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霍总跪榴莲?(全文完)

    向暖没说话,尤其是他叫她去医院的时候,她心里简直犹如一阵猛浪来袭,推着她要将那枚戒指摘下来。

    “向暖,我劝你想清楚!”

    霍澈侧了侧脸,之后终于忍不住回过头提醒她。

    他就知道她想摘下来,他们俩为了这枚戒指已经让对方疼了那么多次,还要再继续吗?

    “以后别再突然关心我,就像是你看到我跟温之河在一起的那天一样厌恶我就好,只要这样,我就会,对你感激不尽。”

    她还是将戒指摘了下来,放到了咖啡杯旁边。

    戒指静静地躺在那里,而她站了起来,拿着包便走了,到了门口,抱着心悦便离开。

    张伟安正在哄心悦玩,从助手那里要的零食还没怎么给心悦吃,看她那么急匆匆的抱着心悦离开,有点担心,但是当他站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却半个字也没敢多问。

    终究!

    她还是将那枚戒指退给了他!

    黑色的桌子上那枚银色的戒指实在是太显眼了,张伟安一眼就看到了那里,之后又看到侧身站在沙发后面的人,半个字没敢说,给他带上门。

    而那个高大的男人一直站在那里,许久,都不曾动过。

    心里好似装着星辰大海,只是海浪进进退退,一阵阵的让他的心从疼痛到憋闷,到麻木,最后,便是彻底死亡吗?

    他以为他们的感情会不一样。

    可是,她还是将戒指还给了他。

    她说得对,他是不了解她。

    他太善妒!

    他当然知道自己有什么毛病,但是他不能生气吗?

    谁看到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亲热会不生气?

    可是,他说要离婚了吗?

    那个女人……

    恨的时候,真的是恨的咬牙切齿,但是,却又自己很清晰的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恨。

    向暖没去做检查,她也是知道自己是什么问题的。

    所以后来林帆只护送她回了公寓。

    张巧玉最近又不怎么正经上班,总说孕吐的天天昏昏沉沉,知道向暖回来便去找她,却发现向暖好像也……

    她带了点酸梅,自己都没怎么吃,向暖拿了个白色的小盘子装进去,然后,然后就被向暖吃了。

    张巧玉想哭,忍不住嘟囔了声:“我的好嫂嫂,你怎么能把你小姑子的食物全都吃光了?你小姑子可是怀着身孕的珍贵女人啊。”

    “抱歉,马上就不是了。”

    向暖轻轻一笑对她说道。

    张巧玉疑惑的看着她,她却看着在旁边地毯上玩积木的小女孩。

    之后张巧玉忍不住打量她,便发现,她的婚戒……

    “咦!你的戒指呢?”

    张巧玉突然拿起向暖的手来,抱着看了这只又看那边。

    向暖垂着眸吃掉最后一刻酸梅后便低着头没动,她本来想保持风度的,可是眼泪不知道怎么的,顺着眼睫毛就往下掉,然后啪啪啪,一颗颗的都打在了垃圾袋上。

    张巧玉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真的不知道咋了。

    可是刚向暖那句马上就不是了,却让她忍不住悄悄地猜测起来,不久她就从向暖那里离开,立即给刘凌冬打了电话:“刘凌冬?你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嫂嫂手上的戒指又不见了。”

    “还是因为那件事发酵的吧,上午表哥还在办公室发了一顿脾气,听说后来向暖去找过他,之后就不知道了,戒指摘了?”

    刘凌冬其实回城没多久,对他们夫妻的事情还没完全了如指掌,这事,他觉得,了解最多的人大概是他们大哥徐总。

    而那晚,大家都想找霍总聊一聊,他却是谁的电话都没接。

    只是一个人在公寓里,买醉。

    不过最后他竟然没喝多,只是已经眼圈泛红。

    他手里捏着他们的婚戒,都说过了以后无论如何都不准再摘下来,可是她竟然又这么轻言放弃。

    他们是没闹过误会吗?

    她什么时候这么受不得委屈了?

