”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正好我想看看那个姚二丫能有多大能耐呢。只要没人要砍姚二丫,我们都不管。”魏宇泽似笑非笑地说,“你去,打听一下我们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魏七下车,拉了一个老头问起来。

    魏宇泽掀开车帘,人太多,姚瑶个子不高,他看不到,便作罢了。

    而这边宋强要给宋氏出气,姚大海也不甘示弱:“好啊姓宋的!到我们青山村抖威风来了!今天我就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眼看着两帮人就要打起来,姚玫正想问姚瑶怎么办,突然感觉自己背在身后的菜刀没了!

    姚玫抬头,就看到姚瑶举着菜刀,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姚二郎身边,拿刀抵着姚二郎的脖子,把他拽到了正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