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青梅竹马5

    就在此时,刚从青楼里出来的老鸨在见到司欢和聂青阳后可谓是眼前一亮,不管是女扮男装的司欢也好,还是一旁嫌弃司欢的聂青阳也罢,虽说两人看起来年岁不大,但却是样貌生的出奇的好看。

    由于从小练武的缘故,使得他们虽只有十三四岁,但两人身高都已经有了一米七多,而聂青阳更是已经身高达到了一米八一,虽说五官稚嫩了些,但看在身高上却是会让人觉得像是十八九岁的少年一般。

    老鸨赶忙从门内出来,开了这么多年的青楼她见过的人也不算少了,可这般俊秀的美少年可还是第一次见。

    “两位公子可是第一次来我们春香楼啊,赶快里面请啊,我们这春香楼里保证都有你们想要的”老鸨笑意盈盈的说道。

    无论是司欢还是聂青阳,都穿的一身华服,那老鸨自然当他们是那个有钱人家的少爷跑出来找乐子,就冲他们的穿着也不可能是没钱的主,老鸨又怎会放过他们这两只肥鸭子不是。

    司欢一副欣喜的表情“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说罢,那老鸨便引着司欢往春香楼里走,聂青阳虽说嫌弃司欢这副猥琐模样,但到底还是自家妹妹,该跟上的还是要跟上的。

    老鸨给两人安排了一个上好的包厢,然而一进门司欢便神秘兮兮的对那老鸨道“你们这可有小倌”

    原还以为司欢要跟她说些什么事情的老鸨顿时僵在了那里,上青楼来找小倌,老鸨仔细打量了一番司欢,见她身材虽高挑却十分的纤瘦,只怕是比小倌还小倌吧。

    然而这话老鸨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春香楼的老鸨到底也算是见多识广,虽是愣神,但脸色却并没有变。

    等缓过神来后仍旧是笑意盈盈道“有,公子等着,奴家这就给您叫去”

    说罢,在离开前还神色暧昧的看了眼聂青阳,当即聂青阳只觉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司欢见老鸨出去后便在聂青阳身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还真别说,这春香楼装修的还当真的别致”

    “你刚刚跟那老鸨说什么了?为何她看我眼神那么奇怪?”聂青阳问道。

    司欢抿了一口茶后道“有吗?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怎么可能,爷练武多年,怎么可能连这点东西都感觉不出来,你刚刚悄摸的跟老老鸨说什么了?”聂青阳摆明了一副不相信司欢的模样。

    司欢见糊弄不了聂青阳了,便只能老实招了,否则等一会而聂青阳自己看见,怕是要把这春香楼的房顶都给掀了。

    司欢凑近聂青阳的耳边低声道“我就问她这店里有没有小倌”

    聂青阳闻言当即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司欢,爷的一世英名都要被你给毁了”

    这些聂青阳就算是在迟钝只怕也是明白了那老鸨刚刚为何是那般的眼神在看他,更何况聂青阳还不是那迟钝的人不是。

    那老板看聂青阳一眼,只怕也是觉得可惜,这般相貌姣好的两个美少年竟然都是断袖,这是何等的暴殄天物不是。

    然而司欢却是没有半点别的想法,毕竟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女人,不过是女扮男装罢了,自然不会像聂青阳那般想的那么多。

    “四哥你那么生气做甚,出来找乐子你还这般凶神恶煞的,吓唬谁啊”司欢不满的抱怨道。

    “你都上青楼来找小倌了我能不管你吗?你现在当真是越来越胆大包天了”聂青阳冷哼一声道。

    然而司欢却像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聂青阳“来青楼不是你同意的吗?再说了,我是女的,你难不成让我上青楼找女人不成?”

    聂青阳心中的怒火像是瞬间被司欢泼了桶冷水一般,心中憋屈的很,却又说不出话来的感觉,让聂青阳很是郁闷。

    司欢见聂青阳不说话了,便上前一手勾住他的肩膀,完全一副将自己当男人,与聂青阳称兄道弟的模样“四哥,你要想,若是我来这青楼是来找女人的,你不是要更头疼不是吗?”

    聂青阳一副怀疑的模样看着他,司欢对上他的眼神后却是极为坚定的点了点头,聂青阳想好想事情确实也是这般,若是司欢来老女人才叫真的性取向错乱了不是。

    这么想虽然心里舒服了一些,可聂青阳却总觉的哪里不对劲,司欢见聂青阳在思索什么不由的唇边勾起了一抹浅笑,心想自家这四哥还当真好骗。

    在聂青阳思索间,老鸨带着一众样貌清秀的小倌便走了进来,自他们走进来后聂青阳的脸色便黑的跟个被烧焦的大黑锅底一般,非常的难看,同时因为聂青阳的阴郁缘故,使得房间内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老鸨见聂青阳脸色不好,便猜测是这两人在自己出去后吵架了的缘故,老鸨既然能在州襄城开这么多年的春香楼又怎么可能是那么没有眼力见的人,于是给一众小倌使了个颜色后便自己退了出去。

    司欢走到那一众小倌面前,就好似在菜市场买菜一般,上下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几人“诶,四哥你过来看啊,这皮肤细腻的简直比女人还漂亮”

    聂青阳闻言一把拍在了自己的脸上,大有一副不认识这货的感觉,司欢见聂青阳久久没有回话,不由的有些气愤“四哥,我跟你说话呢”

    聂青阳却是对她摆了摆手,示意司欢不用理自己,让她这自个哪凉快哪待着去,这青楼是他拍板同意来的,却这么也没想到会落得这番的下场,着实让聂青阳悔的肚子都要疼了。

    其中一小倌见聂青阳模样生的好看,便很是喜欢,上前想要坐在他身旁,可谁知聂青阳在看了那小倌一眼后,那周身散发出的杀气愣是活生生的将小倌的脸都吓白了。

    司欢余光中瞟到了聂青阳此处的情况,不由的大笑起来,司欢本就生的美,如今在女扮男装更是有着一股子英气在,这下可看待了那些小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