    夜再深一点,他坐在沙发前面,屈膝将自己的脸埋住。

    后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要笑,笑的那么蠢。

    ——

    隔天下着小雨,向暖载着心悦去店里,突然发现自己过分无聊,好像自从开店,她就变的没什么事,不过,这样的话,倒是也合适她现在的情形。

    如果老公总要离开,她是需要多一些自己的时间的,大的小的,她都得照顾好。

    于是抱着心悦放在沙发里,问她:“宝贝啊,中午想吃什么,妈妈亲自给你做好不好?”

    “冰激凌!”

    心悦天真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头对她妈妈喊了一个名字。

    向暖……

    “冰激凌,整天吃冰激凌,牙齿还没长齐呢,是不是不准备长了?”

    向暖有点为难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又嘟囔了句。

    “冰激凌,凌,凌。”

    心悦却很开心的,一直在说,越说越简单。

    向暖无奈的摇了摇头:“冰激凌今天不吃了好吗?我们吃点别的,饭。”

    “饭?冰激凌!”

    心悦无比可爱的又重复了一遍。

    向暖……

    店员们正在干活,她又坐了会儿,然后接到霍澈的电话,她只听到一句:“我病了。”

    向暖心里砰地一声,像是什么东西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她慢慢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昨晚伤了胃,我现在在医院,不信你可以问陈起杰。”

    那头的声音很低,随后向暖听到了一声咳嗽声,是来自陈起杰,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正在一起。

    难道真的?

    向暖想了想,还是冷静下来,心想我们都要离婚了,戒指我也退了,你生病还找我做什么?

    “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打电话给别人?”

    “给谁?除了你还有谁更合适?”

    向暖摸不清他的情绪,他的话不重,甚至让她感觉到了一些失落。

    “随便谁,你不是要跟乔芊羽交往吗?”

    “可是你不是说,我想要心悦的抚养权就不能再婚吗?”

    霍澈在那头问她。

    “交往跟再婚有什么关系?”

    向暖不太高兴这个自己提起来的话题,又问他。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都是耍流氓你不知道吗?”

    “……”

    向暖觉得自己也胃疼了,被他气的。

    “你来见我吧,不用带心悦,今天我不跟你争她。”

    “我不去!”

    向暖直接拒绝,什么就突然找她去医院看他?

    他都要把她气死了,现在闹成这样,她都已经做好了结束的准备,也做好了迎接新生活的准备,她不要去见他了。

    因为,每多见一次,心都会多疼一次。

    “昨天我们谈的事情还没谈完,来吧,我等你,对了,给我煮点粥,我现在难受的要死,医院的东西太难吃了。”

    “……”

    ——

    半个小时后她拎着粥去了医院,不过,不是她自己煮的。

    她都到了店里了,怎么可能再回家给他煮粥?

    再说了,她现在要是那么做了,不就又让他有借口说她还留恋他?

    绝不可能。

    向暖去到医院的时候陈起杰刚好从病房里出来,看到她后笑了笑:“这么快?”

    “外面买的。”

    向暖淡淡的解释了声,往门口稍稍看了眼,低声问:“他怎么样?”

    “没事!”

    陈起杰走到她一旁,往她那边凑了凑,声音压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说完后便走人。

    向暖……

    所以,他住在这里干嘛?

    霍老板喜欢上再医院里了?

    演苦情戏吗要?

    向暖敲了敲门,把门开了一条缝,问里面的人:“我可以进来吗?”

    霍澈朝着外面看了眼,只淡淡一笑,没说话。

    向暖便不管他,自己走了进去。

    将盛粥的杯子打开,从里面倒了一碗粥给他:“喝吧。”

    霍澈看了眼那碗粥,随即又抬眼看着她:“这是买的吧?”

    “喝不喝随你!”

    向暖说完就要将粥放下。

    霍澈却突然伸手去截胡了:“总比饿死好。”

    他端着粥喝了几口,嘴里说的好像很饿的样子,但是喝粥的样子却依然很斯文。

    向暖看着他喝的差不多才问他:“谈昨天的事情吗?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离婚,还有心悦的抚养权。”

    霍澈没说话,继续喝剩下的拿点粥,最后因为喝不到了,便皱着眉头问了声:“有没有带勺子?”

