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她心里隐隐不安

    慕洛宸低调,擅隐藏自己,至今能将他本人与伽世老板对得上号的人不超过百人。

    他在美国的居所,能够进入他住处的也是寥寥数人,除去慕洛宸偶尔召集公司高管团队开会,剩下进入的就只有陈涛、言靖和楚芸芸了,陈涛和言靖自不用提,楚芸芸也仅来过两次,也是过来取东西时才进入的,前后没超过十五分钟。

    所以高管们也好,楚芸芸也好这些人只能看到慕洛宸住宅的一角:花园和客厅。

    一跨进别墅的大门,就感觉像是到了原始丛林,郁郁葱葱,茂密的树木将道路遮盖住,自成一番美景。客厅采用阳光玻璃房的设计,通透明亮,与外界的一片绿色融为一体,而室内的设计以黑白灰为基调,显得沉静、利落。

    地板上没铺一块地毯,全部用橡木黑实木地板铺成,显得考究和大气。

    客厅内的软装饰很少,但墙上挂的油画,以及桌上摆放的物件,随便一个都价值上千万。

    哪一个来访者不想看到全貌?不想探究慕洛宸更隐秘的住所?想探寻到更富有想象力的房屋设计,可惜慕洛宸没有让人参观的兴趣。

    现在顾流笙拎包就入住了。

    慕洛宸作为向导一一的给顾流笙讲解屋内的设计,以及当初的设计理念。

    房子的一半都被设计成了运动场景,慕洛宸心境再成熟,身体却只有24岁,且不近女色,他将过剩的能量都花在了运动场上,房子内有游泳池、篮球场、网球场、健身房、攀岩室、拳击室等等,房子外围还设计了一个小型的高尔夫球场。

    顾流笙听着慕洛宸讲解着,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神采飞扬,与记忆中的慕小爷重叠,这样的设计精髓与她在临枫阁的别墅何其相似,只是临枫阁多了一个玻璃花房的设计,那是专为她而设计的。

    临枫阁,他与她的婚房设计,也是出自慕洛宸。

    今日阳光普照,整个房子沐浴在阳光里,慕洛宸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羊毛衫,顾流笙伸手就能看到自己手掌的纹路,她很想趴在眼前人的宽阔肩膀上,感受落在那人肩膀上的阳光,一定很暖和,以前他经常让她趴在他的背上,不过终究顾流笙只伸了伸手。

    顾流笙住的客房是她昨天晚上睡觉的房间,昨天晚上的良辰美景又被她糟蹋彻底,她又呼呼一夜到天明,自从慕洛宸回国,顾流笙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她等待了六年,压抑不住的激动,她加紧手头的工作,日夜加班才换来了来洛杉矶的行程。

    来到洛杉矶,见到慕洛宸,顾流笙心中的那根弦才放松下来,将自己交给他,睡的昏天暗地。

    ***

    慕洛宸向顾流笙彻底打开自己,他让她进来,毫无保留,又带着纵容。

    她可以自由进出他的商业帝国,她跟在他左右,听他开会,看他批改文件,他与客户谈判也从不避讳她。他的事业版图在顾流笙的眼前渐渐完整,原来末世科技只占到他事业版图的十分之一。

    不过因为她随时在他左右,倒是为难了陈涛。那日陈涛拿到了克莉丝汀的体检报告,可是他却不知如何汇报了,克莉丝汀在电话里想打探有关慕洛宸的讯息,一再询问时间,听克莉丝汀的口气,对于春宵一刻,她已经已经准备好并且迫不及待了。

    他给慕洛宸发了讯息汇报这件事情,可是慕洛宸不知是未看到还是也没确定好时间,总之慕洛宸并未有任何回复。

    陈涛叹了口气,他只能选择口头汇报了,于是他走进慕洛宸的办公室,他看了眼顾流笙,顾流笙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不过这个距离,似乎也能很清楚的听到谈话内容。

    陈涛将该汇报的都汇报了一遍,最后他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了,就在这时一句话飘了过来,让陈涛瞬间石化。

    “克莉丝汀拿下了吗?”慕洛宸问。

    陈涛反射性的看了一眼顾流笙,她还在看书,不知道听到了没有,不过她听到也没关系,陈涛这才意识到顾流笙不知道克莉丝汀是什么人,所以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打哑语就可以了。

    还是老板通透、高明。

    “拿下了,体检报告我已经看过了,没有问题,就看您的合适时间了。”陈涛凑近了低声说道。

    慕洛宸看了眼陈涛:“联系毛姆那个老家伙,送给他。”

    陈涛呆滞了下,冲慕洛宸眨了眨眼睛,纵然心里一万匹马呼啸而过,也难掩他此时此刻复杂而又难解难分的情感。

    我以为是老板你动了凡心!

