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忽然得宠

04 男人总爱比

    其实内部人都知道点霍向两家婚姻的始因,只可惜向家那位二小姐命薄,让大小姐反倒是变凤凰了,向家因为这场婚礼所受到的利益,恐怕向父得好几天都乐的睡不着,而霍家也有人睡不着,却是因为急火攻心。

    向暖跟温之河早饭后看着大屏幕上的人物资料,向暖虽然一向稳重也忍不住叹了一声,对温之河提到:“这个墙角恐怕不好撬,要知道他的前半生都贡献给了霍氏集团,而几次碰面试探,这个人也是老奸巨猾的拒绝。”

    “那如果他跟霍氏集团的新任执行人八字不合呢?”

    温之河靠在椅子里往后挪了挪,盯着大屏幕上那张经历半世沧桑的脸问道。

    向暖起身,低着头走了两步,想了会儿才又转头看着他:“下个月他老母亲八十大寿,我再去试试吧!”

    “阿暖,你是不是觉得不好下手了?”

    温之河那双桃花眼看着向暖问道。

    向暖笑了笑:“这么问就是否认我的专业性,我可是你带出来的人!”

    “嗯!我承认我有点妒忌,所以要不要过来安慰下我受伤的小心肝?”

    温之河有点委屈的问她,向暖看他那样子无奈的叹了声,然后走到他身边去在他腿上坐下,“你不是说你不会胡思乱想吗?”

    “我是男人啊!看着自己的女人睡在别的男人的房子里已经够让我火大了,何况昨晚你们还睡在一起。”

    “他这套公寓上下两层,而且据我所知他昨晚应该是睡在沙发了!”

    向暖说完后拿起桌上的文件袋看了眼,然后又看着若有所思的温之河:“我得去工作了!”

    温之河抱住她,不舍的让她走。

    向暖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瓜:“乖啦,你不是常说工作要紧!”

    “可是现在我觉得,什么都不如你要紧!”

    向暖的心里暖暖的,只因为他突然的一句情话。

    不过温之河还是松开了她,的确他们感情稳定,他不该这么惴惴不安的。

    他自然也知道这位名叫于子豪的男人不好挖,可是不管是商场还是情场,男人总爱多几分拼搏。

    昨晚霍澈将向暖带走的情景还在他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在温之河看来,想要这一年向暖跟霍澈毫无发展的结束,那么,就只有这样,否则他不敢保证长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

    向暖出公司就接了朋友的电话,朋友电话里直接问她:“今天又去做什么缺德事啊?你也不怕人家报复你,忘了上次车子被泼油漆了?”

    向暖无奈的轻叹,感受着八月里的闷热开车堵在大街上,“我们干这一行的,最起码的承受能力还是有的,大明星什么时候请客吃饭啊?好久没请了!”

    “今天中午就可以啊,在你老公的酒店如何,对了,我在你老公新开发的小区里买了两套房,据说今年就能翻两倍呢!你有没有小道消息啊,如果属实的话我再买两套。”

    “如思啊,我觉得你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

    堵了十分钟,终于可以通行,向暖又缓缓地发动车子,心情舒畅的挖苦她。

    “哈哈哈!那是,本小姐可是才德兼备的人才,不过不当演员我哪有钱去买那么多房子啊,等过几年你们那破公司要是倒闭了,你来我这儿,我养你!”

    如思正在做头发,却总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先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最后一遍警告你啊,不许再咒我们公司倒闭!”

    向家差点倒了是因为她父亲早点手段太卑劣,所以后来人都不愿意再给他面子,可是她跟温之河做人做的好好地呀,怎么会倒闭?

    “我嘴贱嘛!对了,你跟霍澈昨晚共处一室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呀?”

    “我必须强调一下,那套房子上下两层,房间很多,我们只是住在一套房子里,并没有共处一室好吗?”

    向暖觉得心累。

    “我怎么听着你纠正的这么不甘愿啊,那我祝你早点跟你的亲老公发生点什么行不行?”

    “如思!”

    向暖有点无力解释了,明明这女人什么都知道的,但是总爱开这样的玩笑。

    “哎呀,我知道啦,我不乱说了行吧?可是你不觉的你们俩很有缘吗?同是死了亲妈被继母祸害的人呐!”

    “这都能被你称之为缘分……”

    跟如思通完电话后她的车子到了一家小区外,把车子停好后,下车。

    ——

    等向暖忙完工作赶到酒店中空的南方菜餐厅,如思大美女已经趴在桌上睡了一觉。

    “你再不来,我真的要在这里躺下睡了!”

    一头飘逸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的如思跟向暖抱怨道。

    “这不是来了嘛!”

    向暖坐下,服务生拿了菜单过来,向暖直接叫服务生把菜单给了如思,如思接过去的时候又看了她一眼,抱着菜单轻声叫向暖,“喂!老向,我跟你说个事你别生气啊!”

    向暖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刚刚我碰到你老公,所以邀请了他一块吃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