    向暖觉得他毛病特别多,但是还是把她喝咖啡用的勺子从包里拿了出来递给他。

    霍澈看了眼,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多了这种喝咖啡自带勺子的毛病,他不知道,这其实是她为心悦准备的,不是为了喝咖啡,毕竟,她现在已经不喝了。

    霍澈喝完粥后,向暖已经在窗口看了会儿风景,转头看他的时候,他正在下床,向暖便直直的望着他,直到他后来站在床边突然转身,向着她这边走来。

    向暖觉得,他要是再往前一步,她就想要扇他了,这个男人,太会惹她。

    只是他还是走了过去,迈着他的大长腿,慢悠悠的,像是,他们只是平时在某个地方相见。

    “你胃病好了吗?”

    霍澈突然站在她面前问了声。

    向暖靠着床边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起杰说你并没有来过这个科室。”

    霍澈突然又说了一句。

    向暖的心里又怦的一声。

    “所以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哪里病了么?”

    霍澈极其沉静的眼神看着她,问她。

    向暖也比较平静,还反问了句:“都要离婚了,你还管我哪里病了做什么?以后你都不用再操心我的事情了。”

    “怎么不用?退一万步讲,你还是我孩子的母亲。”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又走进一步,稍微倾身,便到了她眼前。

    两个人的呼吸相近,向暖望着他的薄唇,声音不自觉的沙哑:“可是我有手有脚,自己能照顾自己,不需要一个,……”

    “一个什么?”

    他漆黑的眸子睨着她,像是要将她的心给剥开看个清楚一样。

    向暖又往窗外看了眼,绝情的说:“不需要一个前夫来关心。”

    “可是我们还没离婚呢。”

    霍澈一只手抵住她脑后的墙壁,一只手轻轻地捏住她抱着臂膀的手。

    向暖的眸子看着他的手所在之处,心里又是一疼。

    “不知道是不是别的女人也跟你一样,离婚这种话,随随便便就能说的出口,向暖,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发生那么多误会都走过来了,我们真的需要离婚吗?”

    向暖抬眼看着他,他们真的需要离婚吗?

    他们当然需要离婚,再这么纠缠下去,她怕她会抑郁而终。

    “我们不离婚了,好不好?”

    他突然哄着她来了这样一句。

    向暖抬起眼来,震惊的望着他,瞬间就说不出话来了,不离婚了?

    他真的当她是在跟他开玩笑吗?

    她摇了摇头:“不好!”

    “那我若是不想离呢?”

    霍澈又问了句,被她一声不好给彻底伤到。

    “那也没用!”

    她扭着头不想再看他,也不去推他,反正,他总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可是她绝不会任他哄哄就算了,她心里清楚,这一次不一样,不一样。

    她一遍遍这么告诉自己的。

    霍澈抵着眸子看着她一会儿,捏着她的手的力道突然加重了下。

    向暖这才不得不换了下姿势,背后靠着窗棂,正身对着他,只是这样一来,好像暧昧了好些。

    向暖仰着头看着他:“你到底想干嘛?”

    “若不然,你再履行一次妻子义务?”

    霍老板突然问了她一句。

    向暖……

    妻子义务?

    什么鬼?

    “或者,我再履行一次丈夫的义务?”

    他又问。

    向暖……

    他大概有病吧?

    不是胃病,是脑子方面有病。

    向暖盯着他一会儿,抬手便想推他,但是他却直接压了上来,让她动弹不得:“向暖,你欠我的。”

    “我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欠你的?

    话根本来不及说出口,他突然捏着她的下巴便吻她了。

    向暖觉得,她得给霍老板搬一块牌匾,天下无敌不要脸。

    霍澈却不管她怎么抗拒,只管将她的细腰给压着,越吻越是情缠。

    身体里像是有些东西再渐渐地苏醒,她抗拒,越开越抗拒。

    等到好不容易能喘口气,她人已经被他抱起来,她大喊着:“霍澈,你今天要是敢碰我你就死定了。”

    她心里明明想的是,再也不原谅他。

    “先让我碰了再说,嗯?”

