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觉悟大师

    墨染尘已经走近前,应熙不能再假装看不到,起身打招呼道:“六公子,好巧啊!你也是慕名而来欣赏桃花吗?”

    “本公子的确是来看桃花,至于应大公子嘛,恐怕没有闲情欣赏这落英纷飞的美景。”墨染尘话里带刺,明着讽刺应熙没有说实话,却说明他已经知道青云寺的事情。

    应熙的面色不太好看,应离淡淡道:“落花飞舞,是美景是零落,不过当时人心境。”

    这话一语双关,表面上是在为落花感叹,实则是在暗示应熙来此并非为了欣赏风景,而是暗中调查青云寺的事情。

    此言一出,墨染尘和应熙不约而同看向应离。

    应离已经垂下帷帽的轻纱遮住容颜,墨染尘一时间分辨不出是应家那位姑娘。

    惟恐墨染尘会记恨应离,应熙马上介绍道:“府中的小妹年纪尚幼不懂事,还请六公子莫要怪罪。”

    “应大公子言重了,是在下失礼在前,应姑娘也是护兄心切,赤子之心何来怪罪之说。”墨染尘眸光轻垂,应离马上感到一道冰冷目光从身上扫过,仿佛能看透她所有的伪装。

    墨染尘收回目光,抱拳道:“本公子约了人,不打扰二位,告辞。”

    “告辞!”

    应熙起身还礼,应离也起身致意。

    望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应熙松一口气道:“九妹妹下次遇到相同的事情,莫要与他争辩。”

    应离不解地问:“就算墨家跟父亲政见不同,兄长也不必畏他如猛虎,难不成还会向他的父亲墨太傅告状不成。”

    “傻丫头,很多事情不是一句”政见不同“能解释清楚。”应熙把一碟点心放到她面前,道:“你未曾亲眼见识过墨太傅铲除异己的手段,等你见识过以后便不会这样说话。九妹妹,听为兄一句劝,墨染尘固然不凡,能不接触尽量别接触。”

    “是,应离明白。”

    应离从善如流,却不免好奇墨太傅一年前还默默无闻,为何短短一年竟成了皇帝的宠臣。

    兄妹二人喝了一会儿茶,闲聊似的跟店小二打听几句,花了几百钱虽没问出嫌犯的下落,却查到流言确是从下山的香客口中传出。

    两人在镇上一转圈便回去,刚下马车张家媳妇便上前道:“姑娘可回来了,方才有青云寺的沙弥前来传话,觉悟大师恐是不行了,请姑娘速去见觉悟大师最后一面,怕是有话要交托于姑娘。”

    “兄长……”

    “我带你去见觉悟大师。”

    应离刚开口,应熙就明白她的意思,觉悟大师救过她,于情于理都应该前往探望。

    到了青云寺,传话的沙弥马上为兄妹二人引路,径直来到觉悟大师修行的禅房。

    禅房外面,防守比任何地方都森严。

    应离不禁疑惑,小声问:“兄长,觉悟大师也是受害者,为何要软禁他?”

    “皇家体面,自然慎重。”应熙提醒道:“觉悟大师说什么,你只管听着不许胡乱打听。”

    “妹妹明白。”

    护卫打开门时,应离迟疑一下才走进禅房。

    禅房内,觉悟大师盘坐在榻上,枯瘦得只一层皮包裹在骨架上,正是真元散尽之相。

    骤然看到觉悟大师这般形态,应离唬了一大跳,上前见礼道:“应离拜见大师,大师何事未了,晚辈定会竭全力全大师心愿。”

    “吾幼时入佛门,堪破红尘,并无遗愿,只余藏书三千余卷,望尔能替吾妥善保管。”觉悟大师的弥留之音,虽虚弱却很祥和。

    他的要求虽然很突兀,应离还是道:“应离定会保管这些藏书,直至找到合适的主人为止。”

    “且去吧。”

    觉悟大师有气无力地说着话。

    应离朝觉悟大师行过礼,轻轻退出禅房,看到站在门外的画面时,面上露出一丝惊讶。

    墨染尘居然也站在外面,没有轻纱遮挡视线,能清楚地看他眸子的颜色深如浓黑,眸光如冰雪清冽,教人不敢与他对视。

    此时这双眼睛,正毫不掩饰地盯着应离,神情有一丝不屑,仿佛已经看透她的心思。

    “这么快!”

    见她片刻即出,应熙有些惊讶。

    应离回过神道:“觉悟大师托我暂时保管他的藏书。”

    “应姑娘。”

    异常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应离马上看向声音的主人,福身见礼。

    墨染尘看她一眼,马上移开目光道:“还请应姑娘暂留片刻,在下见过觉悟大师,还有要事请教应姑娘。”

    应离很自然地看向应熙,应熙朝她点一下头道:“六公子从不轻易开口向人请教,尤其是向女孩子请教,九妹妹就在此稍等片刻也无妨。”

    应离摸不透对方的心思,只得顺从地应一声是。

    墨染尘经过应离面前时,有意无意地扫她一眼,才在沙弥的指引下走进禅房。

    望着紧闭的双门,应离有些紧张地问:“兄长,这可是太傅家的公子,他还需要妹妹我请教问题吗?”

    “谁知道呢。”

    应熙向来都觉得,墨染尘的心思堪比其父兄。

    墨染尘跟应离一样也很快便出来,他径直走到应离面前道:“在下此番拜访觉悟大师,是想向他借几卷古籍,岂料大师已经把藏书悉数赠与应姑娘,让在下向应姑娘借。”

    原来是要借书呀!应离暗暗松一口气,淡淡道:“不知六公子要借阅哪些几卷古籍。”

    墨染尘从袖袍里取出一卷竹简,送到应离面前:“在下需要的借阅的古籍都在上面,应姑娘准备好只管派人通知在下,在下自会着人过来取走。”

    应离接过竹简,打开看过内容后心里暗暗惊讶,墨染尘要借阅的古籍恰好都在别院内。

    稍作考虑之后,应离淡淡道:“六公子要借阅的这些书籍,恰巧都在应家别院的书房,待小女子将书卷整理好后,再请兄长送到府上。”

    “现在就去取吧。”

    墨染尘语气不容反对,似乎很迫切想得到这些古籍。

    莫非古籍里面藏着重要的事情?应离一时拿不定主意,暗暗向应熙求助。

    应熙想了想道:“九妹妹,既然六公子急着要,兄长便与你一起整理,尽快把书送到六公子府上。”

    “兄长,那可是三千多卷啊!”

    应离的话一出,应熙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墨染尘淡淡道:“应大公子还有公务在身,还是在下与应姑娘一起整理吧。”

    “……”

    轮到应离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