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章 夏小姐还真是邋遢

    夏若惜觉得裴亚爵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只好接过钥匙包和信用卡。

    裴亚爵说道:“密码是130301。”

    夏若惜眉头猛地一蹙,那一天,是她逃婚的日子。因为当天逃得很落迫,折腾到第二天她才顺利出境,所以,她清晰地记得那个日子。

    原来裴亚爵也记得那个日子,大概是因为那天于他来说太丢脸了吧?唉!

    又听到裴亚爵冷声道:“夏小姐,今天是9月15日,我的婚礼定在明年3月1日,这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我要求你每天照顾好我的饮食,并策划好我的婚礼,我随时查看进度,不过份吧?”

    夏若惜皱了皱眉,她以后还要照顾他的饮食?这一点,她当然是不情愿的。

    但是想了想,只是五个半月的时间,她就订一下外卖,比起四年前她给他留下的烂摊子,的确是不过份的。

    她看裴亚爵一双眸子看紧她,等着她回答,仿佛只要她一个回答不好,下一刻他的坏脾气就会跳出来作祟。

    她立即冲裴亚爵灿烂一笑,答道:“不过份,我会为您订好外卖并筹备好您的婚礼。对了,您对婚礼有一个大致的预算吗?”

    “没有!”裴亚爵冷声答。

    “那不管花多少钱,您只要看到效果满意就行吗?”夏若惜再问。

    “嗯。”裴亚爵应了一声,看一眼夏若惜,他又补了一句,“有些地方,需要按我的要求来!”

    “好的,不知道您有哪些方面的要求?您可以告诉我。”夏若惜暗暗庆幸,有要求就好,总比她像只无头苍蝇要强多了。

    下一刻,却听到裴亚爵冰冷的声音响起:“想到了我再告诉你!”

    夏若惜:“……”

    好吧,她就不该对他抱有太大的期望。

    “订餐吧!”裴亚爵不耐烦的语气,他复又坐进沙发里,拿起遥控调到财经频道,之后,他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国际财经报导。

    夏若惜打了电话订餐,打完电话,她就尴尬了,她还不知道自己住哪个房间呢?

    她看一眼裴亚爵,侧脸流水一般的线条,使他看上去越发帅气与矜贵。

    看他一双眼睛盯着电视,十分专注的样子,她突然觉得在这种时候打扰,实在是不太礼貌。

    裴亚爵却突然侧过头来,冷冷一笑,鄙夷道:“四年前不折腾着逃走,现在我就是你老公了,用得着这样偷看?你住二楼右手第二个房间!”

    “哦。”夏若惜如释重负,立即拉着行李箱去二楼。

    行李箱挺重的,上楼梯只能拎上去,她有些吃力地咬牙将行李箱拎上去。身后又响起裴亚爵的声音:“四年前你要是没有逃婚,现在我就会帮你拎箱子!”

    夏若惜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四年前她要是没有逃走,在自己家里干嘛还要拎行李箱?

    可是,她怎么可能不逃呢?她爱的人,又不是他!

    夏若惜将行李箱放好以后,又检查了一下床铺,一切都是新的,很干净,这一点让她很满意,她虽然没有严重的洁癖,但也不愿意睡别人睡过的床单!

    她将窗户打开来,使房间透气,再坐了一会儿,掐着点,算着外卖快要到的时间她再下楼去,免得与裴亚爵单独相处显得尴尬。

    下楼以后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外卖便送到了。

    夏若惜立即将外卖取了进来,然后整齐地摆放在餐桌上。

    裴亚爵专注地看着电视,一动不动。

    “裴大少,可以吃饭了!”夏若惜终是忍不住喊了一声。

    裴亚爵这才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少顷,他走到餐桌前坐下,看着夏若惜,冷笑道:“吃饭前不洗手,夏小姐还真是邋遢,幸好四年前你逃婚了!要不然,我就要和你这样不讲卫生的女人过一辈子!呵呵……”

    夏若惜:“……”

    这个男人说话真的好刻薄,他未婚妻怎么受得了他?

    见夏若惜不说话,裴亚爵开始吃饭,他吃得很慢,举止尊贵而优雅。

    夏若惜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吃饭可以吃得这么好看。

    没吃几口,就听到裴亚爵嫌弃的语气道:“难吃!”

    话音落,他便放下筷子,起身往楼上走,一边说道:“我处理工作,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我!”

    夏若惜立即应得好痛快:“好的。”

    她会去打扰他?别开玩笑了!

    她还想着今天晚上睡觉要怎么反锁门以后再拉柜子将门堵起来,免得他像昨天晚上一样暴怒地想要侵犯她。

    因为纠结这个想法,夏若惜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个男人竟然都不用去公司上班的吗?

    夏若惜吃好以后,默默地收拾好餐桌,之后便将自己关进房间,她迅速将电脑拿出来,然后准备上网,她得上网搜一些婚礼筹划相关的案例来参考。

    看到房间里没有网线,她傻眼了。

    之后,电脑右下角便跳出一个小三角,提示着:请输入wifi密码。

    夏若惜咬了咬牙,在房间里打转,那个男人才说了没有重要的事不要去打扰他,于他来说,wifi密码这种事,当然只是小事了。

    算了,不麻烦他,她用手机4g网络搜索案例,再用电脑离线来做方案好了。

    裴亚爵的书房里,他靠在大班椅里,唇角噙着一抹笑。wifi密码这种小事,也许她会选择使用4g网络而不麻烦他。但是,以为这样就不用见到他了?

    他拨通助理蒋宇的电话,吩咐道:“今天早上让你订的那批糖果盒以及糖果,现在送到别墅这边来!”

    挂断电话以后,裴亚爵拿起桌上的钢笔,轻轻地转动着。

    昨天在公司处理这批文件的时候,他觉得合同条款漏洞百出,今天再看着这些条款,突然就觉得顺眼了起来,只是想要从他这里赚取一点小利益,有舍才有得嘛。他毫不犹豫地签下自己的大名。

    半个小时以后,蒋宇亲自带人送了几卡车糖果及糖果盒过来,进不了门,一直在外面按着喇叭。

    几辆车子的喇叭声响得十分刺耳。

    砰砰砰——

    夏若惜听到踹门的声音,她立即起身去开门。

    门口,裴亚爵怒气冲冲地瞪着她,厉声质问道:“为什么不下去开门?”

    夏若惜:“……”

    她实在不理解这个男人又发的哪门子脾气?

    裴亚爵的声音更冷冽了:“难道你以为你来我家是当少奶奶来了?”

    夏若惜只好辩解:“我没有这样认为,可是,我并不知道外面是您的客人啊!而且,您也说了,我只负责订外卖和筹备您的婚礼啊!”

    裴亚爵突然身体微微一矮,他吃痛地伸手捂住腹部,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您怎么了?”夏若惜看裴亚爵脸色不对,立即问道。

    “不用你管,去开门!”裴亚爵命令夏若惜。

    “好吧。”夏若惜下楼去开门。只是开门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他至于气到肚子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