    反正,左右都是要挨一刀,他为什么不在这一刀之前,先快乐快乐呢?

    后来被折腾的有些喘不过气来,胃里便一阵阵的翻腾,只得又推他:“霍澈,别,唔……”

    “除了这个你还会说别的吗?”

    某人不理。

    “快起开,我要吐了!”

    向暖难受的催促着。

    霍澈抬起眸来,就发现她没用手捂住的半边脸是惨白的。

    他是条件反射的翻了身,向暖急急忙忙的就往洗手间跑去。

    霍澈后来坐在床上听着她在里面呕吐,终于,冷静下来,却又,又好像有什么事情,已经迫在眉睫。

    向暖吐够了,冲洗完后抬起眼来看着镜子里有些狼狈的自己,然后抬起一只手来,捏着衬衫扣子扣上,又站直了身子,将衬衫的衣摆都掖好,定睛看着镜子里的女人一会儿,才又走了出去。

    霍澈还在床沿坐着,听着她沉重的脚步声,他抬了抬眼看着她脚上的运动鞋。

    其实她好像很少穿运动,她一向喜欢穿高跟鞋,不是那种恨天高,也不矮。

    “还谈吗?不谈的话,我先走了。”

    向暖有点疲累的靠在墙边问了他句,其实已经做出了决定。

    他抬起眼来看着她:“你到底怎么了?”

    “就是胃有点不舒服。”

    “你最好没有瞒着我什么,否则……”

    “否则什么?”

    向暖依旧靠在那里,他又想威胁她吗?

    霍澈气的咬了咬牙,他现在想起在向家的时候那个阿姨说的话,她说,大小姐是孕吐吗?

    她根本不是胃痛,而是怀孕吗?

    霍澈不知道自己这一猜测到底对不对,因为他也在想,如果她怀孕的话,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霍澈没再回她,后来只说了声:“我送你回去。”

    向暖……

    他拿了外套便要送她走,向暖站在那里没动:“你一个病人这么随便离开医院吗?”

    “死不了。”

    霍澈说着,往她那里挪了挪,将她的手腕拉住,带她离开。

    向暖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人已经被他带着出去。

    林帆将他的车开了过去,在医院门口,霍澈直接将她带走。

    车上许久,俩人都很安静,后来,到了公寓。

    向暖进门后发现后面还有脚步声,一转头看他也要进来,便转过头去拦住他:“我已经到家了,很感谢霍总生着病还送我回来,我就不打扰你了。”

    “刚刚从病房出来,知道我想要带你去哪儿吗?”

    “……”

    “三楼是妇产科,你是胃病,还是怀孕,我们去那里看看便知道,但是向暖,我还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你懂吗?”

    他说道。

    “我不是问过你吗?我们一直在吵架,我的孩子从哪里来?”

    向暖又问了他这句话。

    霍澈想不起,他带着些恨意,用力捏着自己的外套,本来想离开,可是一转身,脑子里却突然闪过一个画面,顿时便眼里又有了希望。

    “在南方的时候?”

    他突然转过头盯着她问。

    向暖才失落的想要上楼去,听到这句话,也是望着他迟迟的忘了移开眼。

    “是在南方的时候对不对?那几天我……”

    “……”

    向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说不出话来,只是眼泪好像也不再受控制,突然就冒了出来,在掉下去之前她的嘴巴动了动,但是最终没能说出一个字。

    她是怨他的,她倔强的想要多讨厌他一些,多恨他一些,然后就好抛弃他到让自己感觉不到痛苦。

    可是当他突然说出这句话来,她竟然眼泪婆娑,久久的难以平复。

    “到底是不是?”

    他又激动地问她,因为他看到她眼里的泪水跟愤怒,他更加确定了一些。

    “不是!”

