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大神的婚约

    啥?大神这么快就回来了?一般去见神帝这种大神,不都应该啰嗦几个小时吗?

    云婠婠牢牢的坐在香香身上,一只爪子捂住它的脸,香香被她的吨位实力碾压。

    “九尾,下来。”千云木脸,没想到这九尾猫第一天到他的地盘就欺负他的猫,以后可怎么相处呢?

    “喵喵喵!”云婠婠抗议。

    我下来可以,但大神你要保证香香这只猫不再咬我!

    千云当然不明白她胡乱叫唤是什么意思,眉头更是皱紧。

    他是神族正统,六界之中但凡有灵有修为的精灵神兽,见了他无一不臣服,九尾猫心智已开,甚至比香香还要聪明透彻,可为何半点不惧怕他?

    “下来。”千云再开口,拖了点鼻音。

    云婠婠听出了他的警告,看了看光芒四射的大神,又低头瞅瞅自己肚子上一圈圈的肥膘,好吧,自己只是个宠物而已,有什么资格跟他叫板。

    香香得了自由,戒备的对着云婠婠哈气,然后委屈的小跑到千云脚边蹭过来蹭过去。

    这算是恶猫先告状?

    “被九尾咬伤?”千云站在原地,垂下眸子看向脚边不停撒娇的香香。

    “嗷呜~”

    得到主人的关怀,香香委屈的更加起劲。

    “喵喵!”

    不是这样的!云婠婠九条尾巴全部竖起来,不受控制的炸毛,远远看去像极了孔雀开屏。

    千云并不理会云婠婠,反而将香香轻柔抱起,检查它身上的伤势。

    明明她被香香咬的更严重好吧?

    云婠婠委屈,哼了一声转头就走。

    “九尾站住。”千云意外。

    没想到这只猫不但不臣服他,还很有脾气。

    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那也太没面子了。

    “殿下,”一直静侍在一旁的无念开口:“是香香先扑过来撕咬九尾,当然,九尾也不甘落后。”

    听到无念的解释,云婠婠停了下来,算你说句人话。

    千云没有多少意外之色,他怎会不知道香香的脾性,只不过这九尾的性格,更需要慢慢磨。

    放下怀里的香香,他走到云婠婠面前,提着后脖颈便把她拎到空中。

    这差别待遇?!

    对香香就是抱的,对自己就是拎?

    云婠婠挥舞着四只胖爪表示抗议。

    “乖一些。”千云放缓声线,将她提到与视线平齐。

    突然和大神对视,那双凌厉慑人的眸子似乎要将她看穿,云婠婠莫名就心虚了,滴溜溜乱转眼珠不敢直视他。

    千云失笑,猫居然会有表情?看来这九尾,还有很多面值得他发掘。

    云婠婠正愣神,不知道千云将她这样提着要做什么。突然自脚心传来一阵暖意,低头一看,千云大手握住她的两只小肉垫,渡进一层层金光,那暖意就是从金光上散发的。

    这是在做什么?

    “你的伤,半日便可复原。”

    啊哈?大神居然为自己疗伤?

    云婠婠意外了。

    “自去玩吧,与香香好好相处,可懂?”千云将她放到地面。

    懂!

    云婠婠一阵点头。

    还未走远,便听到无念略微严肃的声音:“殿下,有一件要紧事禀报殿下。”

    “讲。”千云在梧桐树下一张榻上坐下,示意无念说下去。

    有八卦听?

    刚来到九重天,云婠婠可不想错过任何八卦。蹭到千云脚边乖乖坐好,两只耳朵竖的笔直,等待着无念的下文。

    “西音神女二十日前下凡历劫,却迷失了。”

    千云缓缓抬眸,带着不解之色:“迷失?”

    “迷失在万劫天枢,不知所踪,献黎星君告知卑职,请殿下拿个主意。”无念恭敬道。

    千云长指随意拈起一枚棋子,盯住桌上的残局,轻描淡写道:“关本殿何事。”

    云婠婠咂舌,哇,大神你真的牛,人家都求到你头上了,就这态度?

    “可……西音神女历劫归来便要与殿下成婚,如今迷失,殿下是否派人寻找?”无念见千云这幅不管不问的态度,有点为难。

    “那又如何?”千云手中终于落下一子,“她迷失在万劫天枢,可能掉落在任何一世,变成任何人或物,万世万劫如何去寻?”

    无念抿抿嘴,千云这态度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对这门婚事本身就十分抗拒。

    “那殿下的意思是?”

    “让献黎星君禀报父帝母后吧,此事,瞒不住。”千云手中落子不停,迷惑了近十五日的残局,今日终得解开。

    无念明白了,旋即离开院落。

    “九尾可听明白了?”千云瞧了瞧兴奋的云婠婠。

    “喵~”

    明白了啊,听的非常非常明白,看起来像个大神,其实就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居然对没过门的媳妇这副态度,她真替西音神女感到不值。

    只是她现在也没什么心思去操心别的事情,只想说一句,好饿啊……

    他在水晶宫是吃饱了,可她是水米未沾,再这样下去要饿瘦的!到时候还怎么碾压香香呢?

    云婠婠暼向远处另一棵梧桐树下的香香,并对它抛了个媚眼。

    香香胡须炸起,呲牙。

    “你想说什么?”千云见她神色恹恹。

    云婠婠傻眼,该怎么表达饿呢?

    上下左右看看,云婠婠发现了案几上的点心水果。

    嗯,在他面前吃几块,他肯定就明白自己想表达什么了。

    目测地面到桌面的距离,云婠婠后退几步以胡须丈量着,屁股扭来扭去蓄势待发。

    用力一跃,猫咪的本能让她腾空而起,完美的跳上了桌子。

    哗啦——

    千云黑脸。

    还差最后几子便可解开的棋局,就这么毁了……

    “你!”

    云婠婠跳上来就发现自己闯祸了,四只蹄子蹬翻了他的棋盘,只是已经这样了,要是还不吃些东西,万一挨罚被关小黑屋什么的,岂不是更加吃不到东西了?

    行动总是比脑子快,云婠婠准确无误的从碟子里叼起一块糕点,然后……

    像人一样坐着,双爪捧着糕点狼吞虎咽的啃起来。

    啊~舒坦,来神界这么多天了,她还是第一次吃到被加工过的食物,原来喵生的巅峰就是能吃到一口美食啊。

    九条大尾巴愉快的扫来扫去,凌乱的棋子哗啦啦掉落。

    千云的脸色由黑转青。

    ……真是岂有此理,殷川君居然如此阳奉阴违,竟敢饿着他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