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是个异类

    扶辛绕到云婠婠身边,虽是看着她却对千云说道:“殿下错了,长着九尾的也不一定是我狐族子民,虽然看起来沾亲带点故,可它到底不是九尾狐啊。”

    千云冷漠脸,一言不发的睨着笑成上弦月的扶辛。

    云婠婠耷下了耳朵,果然还是个异类啊。

    “哎?”扶辛笑容中多了丝狡诘,“不如你将它带回去,反正你宫里也有……”

    “你给本殿闭嘴。”千云打断扶辛,狭长的眼尾满是警告。

    扶辛挑了挑眉,没再说下去。

    原来大神也不是很高冷,还喜欢开玩笑的。

    云婠婠看着这对表兄弟,好基友,莫名兴奋。

    “殷川君何在。”千云向土地公公询问。

    “在的在的,那殿下是想召殷川君前来,还是去宫里?”土地恭敬道。

    “去水晶宫。”

    千云长袖扫向殷川一望无际的水面,碧波上顿时金光闪耀,层层向下波动。

    云婠婠明白了,大神嘛,都是好面子摆架子的,虽说是去人家的水晶宫,但见这南殿下的架势,恨不得将殷川搅过来,分明就是想让那个倒霉的殷川君出来接驾。

    果然不多时,川内震动,碧波粼粼居然分裂出一条道路,岸边轰隆隆响,岩石哗啦啦掉落。蹲不住了,云婠婠急忙跳了下来,虽然身躯肥硕,但出于猫的本能,她依旧很灵活。

    眼前是只有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奇异景象,云婠婠兴奋的扫着九条大尾巴,站在千云脚边望向殷川里逐渐开阔的道路。

    “不知南殿下降临,小神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从水底迅速走出一位看起来三十几岁,实际上不知道多少万岁的水君,跪倒在千云脚下恭敬行礼,看起来也是十分的惶恐。

    云婠婠以爪子挠挠耳朵,这个南殿下到底什么来路,怎么一个两个的见了他都怂的一批。

    就连扶辛这位神君,好像都不敢得罪他。

    “平身。”

    “谢殿下。”殷川君起身后又对扶辛执礼:“见过扶辛君。”

    “殷川君不必多礼。”扶辛要比千云少些傲气。

    “不知殿下尊驾降临,有何神谕。”殷川君退到一旁仔细觑着千云的脸色。

    千云面上风平浪静:“父帝派本殿前来巡视殷川。”

    “那请殿下和扶辛君移步到宫里,稍作歇息,容小神回禀殷川诸事。”殷川君侧过身,为千云让出一条路来。

    千云未动,殷川君惶惶不安。

    “殿下?”

    千云垂眸,望向脚边的胖猫:“九尾,愿不愿意跟本殿走。”

    云婠婠左右看看,又费力的抬起头,看向那好看的大神下巴。

    “喵?”

    叫我吗?

    “跟本殿走,是你无上的荣幸。”千云居高临下道。

    走就走呗,还扯出一句无上的荣幸,无语,云婠婠表示真的无语,这大神有点拽啊。

    虽然不太喜欢他拽,可她也不介意跟他走,跟着大神肯定比在这蛮荒之地好,更何况眼下还摆着一个可以游览水晶宫的好机会,不跟他走才是傻子呢。

    云婠婠得意的抬起滚滚圆的胖头,踩着优雅的猫步,骄傲的竖起九条大尾巴,一颠一颠的率先踏进了殷川通向水底的路。

    “它居然真的听懂了。”扶辛有些哭笑不得。

    “走吧。”千云不予置评。

    道路两边的水声哗哗不绝却无一滴水涌来,水墙内碧波映着各色鱼类如同置身海洋馆之中,可她现在却无心欣赏此美景。

    变成猫之后听力明显比做人时好上十几倍,所以这水声听起来十分刺耳,云婠婠趴着耳朵尽量快步往前小跑,这条路也太长了吧。

    好在这条通往水晶宫的路是直达,没有七拐八拐的,一路向下还算顺利。

    水晶宫真是名副其实的水晶宫,整座宫殿皆以水晶雕琢而成,通透明亮又嵌着各色明珠,珊瑚,整座宫殿五彩斑斓。

    云婠婠觉得此情此景还差一段劲爆的音乐,她就可以蹦迪了。

    “殿下,扶辛君,请随小神入正殿。”殷川君亲自在前面引路,过往的水晶宫人见到千云与扶辛都是屏气敛神恭敬行礼。

    直到此时云婠婠已经将他的身份确认下来,这是神界,他们又称他为殿下,刚才这位拽比……咳咳,南殿下又提到了“父帝”,她再傻也知道,肯定和传说中的天庭有关,极有可能就是龙子。

    云婠婠踱着小步子跟随千云的步伐进殿,身后又传来议论之声:

    “哎呀,好肥的猫!”

    “居然还是九尾?”

    “没看错吧?”

    “就是九尾,居然是只猫!”

    云婠婠背过耳朵快步进去,她对这些声音已经无感了。

    可千云却驻足,微微侧过脸眸光银芒一闪视线瞥向身后的议论之声,忽明忽暗的珠光下更是将他完美的线条勾勒出来。

    身后瞬间恢复死寂,再不闻半分声响。

    殷川君马上正起神色严厉呵斥:“殿下在此,休得妄自议论!”

    “奴婢们知错!”身后一片跪倒之声。

    云婠婠观察殷川君一本正经的模样,流光似锦的官服随着他的动作抖动着,脸上像贴了星星一样亮晶晶的,大概水君都长这样吧,综合来看活脱脱一条鱼的形象……

    千云在殿中最高处的水晶椅上落座,扶辛在下方一侧的蚌壳所制的座位上也坐下来,至于殷川君,站在殿中央垂手恭敬的站着,一动不敢动。

    相比殷川君的惶恐,云婠婠就自在多了,原来当猫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所有人都当她是普通动物,自然也没那么多规矩,还可以正大光明的听墙角,真棒。

    千云照常询问几句,下面的殷川君就开始念经一样的述职,云婠婠听也听不懂,开始在殿中四处乱逛。

    会吐泡泡的蚌壳,制成标本的螃蟹嵌上东珠挂成一排作为灯台的装饰,光洁的地板上是她看不懂的奇异花纹,云婠婠逛了一会摇摇头,这古代大神的审美,还真不是她这等小小凡人能理解的。

    变成猫之后所有的东西在她眼里都放大好几倍,这不,眼前的墙角就有一只身躯看起来比她要庞大许多的乌龟壳,绿油油的上面还有青苔,云婠婠看的有趣,这又是做什么装饰用的?

    伸出肉乎乎的爪子扒拉两下龟壳,毫无反应,云婠婠抖抖胡须,无聊。

    一个转身离开这里,还是去水晶殿前面欣赏美男比较好。

    啊!

    “喵!”云婠婠凄厉的惨叫一声,尾巴尖上传来的疼痛足以让她发出这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