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07章 好好过

    面目全非的四马路,仅余一条五六米的车道供车辆和附近小区的居民通行,路灯因为施工的缘故早就不亮,只有等远处建筑工地的射灯偶尔扫过来的时候,才能够模模糊糊看到前方的轮廓。

    发生事故的地方是位于四马路上的一处工地进出口,一辆渣土车打横停在道路中央,车灯闪烁,驾驶室空无一人。

    车祸现场人员很多,孙大同肩扛担架拉住一名处理事故的交警,问人在哪儿。

    交警指着肇事车的尾部,语气惋惜地说:“后车轮下方,人已经死亡了。”

    孙大同嘀咕了一声肯定死了啊,不然要他们来这儿干啥。

    “米果,我们过去吧,可以干活了。”孙大同冲着米果做了个手势。

    米果跟着孙大同过去,趁着孙大同和有关人员办理正常的交接手续时,她走到肇事现场,看能不能先做点什么。

    死者横躺在车底,看不清脸,一只手里握着一只打翻了的保温饭盒,米果闻到了肉汤的味道。

    因为车轮的碾压,死者头部严重变形,淌出的血迹染红了地面。凭着穿着和鞋子,她确定死者是一名年纪稍大的妇女。

    隔离带之外,有群众在围观议论。

    “倒霉啊,出这档子事。”

    “这女的听说是附近小区的住户,退休了,一个人住。”

    “人据说挺不错的,厨艺特别高,退休前是国营饭店的厨师。我小孙子就特别喜欢吃那里的小笼包子。”

    “真是太惨了,头被碾爆了!”

    “吓死我了,出事的时候我就在对面,听说人的头压爆了,我的腿当下就软了。”

    米果的膝盖也跟着软了一下,地上平平的,没有坑洼,可她就是没来由的,突然之间,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

    恰好看到这一幕的孙大同骇然叫道:“米果——”

    翌日。

    一场淅淅沥沥的冷雨拉开了A市雨季的序幕。

    殡仪馆遗体整容室。

    气氛格外凝重。

    “情况就是这样,你们看看,有谁能为死者做修复整容。”郭台庄看了看馆里有资质证书的整容师们,目光里充满了期盼。

    若不是他的手受伤不能接触整容器具,而米果直到现在还无法接受岳渟川的小姨已经去世的残酷现实,他怎么也不会求到同行的身上。

    房间里沉闷寂静,和郭台庄眼神接触的人,都纷纷垂下了头。

    王秀娜暗暗吸了口气,鼓足勇气说:“郭师傅,不是我们不帮忙,而是我们实在没那个本事啊。”

    整个殡仪馆,放眼望去,除了郭台庄和米果之外,谁也没能耐接这么高难度的遗体修复任务。

    王秀娜有心无力,难过地说:“要是一般断腿断脚之类的,我也能做好,可,可那是头颅复原啊,郭师傅,你最清楚我的能力,我做不来的。。”

    “是啊,郭师傅,我们做不来啊。”

    同事们纷纷讲出实话。

    郭台庄闭着眼睛叹了口气,他扶着额头,思虑片刻,说道:“还是我上吧。没别的法子了。”

    “那怎么行!郭师傅,您的手才缝了针!”王秀娜惊呼道。

    郭台庄低头看了看包裹着纱布的右手,“慢点来,应该可以。”

    王秀娜正想出言劝阻,却看到对面的郭台庄表情一僵,紧接着,有人低喊道:“米果——”

    真是米果。

    立在门口的米果依旧穿着昨天赴宴时的连衣裙,不过已经不复平整。过度悲痛和熬夜使她看起来格外憔悴,眼袋看起来十分明显,嘴唇上有被牙齿咬破的痕迹,就连鼻子,也是红通通的。

    她看到郭台庄,干涸无神的眼睛里又迅速涌起泪光。

    她扶着门框,语声嘶哑但是坚决地说:“师父,我来为小姨整容。”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

    要知道,他们做遗体整容师的,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说是规矩有点夸大,其实就是个人之常情,那就是不为自家亲人整容。

    因为亲手为亲朋好友收殓整容,那种心情是别人永远无法理解的。再说了,面对熟悉的亲人,悲痛已经要把他们击倒了,哪里还有勇气继续工作呢。

    更何况,米果面对的,还是一具残损严重的遗体,她能扛得住吗?