    我以为是老板你要享用的!

    “想什么呢?你怎么想的!”慕洛宸看到陈涛的反应,已经能猜出几分了,他好笑的说着。

    “伽世要向服装行业进军,毛姆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慕洛宸给了答案。

    这就是慕洛宸了,他为商谋利,从来都是狠猛准。

    他可以跟凯恩这样的精英人士谈最上得了台面的话,他也可以转头给一个行业大咖赠送美女。

    毛姆,时尚圈领军人物,已经六十多岁,被称为鬼才设计师,身上光环无数,年轻时放荡不羁,年老时已经归为正人君子一类,即使他好色的一面,也是极其隐藏的,只向身边人下手,很多人想挖他,都撬不开他的大门。

    现在慕洛宸剑走偏锋,他坦然的撕开了毛姆的阴暗面,堂而皇之的把毛姆的阴暗面放在明面处。

    他送给毛姆一个人间极品:年轻的躯体,漂亮的脸蛋,每天在T台上大放光芒,被奉为女神。

    还有极具诱惑的身份:星二代,光这个身份就让人心痒难耐。

    更何况克莉丝汀的母亲当年就是毛姆一手打造出来的。作为一个男人,克莉丝汀简直就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告诉毛姆,伽世有诚意邀请。”慕洛宸交代着陈涛。

    伽世是一家绝对可以信赖的公司,不在背后搞小动作,慕洛宸不屑做这些事情,在处理路易斯的事情上,慕洛宸不藏着,所以毛姆如果接了,就代表可以合作,如果不接,伽世也不会给毛姆曝光他的丑闻。

    陈涛想老板简直不能再坏了,毛姆怎么可能不接!那个老鬼,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陈涛领命去办事了,临走时他看了眼顾流笙,看书专心认真,连姿势都未变。

    顾流笙把前面的书页又翻过来,好像刚才没读仔细。她刚才心里也是砰砰跳,她将书捂在脸上:“是啊,在想什么呢,真是个笨蛋,顾流笙。”

    顾流笙给慕洛宸泡茶,正在泡茶的时候,艾米过来送文件,她看了眼顾流笙,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以后,艾米再没给老板泡过茶,她听陈涛叫她顾总,却不知她到底什么身份,跟老板到底什么关系?陈涛那里打探不来任何讯息。

    慕洛宸签好字,艾米出去时又瞄了一眼那个女人,乌黑的发遮掩了半边白皙的脸庞,嘴角上扬带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顾流笙将泡好的茶放到慕洛宸的桌子上,说了句:慕总,喝茶。那声音和语调,戏虐,快乐。

    慕洛宸抬头看向她,心情似乎很不错,她又趴在他的窗户上,仰头,两手向上,好像这样就可以离阳光更近一些似的,孩子气十足。

    慕洛宸的眼眸又深了,他紧了紧手指中的笔,低下头来签字。

    晚上,多数是顾流笙做饭,加上陈涛他们三人一起吃饭。

    顾流笙厨艺了得,他也终于吃上了她做的青瓜虾仁的小笼包,第一次吃的时候,慕洛宸咬开包子,汤汁浓郁清香,他吸了口汤汁,这才把馅和皮吃进去,细细品尝,是真的好吃。

    陈涛很夸张,第一口就啧啧称奇,然后剩下的直接就是一口一个了,那天慕洛宸吃了两笼,陈涛吃了三笼,如果不是慕洛宸瞪他,估计他还停不下来。

    一日三餐,她把他照顾的很好。

    有时她不想动,他就跟她窝在房子里,他看股盘,处理公务。她呢,清扫房间,喝茶,做饭,给树木浇水,看书,游泳,她有各种方法可以把日子过得很惬意。

    就这样日子过得细水长流,明媚无忧。

    真的是无忧吗?顾流笙看着阳光照射在手上,停留久了便聚集了温暖,手也暖和了,可是手想去抓住阳光的时候,总是抓不住。

    慕洛宸就是那缕阳光,给她温暖,却不让她抓住。他从不牵她的手,从未给过她一个拥抱。

    他从来不问过去的事情,她讲,他就听,慢慢的她也不再讲了,他也从不问。

    他待她如亲密的客人,可再亲密也是客人。

    顾流笙隐隐不安,预感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慕洛宸似乎在寻找着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