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005章 不能丢了白家的脸

    白浅沫穿着一身黑色睡衣,左手端着一只白瓷茶杯,右手插在裤兜里,姿态慵懒的斜靠在扶梯上。

    淡淡的目光落在那一家三口身上,略冷的眉梢微微轻扬了一下。

    她正在倒时差,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就已经到了晚上。

    觉得口渴,下来准备倒杯水喝,没想到撞见了眼前这一幕。

    她到无所谓,就怕这一家子见她突然下楼,会觉得尴尬。

    于是,白浅沫没有主动上前,径直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水。

    转身,上楼!

    “浅沫,晚饭已经好了,你哥哥刚好也回家了,咱们一家四口一起吃个晚饭吧。”

    白康言率先看到了离去的白浅沫,及时叫住了她。

    根据中午短暂的接触,白康言觉得这个女儿只是话比较少,人也有些冷,但总体上来说,还算礼貌。

    而且,她刚回家,如果家里人都对她表现的很不热情,只怕她心里会渐渐产生自卑。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白康言还是很希望尽快让这个女儿融入家庭里。

    白康言开口招呼白浅沫,其他人似乎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白夕若脸上的笑意有些僵。

    白洛禹看了白夕若一眼,随即移开目光朝着楼梯上那抹高挑清瘦的背影看去。

    这时,白浅沫缓缓转过身来,视线漫不经心的瞥了白洛禹一眼。

    “好!”

    在看到白浅沫那张绝美的脸后,白洛禹清透的眸底荡起一丝波纹。

    是错觉吗?

    为什么这个亲生妹妹会觉得有些眼熟?

    ……

    一家五口坐在餐厅。

    白洛禹将一个精美的包装盒放在白浅沫的面前。

    “浅沫,欢迎回家。这是我从M国给你带的礼物,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白浅沫眸光微垂,朝眼前紫色的包装看了一眼。

    随即缓缓拆开了外面的那层包装纸,里面赫然是一个黑色的真皮盒子。

    打开盒子,一条做工精美的水晶手链赫然出现,在餐厅水晶吊灯的照耀下,白色钻石闪着璀璨的光。

    “谢谢!我很喜欢。”

    嘴上说喜欢,白浅沫的目光却依旧很淡。

    “喜欢就好。”

    白洛禹俊逸的脸上微微闪过一丝诧异。

    当时挑选这条水晶项链,是觉得他这个未曾谋面的妹妹毕竟从小生活在农村,买其它高奢品她也不见得会知道价格。

    既然要送礼物给她,还是应该送一件她一眼就知道昂贵的东西。

    但让他没有想到,白浅沫看到这条价值六位数的水晶项链,神情竟然没有丝毫的起伏。

    白洛禹眸底略过一丝淡笑。

    这个妹妹,似乎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就在白浅沫将真皮包装盒重新盖上时,白洛禹的目光突然落在了白浅沫的手腕上。

    确切说,是手腕上那块手表。

    上流社会的人对手表有一份执念,各种高奢手表的品牌系列,这个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关注到。

    白洛禹自然也不例外。

    当看到白浅沫手上那块手表时,他一眼就看出是PIAGET旗下至尊系列。

    这款手表全球限量只发售十块,每一块都有所不同,价值均在五千万以上。

    而白浅沫手腕上带的这一块,更是至尊系列里的女皇款。

    以蓝色钻石镶嵌为主,整个款式大气高雅。

    听说这块手表所用的原石,是来源于去年德克萨尔拍卖会上的“上帝之眼”。

    当时“上帝之眼”的拍卖价高达九千万美金。

    并且,这块女皇款手表还是出自世界第一巨匠,乔布特老爷子之手,所以价格最终敲定以一亿八千万美金售出。

    至于买走这块手表的人却身份成迷,至今无人得知。

    所以,这块女皇款的手表,也被称为全球最贵的奢饰品之一。

    自然仿造的假货也是络绎不绝、参差不齐。

    白洛禹上扬的嘴角冷了些。

    他最看不起的就是,买不起奢饰品,却非要买一块仿真品来寻求心理安慰得人。

    以白浅沫的出身和所遇的环境,只怕连她手腕上带的这款手表的来历都不清楚。

    带这种劣质仿真品,只能说明她有很强烈的虚荣心。

    夕若就绝对不会这样。

    刚刚因水晶项链而对白浅沫升起的一丝好感,荡然无存!

    白浅沫并没有多费心思关注白洛禹。

    自然也不知道此刻白洛禹的心里正在暗戳戳给她打分。

    白康言和韩宋妍却已经看出了白洛禹的心思。

    其实,他们也早就发现白浅沫手腕上带的那块劣质手表。

    “浅沫,我看你似乎很喜欢带手表,不如明天让你妈妈陪着你去买一块吧。”白康言提议。

    韩宋妍也点头赞许:“正好看看还缺少什么,明天就一起买了吧。”

    白浅沫左手拿着筷子,吃了一口白饭,这才漫不经心的答:“不用,我不缺什么。”

    她对生活质量本就没什么要求,女孩子喜欢的那些玩意儿,她更是提不起一丝兴趣。

    白康言低咳一声,温和的劝慰:“还是和你妈妈一起去逛一逛吧,也能让你们母女之间增进感情。”

    听到白康言这番话,白夕若握着筷子的手指,不由的一紧,指腹因为用力而泛起青紫色。

    她低垂着眸,一言不发的吃饭,长睫遮掩下的眼底,一片漆黑。

    白浅沫微微拧起眉心,沉默了几秒钟,目光淡淡的看向白康言。

    “不好意思,我明天有事要出门一趟。”

    “啪!”

    一双筷子狠狠放在桌面上,筷子的主子正徘徊在爆发边缘,力气不由的大了些。

    韩宋妍冷着一张明艳的脸,眸底冒着怒火。

    “浅沫,我和你爸爸都是为了你好,你手腕上带的这块手表不太适合你,明天我抽空陪你一起买一块更好的,就这样。”

    韩宋妍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

    在白家,白康言宠着她,子女又都乖巧懂事,从不用她费心。

    所以,她在教育子女上,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

    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生活里的白浅沫,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决不能让这个女儿丢了白家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