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忽然得宠

第325章 怀孕(21)我们好聚好散好吗

    不就是离婚

    距离那个早晨过了两天,向暖带着心悦在店里玩呢,金姐跟张姐来找她,左右为难的许久,磨磨蹭蹭的不说话。

    向暖也不看她们,毕竟她们要进来之前她就看到了,便也明白了。

    “他说要心悦回去”

    “是霍总是这么说”

    张姐点点头,有点为难的开口。

    金姐则是痛心的问了声“太太,你们夫妻这么多年的感情,真的一定要走到这一步吗”

    向暖没理金姐,只说了声“告诉他,就算离婚,心悦的抚养权我也志在必得。”

    这一刻,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都有点震惊,她们都知道她们家太太理智,但是绝对想不到别人说的薄情,真的能用到她们家太太身上。

    “如果好聚好散”

    其实,这几天冷静下来后,她看着心悦,便想跟他能好聚好散就好聚好散吧,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不为了别的,还不能为了眼前这个吃点心的小家伙吗她这么可爱,她肯定不愿意看着她爸爸妈妈为了离婚闹的她连个爸爸或者妈妈都不能见。

    金姐跟张姐望着她,“那今天”

    “我带心悦去见他。”

    向暖平静的喂心悦吃了东西,然后对她们说道。

    于是,后来,林帆跟着她,开车去了霍氏的办公大楼。

    霍澈的办公室里正好出来几个人,见到她跟心悦都客气的点着头打招呼“小霍太来了”

    “嗯”

    向暖像是往常一样跟他们点头致意。

    “小公主又来找爸爸了呢,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小霍太好久不见呐霍总在里面呢,快进去吧,我们就不打扰了。”

    等大家客套过后离开,她抱着心悦朝着那扇开着的办公室门口看了眼,然后把心悦放到地上“走到前面,给妈妈带路好不好”

    心悦点点头,然后熟门熟路的往她熟悉的地方走。

    向暖脸上温柔的笑容在跟女儿说完后看女儿往里跑后逐渐消失,不过还是没忘了跟张伟安点头打了个招呼。

    不久,她坐在了他办公室招呼客人的沙发里。

    霍澈也坐在她斜对面,抱着心悦玩了会儿,心悦腻了,便从他身上下来又去别处玩。

    向暖看着一会儿,眼神一直没敢往他脸上放,直到这会儿,她知道自己来这的目的,所以不得不抬起眼看他,对他说“我们好聚好散吧”

    “怎么好聚好散”

    霍澈冷漠的视线与她温柔的清眸撞上。

    “离婚就离婚,曾经你赠与我的东西,金钱,首饰,房产,我统统都还给你,但是心悦跟我。”

    “心悦跟你,叫好聚好散”

    霍澈轻笑了声,抬手摸了把自己的下巴,漆黑的眸子眯成一条缝睨着她“我真的差点忘了你这女人是有多薄情,是不是一想到要离婚,就再也不想要跟我有瓜葛了”

    向暖听着他的话,心里有些东西在悄悄地翻涌,但是想到自己此来的目的,还是委婉的对他说“我大概没你想的那么拿得起放得下,否则你又怎么会在我跟温之河的事情上这么多年过不去呢”

    霍澈没说话,只是盯着她。

    “你可以随时去看心悦,我保证要写保证书的话,我也可以。”

    “我凭什么要把女儿给你”

    霍澈睨着她质问。

    “她现在还小,从法律上讲,小孩子三岁之前最好是跟母亲生活在一起,等她长大以后让她自己选择好吗”

    向暖又跟他商议,尽可能的委婉的。

    霍澈却又嘲笑了声,摸着额头低了眸“看来你已经想好了一切,是不是甚至还查了孩子的抚养权”

    “是”

    向暖没回避。

    霍澈又抬眼睨着她,那一刻他真恨不得过去掐死她,可是心里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阻止自己。

    “那天你走后我便联系了律师,我不会让心悦在小时候跟着你的,除非你能跟我保证你在她成人之前不再娶任何女人。”

    向暖理智可观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霍澈睨着她,这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她是真的要跟他分开。

    “你必须跟我签一份协议,一旦你毁约,我就可以立即将心悦带走。”

    向暖继续认真的对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哈”

    霍澈扬了扬头,摸着下巴笑了笑“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想要心悦的抚养权,需要对你做什么承诺吗你都离婚了,还管我要不要再婚”

    霍澈心里有些激动,因为曾经,她甚至还想帮他找女人,还要成全他跟别的女人,现在她终于不再这么做了,可是她好像依然不是因为爱他,这一点让他很失望。

    “我以为你至少清楚我为什么会要求这一点。”

    向暖有点失望的笑了笑,对他提醒。

    “我怎么清楚你父亲跟你继母把你卖了,所以全世界的父亲跟继母都会把孩子卖了吗我没觉得你心胸那么狭隘啊,你现在跟他们关系不是不错吗”

    霍澈一字一句较真的问她。

    向暖突然不太想说话,直到张伟安敲门进来送咖啡,她才又开口“谢谢”

    张伟安点了点头离开,霍澈看着她眼前那杯咖啡“你现在喝咖啡吗”

    “不喝的”

    向暖回了声。

    霍澈又睨着她一会儿,忍不住问了那句很欠的话“有没有去医院做检查”

    向暖这次没回他,只是低了头。

    不知道为什么,那只手一下子就握住了戴戒指的那一支,然后慢慢的,两根手指捏着那枚戒指,或者,她该摘下来了吗

    一时之间,脑海里全是这枚戒指跟自己来来回回的故事。

    他曾经亲自从她手上摘走,也亲自给她戴回去,如今呢

    她低了头,看见那枚银色的素戒,嘴巴有点艰难的长了张,这时候才发觉,自己的鼻唇之间已经滚烫。

    霍澈顺着她的视线低了低头,随即看到她捏着那枚戒指转来转去,当即便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我这会儿还有事,下次再谈吧。”

    向暖低着头想要跟他说句话,但是嘴巴张了好几次,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可是这枚戒指,她现在戴在手上

    “霍澈”

    她低声叫他,却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你先走,让林帆带你去趟医院检查下身体到底哪儿出了毛病,晚点我去找你,谈,刚刚没谈完的事情。”

    他背对着她,那句话说用了很久才说完。

    ------题外话------

    推荐作者完结文穆总的心尖宝觉得连载文更新慢的可以先看完结文,比较爽

    简介求订阅

    二十岁的她偷生一宝。

    二十二岁的她被隐婚豪门。

    一个七岁丧母,八岁被丢到国外的小女孩,从来没敢想自己会有什么美好的未来,直到他的到来。青梅竹马霸总精品文,期待大家的支持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新妻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