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忽然得宠

11 向暖的母亲不是很早就走了吗

    “你最好祈求我妈没事,否则我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向励还是咬牙切齿的,走到她对面去贴着墙站着,再看她的时候依旧是那么憎恨的目光。

    一个人要恨一个人,其实是可以有很多理由的,向励恨向暖,便是这样。

    向暖不卑不亢的仰头去看身边人,“霍总怎么在这里?”

    “来看个朋友!”

    霍澈看了眼向励,然后才又看向向暖:“这个家的人跟你还有关系?”

    向暖的眼眶突然潮湿,发烫,却没再说话。

    向平渊从医生那里回来,看到这么多人在的时候倒是激动了一下子,尤其是看到霍澈的时候。

    “霍总,你怎么也过来了!”

    向平渊走过去热络的打招呼。

    “来看个朋友,听说向暖在,便过来看看!”

    霍澈又看向向暖。

    向暖也看向他,他因为她才过来的?有必要吗?

    可是刚刚若不是他出现,可能她的脸已经被向励给一拳打瘪了,这么想着,她竟然还有点感激。

    “哦!向暖妈妈身体出了点状况,所以我叫她过来看看。”

    “向暖的母亲不是很早的时候就走了吗?”

    霍澈疑惑的问了句。

    向平渊……

    向励……

    向暖也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但是不知道心里为什么,竟然觉得大快人心。

    “是她的继母。”

    向平渊不无尴尬的解释。

    向暖这才看了向平渊一眼,发现一阵子不见,这老男人竟然多了些白头发,不由自主的就又低了头。

    问她恨不恨,以前她还只是委屈,可是当他默许了周诺让她嫁给霍澈的时候她是恨过的。

    可是……

    还有周诺,她跟周诺的关系,从来都没有缓和过,周诺讨厌她,当然对她也吝啬,但是也没让她饿着,这便是向暖会来这里的原因吧,她以为周诺要死了!

    后来向暖跟霍澈离开,霍澈在医院门口跟她停下。

    “如果我是你,我会跟你父亲提条件,这场婚姻说到底还是给你父亲带去了利益,你为何不为自己谋取利益?”

    霍澈提醒。

    “有烟吗?”

    向暖有点沉闷的问了句。

    之后俩人在小路旁的石子路上靠着大树抽烟,向暖看着远处来来往往的车辆,人群,烟抽了快一半才开口。

    “我对向家的财产并不感兴趣!跟自己的父亲争财产可能会让我一夜之间老十岁,我要自己创业,用自己的手去闯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她说完便笑了,只是笑里带着倦意。

    向暖把手指间的那根烟抽完,看着那漂亮的烟蒂又看看霍澈,真是没想到他们还能聊这些。

    霍澈看她抽烟的样子,像是有瘾一样,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又问她:“这就是你跟温之河奋斗的原因?”

    “嗯!”

    向暖想了想,觉得没问题。

    “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有一天你们闹掰了?”

    霍澈又问她。

    “我们不会!”

    向暖条件反射的去看他,然后特别坚定的告诉他。

    “很好!那我祝你们白头偕老!”

    霍澈抽完那根烟便走了,走之前告诉她有事可以打他电话。

    ——

    下午便又媒体发布了他们俩一同去医院看周诺的消息,还附带他们俩在医院门口站着的照片。

    向暖回到公司后看到那则消息,不自觉的嘲笑自己。

    她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大概向平渊得知霍澈跟她在医院便已经联络了媒体,他们俩出去自然就是自投罗网了。

    一同看望生病的母亲,单单是这几个字就叫人觉得讽刺。

    办公桌上的烟盒里还剩下最后两根烟,她又抽出一根点燃,狠狠地吸了口,便手撑着额头开始范累。

    听到办公室门被推开,向暖这才抬了抬眼,手里的烟还在冒着银色的雾,向暖笑了笑,问:“事情查的怎么样?”

    “进展可观,现在先跟我说你为什么抽了这么多烟。”

    温之河到她身边坐下,手轻轻地搭在她肩膀上睨着她问道。

    “无聊嘛!”

    向暖说着用夹着烟的手拿起烟盒来看了眼,里面还剩下一支,随即又轻轻扔下。

    “阿暖,你每次心情很不好的时候才会这么不要命的抽!”

    温之河认真的提醒她。

    向暖忍不住去看着他,突然想他们俩可能在一起真是太久了,久到对彼此的了解胜过彼此。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

    温之河又跟她确认。

    “你看看手机就明白了,我今天又被我亲爸摆了一道!”

    向暖终于认输,面前这位对自己太过分了解的男人,她实在是没办法撒谎。

    “所以你就为了这么点小事抽了这么多烟?”

    温之河突然把烟灰缸端到她面前去,让她自己看着那里面已经被塞满的烟头。

    “心烦啊!”

    向暖叹了声。

    “今晚请你去吃韩国菜如何?”

    温之河直接给她另一条路选。

    向暖想了想,笑着点头。

    温之河抬手摸着她的头发:“走吧,没有提前预定,太晚了抢不到好位置!”

    向暖立即去拿了包,跟温之河聊着天出了办公室。

    ——

    霍澈六点便接到电话,说向暖跟温之河在附近的韩国菜馆吃饭,没所谓的将手机扔在一旁,看着眼前坐着的大长腿女模特问:“晚上想吃什么?”

    “真的可以一起吃饭?老实说我只是来碰碰运气的,霍总说了算吧!”

    将近一米八的女模自然是身材超好,形象俱佳的,看着霍澈的眼睛也一直冒星星,不过霍澈只觉得那双腿真长。

    突然想到那个女人长裙下的腿,不知道会不会也有这么长?应该是小短腿,毕竟身高就已经差了一截!

    向暖真不算是高挑的女孩子,一米六五的身高在这些女模特身边简直就是个矮子,好在她身材管理的还不错。

    但是霍总摸过后确定,她真的没什么料。

    霍星敲了敲门,推开后就看到那个女模特搂着霍澈的手臂跟霍澈往外走,脸上的笑容立即就僵住了,只淡淡的问了声:“哥不回家吃饭了吗?”

    “不是说过有客人的时候别叫哥?”

    霍澈耐着性子跟她提醒。

    霍星不高兴的撅着嘴看了他一眼,低头不再说话。

    霍澈貌似宠溺一笑,然后看着美女模特说:“介不介意带她一起去?”

    美女模特当然介意,不过能跟他一块吃饭已经是幸运了,不敢对他说不啊!

    当晚霍澈左拥右抱两位美女去餐厅吃法餐事件上了微博热搜。

    霍澈站在公寓外的门边接到电话后随便打开微博扫了眼,然后便仰首看向对面那扇紧闭的门。

    九点多突然下起大雨,现在十一点半,她还没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