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忽然得宠

08 偶遇

    天边露出鱼肚白,他才终于恢复了神志。

    昨晚发生的事情直到记起最后那个清脆的巴掌声,他才回过神来。

    霍澈摸上自己被打的脸,兴许是她太娇弱,竟然也没让他的脸肿,可是这幅鬼样子他已经没脸见人了。

    等他从楼上下去,家里早已经没有向暖的人,他情不自禁的想,她躲的倒是快!

    霍澈不可自知的叹了声,然后围着浴巾便从房子里走出去,进了对面。

    是的!他住隔壁!

    这一整栋楼其实都是他的名字,楼下楼上只住着几个他熟悉的朋友,其中便有昨晚对他用阴招的那几个。

    上午霍星到家里去给他送文件签字,看着他脸上的划痕便忍不住落了眼泪,其实昨晚她打算牺牲的,她也跟着他的车到了公寓楼下。

    她不明白,他不喜欢向暖,他为什么要大半夜的跑去找向暖。

    眼泪就那么委屈巴巴的掉了下来,她不懂,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差劲?他都那样了对她还没有半点感觉。

    霍澈签了字之后将文件送出去却没人接,一抬眼才看到她正在偷偷地抹眼泪,疑惑皱眉:“你怎么了?”

    “我就那么差?”

    霍星掉着眼泪问他,她实在是忍不住要问他了,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那么不好。

    “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

    霍澈沉声提醒。

    “是啊,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但是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

    “霍星,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

    霍星好到他怀疑自己不正常,直到那杯酒喝下去,他才知道不是自己的问题,只是人不对而已。

    “我在你眼里是不是特别难看?”

    霍星用力的擦了把眼泪,然后又低着头逼问他。

    霍澈望着她,忍不住笑了笑:“傻瓜,你不照镜子的吗?还是不知道外面多少男人在惦记你?”

    霍星想死,喘气都有点无能了,气的跺着脚拿了文件就走。

    妹妹,妹妹,这个妹妹就像是个该死的咒语一样让她痛恨了。

    霍星走后霍澈才又瘫在沙发里,不自觉的就看向门口,不知道那个女人跑哪儿去了!

    向暖其实除了如思那里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如思十点多才起床,看到那个狭小的沙发里坐着的女人有点疑惑的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后再一看她,然后呆住:“你怎么了?”

    向暖眼都没抬,只是垂着眸看着那个有点像是古董的水晶桌,“想事情!”

    “我问的是你这里。”

    如思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也不是没谈过恋爱的人,又猜测:“终于跟温之河走到最后一关?不对啊,如果是跟温之河,你脸上怎么这么丧?你不是自称此生只要他吗?”

    向暖听着如思抛出的一句句问题,冷漠的躺在沙发里望着屋顶漂亮的灯具:“我跟温之河说我今天飞英国。”

    “你该不会是遇上歹人了吧?你不会……”

    如思立即联想到电影里被人在胡同里欺负的女人,但是她再仔细端详向暖,看她穿戴整齐,又不像是被祸害的样子。

    剩下唯一一个可能,那就是,那个人是霍澈!

    哇喔!

    如思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她,突然就兴奋地拍了下向暖的大腿:“喂!死女人,你跟霍澈睡了?”

    “没睡!如思,我有点难受!”

    向暖抱着枕头转身对着沙发里。

    “未遂?你未遂还是他未遂?喂,你这么丧干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想开点嘛!”

    向暖不说话,难受的闭上眼。

    “喂!霍总也不赖的好吗?跟他睡你也不亏啊,老向?老向?”

    如思发现她不理自己,这才又正经了几分,然后坐到她身后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吓的立即站了起来,爆了句粗口:“我靠,烫死我了!”

    下午向暖还是飞去了英国,既然跟温之河那么说了,而且她也改了主意,还是先好好地去说,实在不行,然后再抛出王树全的把柄来比他就范。

    第二天如思给向暖发了条微信,说霍总已经答应当她的赞助商。

    ——

    一周后向暖如愿完成任务,一扫前阵的阴霾,当晚约了温之河跟如思在餐厅里吃饭。

    许久不见,温之河一直拉着她的手粘着她身上跟她聊天,如思在旁边酸的要紧,便问他们:“你们俩照顾一下单身狗的心情,别把我当透明好吗?”

    “我们俩一向把你当透明的!”

    俩人异口同声,不过温之河还是搂着向暖没舍得松开,但是没像是之前那样下巴一直搁在向暖的肩膀上。

    “大庭广众之下,你们俩有必要让我提醒你们,某人还跟另一个男人有婚姻在身吗?”

    向暖的身子一僵,看向如思。

    “管那么多?他们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我们才是真爱!”

    温之河将向暖搂的更紧了一些,宣布主权。

    “好吧,你们俩是真爱了不起!”

    如思心想着都说拿人手软,她也没办法了,因为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好姐妹跟喜欢的人喜结连理啊。

    只是没想到会跟霍澈他们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