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南柯vs茯苓篇)4

    夜荼靡看着他一副凝神思索的模样却是未曾开口,不由轻笑了一声,接着道:“南柯你这是怎么了,今儿我之所以会前来襄阳侯府府邸之上,为的就是想要问你是不是也要去一趟华阳长公主府上看看这小丫头的,怎么你一直都不说话,当初茯苓那丫头在南诏帝都的时候,你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还算是亲近呀,难不成你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所以才不方便过去的?”

    顿了顿,夜荼靡再次自言自语道:“如果当真是不方便的话,那便是算了吧,本来你现如今受到南诏朝廷重用,朝议的事情就很多,既然是抽不出时间,那过两日茯苓那丫头回来之后我自己一人过去就行了”。

    “没有不方便……”姜南柯原本还是在犹豫着一些东西的,结果听夜荼靡如此果决的说什么自己不打算去到时候她就一个人去的话之后,姜南柯几乎是立马就条件反射的开口反驳了:“我方才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你说的没错,当初茯苓回了南诏的时候,在这帝都之中,也就唯有你我与她最是亲近了,现如今她身子痊愈归来,无论如何我总归是要过去看望一二的。”

    其实夜荼靡早就已经料到了姜南柯会是这么一个回复了,前世今生的经验,让得夜荼靡早就已经对人心揣摩的极为透彻了,姜南柯虽然是极力掩饰着他对沈茯苓的在意之心,可就算是面上不显,那些个在意情绪总也会从眼角眉梢流淌出来,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的。

    如此一来,这两人之间也算得上是“郎有情妾有意”,倒也不算是辜负了福沈茯苓那个傻丫头三天两头的给他飞鸽传信,询问姜南柯近况的事儿了。

    “既是如此,下午华阳长公主府邸之上的人过来送请柬的时候,你可得托人仔细收好了,到时候百花盛宴,南柯你可莫要去迟了”。

    夜荼靡仔仔细细的交代完了一番,觉得事情也没什么值得再三强调的地方了,这才安安心心的离开了襄阳侯府,回南召东宫去了。

    姜南柯却是没什么太明显的反应,自从他恍恍惚惚的说完了那一番他一定会去华阳长公主府上的话之后,就一直站在原地没有什么走动的意思。

    他清俊的面容之上仍旧还带着几分异于寻常的白,眼睑微垂,目光闪烁,脑海中一直回响着夜荼靡说的那一句恭亲王妃会替沈茯苓择选夫婿的话。

    姜南柯愣怔了半晌,终究还是有些颓废的跌进了自己先前端坐的梨花木椅之上。

    “茯苓……”他在口中喃喃的一声沈茯苓的名字,眼眸之中却是不见得有丝毫神采。

    话桑一直守在房门之前,听见屋里沈沐辞跌落椅子之上的动静,下意识的跑进来一看,便是见着了姜南柯失魂落魄的样子。

    话桑也惊了一跳,想起方才听到的太子妃和自家小侯爷的对话,她不由多嘴了一句道:“公子你这是怎么了,茯苓郡主这个年龄择选亲事儿不是挺正常的吗,奴婢知晓公子心仪郡主,届时好生争取一番不就可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