    可是她突然吼了一声,然后便挣开了他,愤怒的望着他,又倔强的一声:“不是!”

    不似是刚刚那么歇斯底里,却又格外的让他揪心。

    “向暖!”

    “我不想再见你!”

    她说完后便转身朝着楼上跑去,跑到房间直接将门从里面反锁,贴着门口站着,再也不想多看他一眼,再也不想多听他一句。

    霍澈这天从公寓出去后,打了个电话:“帮我查一件事!”

    ——

    向暖怀孕的事情总是藏不住的,很快霍澈就知道了她怀孕的消息。

    她是聪明的,不过他还是猜测到了,她没有去他们熟悉的医院,而是去了另一家私立。

    她早就想要瞒着他了。

    有那么几天,霍澈没再找她,因为他真的不知道找她说什么。

    直到那天心悦生病,刘雅萍给他打了电话,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向暖正在给心悦剥葡萄,听到有开门声,还以为是刘雅萍,还说了句:“姨妈,不是让您不用再过来了嘛,您……”

    话还没说完,看到走到旁边的人的衣服她就知道是谁了,但是还是条件反射的抬眼看他。

    “爸爸,爸爸!”

    心悦开心的喊了声,自己爬到妈妈跟前去吃了妈妈手里那个葡萄,然后又爬到霍澈身边去,伸手让他抱抱。

    霍澈抱起心悦来:“爸爸的宝贝怎么生病了呢?”

    “爸爸葡萄,妈妈!”

    心悦不理他的话,只是扭头看了眼还坐在那里的向暖,伸着手对向暖钻了钻,示意就是要一颗葡萄给她爸爸吃了。

    向暖便给她拿了一颗放在手里,心悦立即塞到霍澈嘴里去:“爸爸吃,爸爸吃!”

    强行推着霍澈的下巴,非逼着他吃了那颗能酸掉牙齿的葡萄,然后看着他痛苦的表情突然用小嘴捂着手就哈哈笑起来。

    霍澈无奈的笑了下:“你这个小坏蛋。”

    向暖心想,才不是她坏,是我故意给你一颗酸的。

    霍澈低了低头看向暖:“今晚你回去一趟,爸爸也会过去,说有话要对你讲。”

    向暖听后看了他一眼:“爸爸要说什么?他知道我们要离婚的事情?”

    “我自然是都告诉他了,我们分居这么久,他难道还会信我们只是吵架吗?”

    “……”

    向暖反驳不了他,觉得以霍宾白的智商,能想到他们要离婚很正常。

    两个人又陪了心悦会儿,等心悦挂完点滴,霍澈抱着她:“我带她走吧,家里人都想她了,反正晚上你也要回去。”

    回去?

    这两个字,听的她觉得别扭。

    “别说的那么好听,我早已经被从里面赶出来了,回去两个字留给别人听吧。”

    向暖低着头说了句。

    霍澈盯着她一会儿,见她不反对他把心悦带走,抱着孩子便转身走了,还说:“宝贝啊,爸爸带你回家了,好不好?”

    “好!妈妈,妈妈!”

    心悦一边走着,还一边喊向暖,向暖抬了抬头,反应过来后挥了挥手:“妈妈先去趟店里,晚点就回去陪你哦。”

    回去?

    怎么又是回去?

    向暖说完后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到了晚上七点多,天黑的差不多,她开着车赶了回去。

    看着里面灯火通明,以为挺热闹的。

    但是进了正厅后都没看到有个人。

    后来张姐从楼上下来遇到她:“太太回来了呀,呀!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太太你可回来了,今天霍总不知道去做什么了,回来后就病了,下午量了体温快要烧到四十度,你快去看看吧。”

    “烧到快四十度?”

    向暖犯疑的紧皱眉头,这得多严重?

    “可不是,刚刚我已经给陈医生打过电话,他应该也很快会赶过来。”

    “那我先去看看。”

    看张姐说的那么真,她真的有些担心了,便跑了上去。

    结果推开门后,发现里面竟然黑漆漆的,连一盏灯都没开,而且……

    “别说话,先让我抱一会儿。”

    男人从她身侧将她抱住。

    向暖动不了,听他的没说话,只是心里越来越难受。

    “我以为你不会来。”

    他突然笑了声,抱着她却更紧了。

    “我可以说话了吗?”

