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23章 任母番外

    嫁去任家的那一年,我对未来着充满幻想,对这个家有着无尽希望。

    结婚后的第一年,我生了一个女儿。

    初为人母的我很开心。

    可很快,我就不那么开心了,因为家婆的脸色,因为家公总是若有所指的话语。

    没人倾诉,没人依靠的我在任家过的很压抑。

    故此,在娘家人来看望我的时候,一个没忍住,但这所有人的面,哭了!

    这一哭,把两家表面维持的塑料亲家情,暴露个彻底。

    家公、家婆也不在做表面工作了,待娘家人一走,他们一大家子坐在床沿,说着我的不是。

    当时我怕极了。

    孩子还这样小,而我还在坐月子,反抗不了,吵又吵不过,为了孩子,为了自己,我忍了。

    这一忍,他们似是看准了我不敢怎么样,越发的嚣张。

    就连我娘家送来的肉,他们都独吞了,不给我留一点,当初我还在月子呢!

    那个时候条件极差,普通家庭一年到头,几乎碰不到什么荤腥,可见娘家为此省吃俭用多久,才送了这么些肉来。

    估计他们也没想到,这些东西,她几乎碰不到。

    跟任军说,他除了冷眼旁观,没有半点维护我的意思,再一说,只会冷冷回复,不就是点肉吗?

    孤立无援的我,只能默默忍受着他们的冷言嘲讽,连晚上孩子起夜都不敢开灯。

    这一忍,就忍了两年,等到玉瑶两岁时,我实在受不了。

    跟娘家人说了在任家的情况,他们很是气愤,故此,鼓励我离开。

    当时离婚很丢人,我们都不曾想过这条路,唯一想要的就是离开一阵子,希望任家人能想通,对她好点。

    于是,在一次跟任军吵架后,我义无反顾离家出走了,大晚上的从大山上翻过,前往娘家。

    碍于后面追着的任军。

    我不得不在别人家暂且躲着。

    这一次离开,就是四年。

    即使四年过去,我也不过二十四岁,青春正好。

    那时工厂里很多人追我,比任军优秀的人比比皆是,可我不敢答应。

    因为我放不下在家的任玉瑶。

    任家人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如果真的离婚了,我几乎不敢想,往后玉瑶将要面对的该是什么日子。

    故此,这几年我一直努力挣钱,存钱。

    后来,不知任军在哪打听到我工作的地点。

    开启了漫长等待。

    一个月后,我心软了。

    然后的然后,就和好了。

    他是我第一个男人的同时还是我孩子爸爸,对他,我总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哪怕任家对我不好。

    有时想想,我都不能理解自己的思想。

    后来有了儿子,任家这次对我好了点,偶尔也会帮衬我一下。

    当然偶尔的冷嘲热讽还是少不了。

    儿子越大,我越发的心凉,因为我发现他谎话连篇,可我不能说,因为我一说,整个任家都会说,他还小,以后会好的。

    事实证明直到最后那一刻,他都没好。

    而一直帮衬任家的,是他们一直看不上的女孩。

    每次当他们把眼睛望向玉瑶口袋时,从不曾想过,他们曾经是如何对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