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查抄国公府

    一路从勤政殿出来,不少宫里的人都看到秦统领肩膀上扛着一个昏死的人。

    此人看上去黑黢黢的,头发全部都炸开,和一只刺猬没什么区别。

    “大统领。”一个肤色发黑的男人上前。

    “把国公爷送进天牢,记住,关进死牢里,另外召集弟兄们,包围国公府。”秦统领把肩膀上的姚桓直接扔给面前的男人,“宋晷呢?”

    “副统领在禁卫所。”黑皮肤大汉扛着姚桓,走出两步后,差点没把肩头的人给再次扔出去,“大统领,您刚才说……包围国公府?”

    “嗯!”秦萧点点头。

    这一天,他盼了足足六年。

    “哪座国公府?”黑皮肤大汉有点打哆嗦。

    “整个大周现在还有第二座国公府吗?”秦萧冲他翻了一个白眼,“把人送去,再去通知弟兄们火速赶往国公府,片刻不得耽误。”

    “是!”

    秦萧来到禁卫所,在其中一个房间找到了禁军副统领宋晷,同时也是他相识多年的好友,现存三座侯府分别是忠勇侯府,广义侯府,昌邑侯府。

    宋晷就是广义侯府的二公子,侯府世子宋青,现任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娶的是姚家三房嫡长女,也就是姚国公的亲侄女。

    “宋晷,随我去包围国公府。”见到宋晷,秦萧半点没耽误。

    正在优哉游哉喝茶的宋晷,差点没被呛死。

    “咳咳咳,你说什么?”他等大眼珠子,惊悚的看着好友,“包围哪里?”

    “英国公府,陛下刚才下旨,国公府所有人全部收押天牢,出嫁女也要带走。”

    “……”宋晷看到秦萧转身往外走,赶忙跳起脚,上前拦在他面前,“这么说,我大嫂,还有你夫人都在其列?”

    “是!”秦萧攥紧腰间的刀柄,“这一刻,我足足等了六年。”

    宋晷也顾不得别的,赶忙抓起刀,跟着秦萧往外走。

    边走边急促的问道:“我不管你夫人如何,可是大嫂自嫁入我宋家,对我父母孝顺有加,与我和妹妹也是关系融洽,陛下是否要斩尽杀绝?”

    “不会。”秦萧肯定的摇头,“陛下告诉我,出嫁女单独关押,不得用刑,想必是提审完姚家后,会仔细审理姚家出嫁女的事情,若你大嫂没有参与其中,自不会有事。”

    听秦萧这么说,宋晷倒是放心不少,随后和他一起,带着禁军,直奔宫外的英国公府。

    “英国公府有府兵三万,比咱们禁军还要多,你确定这次能拿下来?”宋晷还是觉得没多大谱。

    秦萧却似乎有满腔的希望,毕竟扳倒姚家,这个念头自六年前,姚桓逼迫忠勇侯,让他放弃自己心爱的姑娘,转而去了姚家女的那日起,就始终扎根在心底,如同一根刺,或是一根钉,意欲拔除而后快。

    “昭明帝在位的时候,不也很轻易的就扳倒了盘踞朝野近二十年的奸宦王崇。”

    宋晷好歹出身侯府,秦萧的一句话,就让他瞬间了悟。

    大周朝两百年历史,前后出过好几个权倾天下的奸臣,可最终如何,还不是死在天子的屠刀之下。

    但凡是天子下定决心想要扳倒谁,绝大多数都成功了。

    姚家如今看似是一座庞然大物,可再大,又能打得过皇家?

    即便如今的皇家因为姚太后的关系,子嗣凋敝,陛下也做了六年的傀儡。

    只要她决心让谁倒,那就绝对没有还站着的道理。

    “而且……”秦萧想到勤政殿的那一幕,至今还心有余悸,“陛下似乎有雷霆护体。”

    “……”宋晷有点懵懵然,“何意?”

    他将勤政殿发生的事情和宋晷简单说了一番,惹来宋晷长久的沉默。

    一直抵达英国公府,看到禁军已经将这里团团围住,他才将嘴边的疑惑暂时压下去,如今处理姚家才是正事。

    “秦统领,你这是何意?”两人跨进国公府,就见谢嬛搀扶着国公夫人,开口质问。

    秦萧与宋晷拱手向谢嬛行礼,“长公主,秦萧奉陛下旨意,查封英国公府,府内男丁女眷,全部押入天牢,等候陛下裁决。”

    “放肆!”谢嬛长得像姚太后多些,整个人艳丽夺目,因如今年纪尚轻,比起姚太后都要艳丽几分。

    多年前下嫁姚家世子,夫妻甚是恩爱有加,婚后生育两子一女,遂无缘帝位,可她在姚太后的心里,地位只比谢宸小殿下轻一分,很得姚太后的疼爱。

    后女帝登基,她成为大周长公主,再加上和国公府是亲上加亲,与国公夫人之间婆媳关系,尤为融洽。

    秦萧不管其他,挥手喝道:“来人,给我全部拿下。”

    “是!”身后众禁军齐声应道,然后上前来,不管主子奴仆,男丁女眷,无一遗漏,连长公主也在其中。

    一时间,英国公府内乱作一团,尖叫声不绝于耳。

    “嬛儿……”国公夫人看向谢嬛,心里有些恐慌。

    谢嬛赶忙安慰道:“母亲莫慌,暂且随他们走一遭,我保证,咱们嫁人不会有事的。”

    她都这么说了,国公夫人又能如何,即便是不想去,可是也挣脱不了禁军的钳制,不走也得走。

    谢嬛倒是想用身份强压秦萧的,可对方根本不给她机会,见面三句话没说上,直接采取了强制手段。

    她倒是不惧,宫里有母后,宫外有舅舅兼公公,整个大周谁能奈何得了姚家。

    临走时,她怒视秦萧,心里暗自愤恨。

    今日他这般不识抬举,待的她走出天牢,必定让秦萧悔之晚矣。

    国公府的府兵,只在府内留有不到两百人,其余人都留在别处。

    禁军到来之时,有人秘密过去传信,让人过来护卫。

    可他们过来后,看到密密麻麻的禁军将国公府围得跟一座铁桶似的密不透风,就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禁军代表着皇家,若是这个时候冲上去,与造反有何区别?

    若他们的主子先发制人,带着一众府兵逼宫谋反,那自然与现在的局面不同。

    只是棋差一招,除了退还是退,进不得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