    向暖不知道怎么的,声音哑了,但是还是很平静的问他。

    “嗯!”

    霍澈答应着,轻吻着她的颈上。

    向暖扬了扬头,叹了一声:“所以,爸爸会不会来?”

    “本来是要来的,不过我说我还有件事要跟你做,让他明天再来。”

    “……”

    “对不起!”

    他突然在她耳边低喃了这三个字。

    向暖浑身一颤,不自觉的眼睛就模糊了。

    他对她说对不起?

    霍老板不是一直觉得是她对不起他了吗?

    “原谅我好不好?”

    霍老板又在她耳边低低的请求了一声。

    “理由呢?”

    向暖低着头,或者是因为房间里太暗,太容易让人生情?

    她觉得自己的心,在一寸寸的,被他驯服。

    亦或者是,太久没有获得一个这样的拥抱,她太想念这种被他抱着的感觉了吗?

    想想自己一个新时代的独立女性,怎么能被男人的一个拥抱就给搞的失去理智?

    “理由?我爱你够不够?”

    “……”

    “如果不够的话,那加上心悦的爱,够不够?”

    他一边轻吻她一边对她低喃着。

    向暖往旁边躲了下:“你别亲我!”

    “为什么不让我亲?你不想我吗?”

    “你……霍澈你不准耍流氓知道吗?”

    事情还没弄明白,他就想这么糊弄过去?

    怎么可能每次都让他自己这么轻易地混过去呢?

    向暖推了推他,可是没推开,他把她抱的更紧了:“我今晚喝了酒,做了你不高兴的事情,明天一觉醒来就可以赖账。”

    向暖……

    她刚刚就闻到他嘴里的酒味了,还发烧?快四十度?

    天呐!

    她那一刻真的信了张姐的话,却没想到,张姐居然会跟霍澈一起骗她,以前在这个家里,大家都是听她的。

    向暖又推了他一把,可是他的胸膛太暖了,暖到她根本没有力气推开。

    “宝贝,我不过是想让你多哄哄我,真没叫你跟我离婚。”

    他在她耳边低喃着,昏暗中他看不清她的脸,却可以轻易的将她抱起来,直接放到旁边的柜子上,然后自己双手搭在她两侧的边缘,抬起眼就看清她那双波澜壮阔的清眸。

    她还咬着牙,不想哭出来,更倔强的不想原谅他。

    可是他知道,只要他想,她就一定会原谅他。

    他们俩闹成这样,正如长辈们说的,不过就是太爱对方了。

    哪怕她对他产生了怀疑。

    想起她在向家对周诺说的话,他忍不住额头抵着她的,难耐的喘了口气,低声问她:“宝贝,告诉我,你一直都知道,我爱你爱的发狂。”

    “可是我不需要一个爱我爱的发狂的你,发狂的你,让我没有安全感。”

    向暖低着头,感觉着他额头的温度,渐渐地,那些藏在心里的话,终于宣泄了出来,那么平静的。

    霍澈抬手抱着她的后脑勺,轻笑着:“只要你原谅我,以后咱们家你说了算。”

    “怎么说了算?你以前也这样说,可是后来还不是你把我赶走的?”

    “嗯,所以我想到一个好主意。”

    霍澈笑了笑,觉得自己的确是有点不通人情,不过又忍不住对她说:“可是小霍太,咱们家这么多房间,你随便找一间睡不行吗?为什么就真走了?”

    向暖……

    “我现在就想走了。”

    向暖懊恼的嘀咕了一声。

    “别别别,现在别走,先让我给你看个东西,你再考虑要不要走,嗯?”

    向暖没说话,只是随他去了书房,之后他拿着一张纸坐在了沙发里,还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过来,坐在我身边。”

    “你手里拿了什么,给我看?”