    郭台庄冲米果招招手,示意她先进来。

    米果低着头走进整容室,郭台庄拉开椅子,“坐下歇歇。”

    他转过头,“散了吧,今天的事,给大家添麻烦了。”

    “您别客气啊,抱歉的是我们。”没帮到忙的同事们过来安抚了一下米果,就都各自散了。

    王秀娜倒了两杯热水放在桌上,“我先进去干活了,你们聊着。”

    郭台庄把热水杯塞进米果的手里,“喝点水,熬了一夜,你看你憔悴的。”

    米果低头喝了口热水,可是久久没能抬起头来。

    最后,郭台庄叹了口气,手放在她的头顶,压了压,“孩子,想哭就哭出来吧。”

    看得出来,米果和岳渟川的小姨关系匪浅,不然的话,也不会半夜三更哭着把他从家中叫到殡仪馆来。

    见到遗体的那一刻,他的心情也不能做到像往常一样的平静,因为那是米果看重的亲人,看到痛不欲生的i米果,他的心里特别的难受。

    米果一直在哭,哪怕岳渟川赶过来后抱着她,把她脑袋扣在怀里,不让她再看那团血肉模糊的尸体,可她还是不能镇定下来。

    郭台庄知道,米果是被刺激到了,她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所以,表现出来的就是令人心疼怜惜的一连串的反应。

    “师父。”米果抬起头,漆黑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我能行,您就放心吧。”

    郭台庄想说什么,可他看到米果眼中的坚决和勇气之后,又把劝说的话咽了回去,“好吧,师父陪你。”

    因为杜宝林的遗体修复难度很大,所以米果在完成了当天的整容化妆任务之后,才和师父郭台庄再次走进工作间。

    这算是她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一次整容修复任务。

    由于杜宝林的头部被车辗爆,骨头碎裂、脑内物质几乎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一层破裂的皮还连着身体。。面对这样一张支离破碎的脸,米果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拿起了整容工具。

    对缺损的头部进行填充。

    进行伤口缝合。

    完成脸部整形,做面部化妆。

    服装和整体形象的整理……

    没等最后一道程序结束,郭台庄就被米果从工作间‘赶’出去了。

    她熬了多久,师父就跟着熬了多久,她自己都要累瘫了,那年迈的师父还不得更累。

    郭台庄摇摇头,拉开工作间的门。

    没想到门外居然立着一个人。

    郭台庄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面前这位仓惶后退,一脸哀戚悲痛之色的女人竟是岳渟川的母亲,杜宝璋。

    郭台庄卸下口罩和手套,指着米果的椅子,说:“你坐那儿等吧,很快就好了。”

    杜宝璋说了声谢谢,在椅子上坐下。

    郭台庄去洗漱台洗手,消毒,然后拿了一个一次性纸杯接了热水,放在杜宝璋面前。

    “你是小岳的妈妈吧。”

    杜宝璋点头,“是的,里面。。里面的遗体是我妹妹。”

    “我知道,米果昨晚上告诉我了。”郭台庄看看强忍泪水的杜宝璋,安慰说:“请节哀,你妹妹的后事还得你来操心张罗。”

    许是这番话勾起了杜宝璋的悲思,她呜咽一声,泪水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

    “她是来为我送汤才被车撞了,是我,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宝林啊。。我,我就这一个妹妹,以后,我上哪儿去找她说话呢。”

    杜宝璋啜泣道:“我知道,是我固执不肯同意渟川和米果的事,才让她也跟着一起操心劳神。我要是早答应了多好,这样,宝林也不会死,我儿子。我儿子也不会这样恨我了。”

    岳渟川和杜宝林感情深厚,她这个做母亲的一直都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宝林出事之后,儿子几乎没跟她说过一句话,刚才也是把她送进来,就躲出去了。

    郭台庄劝慰道:“孩子难过也是正常的,等过阵子,就会好了。你不必过度自责。”

    “不!是我错了!郭师傅,是我糊涂啊。我要是早早就能明白感情的事不能强求的话,我说什么也不会拦着他们的,还有米果,她真的是一位好姑娘,不单对我心无芥蒂,还对宝林,对宝林如此的精心。是我老眼昏花,错勘贤愚,被执念蒙了心智,才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我对不起宝林,对不起米果,更对不起我的儿子。。”杜宝璋一时情绪激动,痛哭失声。

    郭台庄叹了口气,正不知如何劝说的时候,岳渟川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的神色还算镇定,不过,眼底未曾褪去的哀痛混合了讶然之色更显黑眸深邃幽静。

    杜宝璋看到他,哭声压抑了几分,“渟川。。”

    岳渟川抿了抿嘴唇,脚步缓慢地走过去,手盖在了母亲柔弱的肩上,“妈,以后,我们好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