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你瞧不起谁呢

    姚桓自来轻视惯了她,即便现在张嘴就敢反驳自己,他也并不放在眼里。

    莫说只是这个傀儡皇帝,就算是姚太后,也不敢与他当面说这种话。

    显然她这是破罐子破摔了。

    “陛下年幼,还未亲政,一言一行当为天下表率,老臣所说的每一句都是对陛下的勉励之言,督促陛下做一位盛世明君,却得到陛下这般的谴责。”

    嘴上说的大义凌然,眼神里的轻蔑却早已压制不住。

    若非朝堂上坐着的是姚太后,恐怕他早就忍不住将自己这个皇帝弄死,自立为帝了。

    人的欲望并非一蹴而就,终归是一点点养大的。

    贫民百姓想要出头靠的唯有科举一途,高中后自然想着做官,做官后会想着一点点的往上爬,爬到不能再爬的高度,眼光最终会对准她屁股下的这个位置。

    而姚桓,这几年一直都是这个想法,却始终压着没敢表露出来。

    做个权倾朝野的宰相,一些朝臣或许不会出现反弹,可若是想要谋逆,那就是两个性质。

    成功了还好,若失败,他们所面临的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这临门一脚,姚桓踌躇了整整五年。

    谢琅不由得仰头轻笑,纤细的脖颈好似一扭即断,“哪一任帝王身边只有一个奴才的,朕这个表率做的未免也太失败了吧,姚国公自己都没被朕给影响到,还妄图给其他人做表率?”

    姚国公只当这小皇帝再耍脾气,“既然缺人,让内务府差人过来便是。”

    “朕这个光杆皇帝,能做的了主?”起身,缓步走到殿门前,看着空旷的院落,虽说没人,可好歹双喜每日里都在打理着,倒也干净整洁,“自朕出现,姚国公就始终坐在椅子上,未曾行礼,上行下效,这皇宫早已不是朕的皇宫了。如今看来,那个椅子,似乎姚国公坐上去,蛮合适的。”

    “……”姚桓听到这句话,心脏剧烈的跳动几下,可好歹是忍耐住了。

    当然,对于谢琅明说的行礼,姚桓怎么可能做,和太后在一起他都不多行礼,何况是这个傀儡。

    辈分上,自己更是谢琅的亲舅舅,她的长姐还是自己的嫡子长媳,张狂这些年,此时让他在私下里弯腰,怎么可能。

    每日里朝堂上的跪拜,已经让他觉得无比屈辱了。

    “秦统领呢?你来见朕是为了什么?”转身回到主位,撩袍坐下,目光清淡的看着秦萧。

    秦萧上前拱手,“早朝时,双喜公公带来陛下口谕,让臣看守寿康宫,禁止任何人面见太后,臣唯恐双喜公公传错,故此特来请见陛下,以防出了差错,耽误了陛下的差使。”

    “没错。”谢琅回答的清楚明白,“所以,你做到了吗?”

    “臣有罪!”秦朗跪地。

    谢琅明白,姚桓已经去寿康宫见过姚太后了,大概是揣度了一些事情,才转而来到了勤政殿。

    “既知罪,还不将人给朕拿下。”她目光清湛的看向不为所动的姚桓,“朕可饶你一命。”

    姚桓看着谢琅,似乎在看一个玩物一般。

    秦萧虽说是禁军统领,却也是他姚家女的夫婿,这几年禁军更是掌握在他的手中,就连五城兵马司也不例外,同时姚家还有府兵三万,比起禁军都要多。

    她有什么底气,让秦萧有胆对自己动手。

    “臣不敢!”秦萧没有起身,也没有动。

    谢琅眸中带笑,“姚国公的权势居然如此之大,已经连朕的禁军都攥于股掌之间了?”

    “陛下谬赞。”姚桓虚虚拱手,面带傲然。

    “那姚国公可知道,垂帘听政的太后,是如何被朕给拿捏的那般狼狈的?”姚桓看她如傀儡,她看着姚桓,则如尘灰。

    姚桓听出了异样!

    “因为她敢弑君!”谢琅倾身看着他,“按大周律法,弑君,罪大恶极,株九族!”

    “姚太后乃朕的生母,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现在昏迷不醒,不过是小惩大诫。可你姚家……”

    “留!不!得!”这三个字,她说的铿锵有力,无半点回旋。

    “谢琅!”姚桓到底是老辣,怎么可能被她三言两句都挑拨的跳脚,“你现在还能坐在这个位子上,那是我的仁慈,谁给你的底气,让你觉得自己能翻出我的手掌心?”

    起身走到谢琅面前,居高临下的冲她阴鸷笑道:“我姚家留不得?你倒是有本事将我姚家扳倒,我还对你高看几分。既然你不识抬举,腻歪了现在的九五之尊,那就等着做个废帝阶下囚吧。”

    她纤细莹润的手指缓慢捻动,指腹见隐有雷光乍现。

    之后,就见一道雷电骤然出现,窜入姚桓体内。

    姚桓还未及反应,整个人就抽搐着倒地,嘴里还冒出一些白沫。

    而在身体表面,还有电流在不断的流窜,所经之处,都能看到姚桓的肌肉神经跳动不止。

    抬脚踩在姚桓的脸上,她语气轻谩,“处理你,朕还需要别人给底气?你瞧不起谁呢?”

    说罢,抬脚在他脑袋上用力踢了一脚,权势滔天的姚国公瞬间昏死过去。

    之后走到傻眼的秦萧面前,“所以,现在可以把人给朕带下去了?”

    “……”秦萧用力的吞咽着口水,他觉得这个世界好像倾覆坍塌,面前的一切如同幻觉,“臣,臣……”

    “你也要试试这个滋味?”若非从他的眼神里没有看到轻蔑,谢琅怎么可能给秦萧数次机会。

    “臣遵旨!”秦萧赶忙磕头领命。

    “将人押入死牢,并派遣禁军查封国公府,敢抗命者,杀无赦。”言及此处,又询问道:“传令禁军,谁若是敢不听调派,罪同谋逆。”

    “是。”秦萧余光看着昏死在自己面前的姚桓,喜色难掩,“陛下,国公府众人该如何安置。”

    “送他们一家团聚。”

    随后,谢琅捂嘴打着呵欠,往寝宫走去。

    看天色,连晌午都不到,她睡了没多大会儿,就让这老贼给吵醒了。

    扰人清梦如杀人父母,不死等什么。

    行至内殿前,她停下脚,看着扛起姚桓往外走的秦萧,开口道:“出嫁女也带出来单独关押,暂且不得用刑。”

    “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