    向暖走过去,但是没打算坐下。

    霍老板那毛手毛脚的,她会不知道吗?

    霍澈幽暗的黑眸睨着她,拉着她便坐到了自己的腿上:“应该会是你想要的东西。”

    是一份承诺书。

    向暖本来想挣扎,但是看到他打开在她面前的白纸的时候,突然就不动了,自己拿过那张纸。

    是霍总手写的承诺书,但是上面竟然有他的私印,还有公司的印。

    看完那两个大章,她转眼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以后我要是再赶你走,我的所有财产,包括公司,全都是你的。”

    “……”

    “当然,还包括我。”

    霍澈最后阴险一笑,将她放倒在沙发里:“宝贝,这样,是不是能原谅我了?”

    向暖锐利的清眸看着他:“你就想用这个换的我的原谅?”

    “这样还不行?那你说怎么办?”

    “不如,你先去跪个榴莲再来问我怎么办?”

    向暖想到如思给她出的馊主意,本来她根本不当一回事,不过这会儿,她温柔的口吻对霍总说出这个要求。

    霍澈的那张扑克脸立即变的暗沉沉的,抱着她的动作都没之前那么紧:“小霍太肯定开玩笑的吧?”

    小霍太从他身子底下逃出来,坐在他前面淡淡的说了声:“这点诚意霍总都拿不出来吗?我看你也不是很想和好嘛!”

    向暖站起来,扭头看了他一眼,说完便不大稀罕的离去。

    霍澈愣了会儿,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心里最害怕的一件事莫过于,小霍太又要离开。

    她那样子,分明就是没什么留恋。

    那一刻,一颗心像是要被人给硬夺了去,突然便爬了起来,迈着长腿朝着外面跑去。

    不过……

    没多远的路之后,他突然转过身,黑暗中,那个女人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墙边,虽然看不清她,但是他仍然能感觉到,她的视线,是在他身上的。

    这时候,他听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像是要追随她而去。

    如果她真的就这么走了……

    如果她真的不打算原谅他……

    如果他真的要失去她……

    向暖!

    他们遇到的时候,并不是那么美妙,可是,他曾经发誓,一生一世只要这一个女人,哪怕她让他吃醋,发狂。

    他又转过身去,然后一步步的,慢慢向着她的方向走去。

    向暖仍然提着一口气站在那里,其实她心里并不平静,但是面上,却波澜不惊。

    或者初恋真的不算什么劫数,而眼前的这个,走向自己的男人,才是自己一生的劫。

    不管生老病死,不管争执休不休,不管将来还有多少坑坑洼洼在等着他们……

    她骗自己说早就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她骗自己说,所有的爱情到最后都会变成亲情。

    她以为,只要她瞒过自己就都无所谓了。

    却没成想,他一个拥抱,一声示弱的对不起,一个追她的脚步,都能让她无法抗拒。

    她站在墙边看着他追出去的时候,便被触动了。

    “向暖!”

    那时候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也是这么喊她。

    她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脆弱又固执的嗓音质问他一句:“榴莲到底跪不跪?”

    ------题外话------

    推荐作者完结文《穆总的心尖宝》

    简介:(求订阅)

    二十岁的她偷生一宝。

    二十二岁的她被隐婚豪门。

    一个七岁丧母,八岁被丢到国外的小女孩,从来没敢想自己会有什么美好的未来,直到他的到来。(青梅竹马霸总精品文,期待大家的支持)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新妻套路深》

    简介: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她是被逼上梁山的小鸟,外表柔弱,楚楚动人。

    旷世婚礼,与爱无关。

    他娶她不过是为了跟人赌气,而她也不过是为了公司能撑下去。

    然,某天会议室里夫妇俩大打出手,最终分道扬镳。

    当她死心转身,决心不在于他有瓜葛,他却又回过头来狂找她……

    推荐飘雪精品完结《傅总的闪婚新妻》

    简介:

    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氏总裁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他们的第一次,深黑的夜里,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两个人商定好互不干涉,互惠互利,结果那两个萌包子的出生将他们的计划全部打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