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尧姬的阴谋

    云婠婠猛的窜上去,后爪蹬过尧姬身旁侍女的脸,借力荡到尧姬身上。

    “撕拉——”

    毫无意外的声音。

    云婠婠爪尖还带着朱红色的布条,不理会身后的尖叫怒吼,三窜两跳的逃离案发现场。

    “还愣着做什么,追它!”尧姬衣衫被云婠婠挠开,此刻捂着胸前气急败坏的推着身旁的侍女。

    而那侍女更惨,右脸生生被云婠婠挠开了花,她的气愤并不比尧姬少,答了句是便拼命的追过来。

    身后的白光穷追不舍,云婠婠后悔了,她没有半点修为,跑的再快也只能在地面上狂奔,而人家是用飞的耶!

    没跑多远便被那侍女拦住去路,随便捏了个法决就将她拎在手中。

    被掐住命运的后颈皮,用脚趾头也能感受到从尧姬身上传来的杀气。

    心头直骂自己,刚才干嘛那么斤斤计较,被仙女打两下也不是不能忍,走了就完了干嘛要还手呢?

    现在落在人家手里,傻眼了吧,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跑,接着跑。”尧姬阴森森开口,秀美的脸上布满森寒气息。

    “喵……”

    不跑了不跑了,美女我不是故意的。

    “容儿,给我剁了她的爪子!”尧姬扯了扯身上被挠成条的衣服,恶狠狠道。

    “是!”

    那个叫容儿的侍女非常自觉的死死捏住她两只前爪。

    云婠婠一个哆嗦。

    “慢着。”

    “仙子?”

    尧姬上前,随便在云婠婠九条大尾巴里抓住一条狠命一扯。

    啊!

    九尾痛连心,云婠婠被扯的差点昏厥。

    “哪有猫有九条尾巴的,真是碍眼的东西,剁了她的爪子,也顺便砍了她的尾巴,扔下九重天。”尧姬最后做了决定。

    我去?!

    我去你个……(口吐芬芳)

    还仙女呢,心思这么毒,连只猫都容不下?

    云婠婠开始手瞪脚刨拼命挣扎。

    容儿两只手抓住她四只爪子,倒提着钳住她。

    如果身下有一堆火,她现在一定已经上了烤架了。

    尧姬手中寒光又起,眨眼就多了把银色的匕首,挥刀便向云婠婠砍来。

    真是没想到,刚刚来到天庭就被咔嚓掉了,千云大神啊,本猫再也见不到你了!

    “尧姬!”

    熟悉的声音打断尧姬的动作。

    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瞬,云婠婠简直要哭出来,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被剁了,她在容儿的手中拼命挣扎。

    南殿下到来,容儿双腿发软,松开了云婠婠。

    得了自由,云婠婠哼哼唧唧的奔向木脸的千云,此刻看着这张面瘫的俊脸,怎么看怎么顺眼。

    抱住千云的小腿摇晃着他的衣摆,云婠婠不停的蹭他。

    “喵呜呜呜~”本猫受委屈了。

    千云并不理会腿上的挂件,转而抬眸看向狼狈的尧姬。

    “尧姬拜见南殿下。”尽量整理好凌乱破碎的衣服,尧姬泫然欲泣盈盈下拜。

    “怎么回事。”

    “回殿下,方才见此猫在莲池边蹲着,怕它惊扰了公主,我便想走近看个究竟,谁知它突然发狂,竟将我的衣服撕开,也抓花了容儿的脸。”

    几句话,将自己的恶劣行径抹的一干二净。

    呜呜~这不就欺负她不会说话吗,这个幺鸡!

    “嗯。”千云点点头。

    “还请殿下为尧姬做主!”

    扑通一声,那个幺鸡跪倒在地。

    你妹的,如果不是你先动手打我,我会还手吗?现在全都变成本猫的错了……

    “嗯,”应了尧姬一句后,千云转身回头看了眼云婠婠,“愣着作甚,跟本殿回去。”

    嗯?

    “殿下!”

    “此猫是本殿所养,该如何罚,不劳尧姬费心,本殿自有决断。”千云勾了勾手,示意云婠婠跟上,便再未回头。

    大神就是大神,想怎样就怎样,云婠婠有些飘,一路小跑跟随着千云的步伐远去。

    “殿下……”尧姬又恨又气又不甘心,跪在原地久久未动。

    “仙子,起来吧。”容儿欲扶起尧姬。

    啪。

    “滚开!”尧姬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过去。

    容儿脸上的伤本已凝固,被她一打,又流下血来,忍着泪水不敢多说一句,默默捂着脸。

    “仙子,我们回去吧……”容儿小心翼翼劝道。

    尧姬沉默一会,忽然道:“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可准备好了?”

    容儿正色:“都准备好了,只是仙子,真的要这么做吗?”

    “哼,”尧姬冷笑,“从我得知西音神女丢失的消息那一刻开始,我便知道机会来了,当然要把握住。”

    “可是……”容儿有些胆小。

    “没什么可是的,这等绝佳的机会,错过可就再没有了。”

    ——

    千云今日穿着白衣金袍,虽是常服,但行动间都是尊贵傲气。

    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直到一座精致的宫殿前停了下来。

    “不要再乱跑了,在这里等着本殿。”千云垂眸,颇有些睥睨天下的味道。

    有了刚才的教训,云婠婠点头不已。

    千云不再看她,迈入宫殿大门,里面传来一声声跪拜。

    “参见南殿下。”

    “公主在等着您……”

    云婠婠听话的在门口边缘溜达,蹲了半晌,也不是没有收获,从来去匆匆的仙女仙者们口中,听到不少八卦信息什么的。

    比如神帝看上某位重臣之女,后来神后出面,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而最有用的消息,当然是千云的身份了。

    神帝神后生有千云殿下和墨华公主。他是帝后独子,神帝没有后宫,也就是说,千云是九重天唯一的继承人,是神界的继承人。

    难怪此神这么拽,人家有资本啊。

    不过他还有个妹妹?那刚刚那些人提到的公主,就是墨华公主咯。

    云婠婠突然想起刚刚在莲池边听到的凤鸣声,后来尧姬又提到公主,难不成……那个活在别人嘴里的墨华公主就是凤凰?

    还是说墨华公主养了只凤凰,那就不得而知了。

    云婠婠以肉爪扶额,九重天执掌大荒长泽茫茫虚野,肯定还有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都是活了多少万年的神,她一个二十岁的凡人混在这中间,说实话,她感觉有点虚。

    “跟本殿回宫。”

    云婠婠一眼扫到了熟悉的金色发冠,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他出来了,只是进去一趟后,木脸的千云怎么升级成棺材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