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二章 不配为乔家人

    乔蓁却对他眼中的风暴视若无睹。

    她是看出来了,如果眼前的妖孽男子真有能力对她做什么的话,是根本不会在这里与她废话。

    恐怕他和自己一样,都是处于‘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状态。

    乔蓁不在乎这个比喻是否恰当,安静的空间,让她紧绷的心情得到一丝放松。等到药力一过去,她就能从容离开这个地方。

    至于今日之仇……

    乔蓁轻垂的双眸中将心思隐藏干净,没有让对面的男人察觉到她眸底一闪而过的冷厉。

    被昏黄灯光笼罩的俊美男人,为什么不能动。乔蓁懒得问。

    在心中无所谓的笑了笑,抬起头,她眼中的光芒平静了许多:“今日萍水相逢,你给了我一个庇佑之所,这份恩情我记下了,来日必报。”

    ‘呵!’

    宋砚沉因为乔蓁略带江湖气的话,无声而笑。

    这个笑中的含义,似乎带着三分兴致,七分戏谑。“报恩?”

    听出男人语气中的揶揄,乔蓁也懒得解释,只是说了句。“信不信在你,我不喜欢欠人情。”

    在乔蓁说完这句话后,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名字。”突然,男人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似询问,却又如同霸君般不容拒绝。

    “嗯?”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乔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在抬眸对上男人变得戏谑的眼神时,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只不过,她这一停顿,却让男人变得咄咄逼人起来。“不是说报恩?”言外之意,是她不留下自己的信息,他需要她报恩的时候,该去找谁?

    “乔蓁。”

    乔蓁大方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乔蓁?”

    这个拥有昳丽俊美容貌的男人口中,如低吟浅唱般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乔蓁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羞耻感。从而,也让她不小心忽视掉了男人语气中突然多出的一丝玩味。

    仿佛,他不是第一次听过这个名字。

    乔蓁侧耳贴在门上,努力的听着门外的动静,也同样在判断自己身体恢复的情况。

    喝下去的东西,不是什么特别厉害之物,应该是助兴的东西。经过新陈代谢之后,身体的不适已经在逐渐减轻。

    当然,这也是因为乔蓁意志力惊人,死死的抵御住了药物的侵蚀,否则换一个人来,恐怕早已经沦为他人玩物了。

    “等我体力恢复了就会离开。”没听到男人说话,乔蓁想了想,又解释了一句。

    男人凝视着藏在黑暗中的单薄身影,片刻后,才不带情绪的‘嗯’了一声。

    之前隐隐出现在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但实际上,宋砚沉心中清楚,之所以会消失,是因为眼前这个叫乔蓁的少女一直以来表现出的态度。

    哪怕,她身体受到药物支配,哪怕她可能处于危险之中,哪怕她与一个成年的陌生男子独处一室。她都不见一丝惊慌,没有表现出与外表一样的狼狈,从头到尾都是那么风轻云淡的样子。

    甚至,不曾‘求救’!

    宋砚沉有些奇怪。一般的女生,遭遇到这样的情况不是应该感到害怕吗?或者,在看到他之后,又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央求庇护?她明明惊艳了他的这张脸,却没有像其他那些女人一样,抓住一切机会靠近。

    不得不说,乔蓁的反应让宋砚沉感到有趣。

    尤其是,知道她就是乔蓁之后。

    一直注意着门外动静的乔蓁,没有留意灯光下宋砚沉一闪而过的探究表情。

    ……

    在申市的商圈名流之中,乔氏算是一个新兴家族。说他新兴,是因为他从申市三流家族进入二流家族,甚至如今徘徊在一流和二流之间,只花了不到20年时间。20年不短,但对于一个家族的成长来说,却很短了。

    此刻,夜色深沉,不见星光朗月。在乔家的别墅宅院里,却传来了一声怒喝。

    “这都几点了?人呢?”

    怒吼之下,乔家的仆人都躲得远远的,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被水晶灯照亮的奢华客厅中,沙发上坐着两个女人,一位贵妇,却风韵犹存。另一位,长相与她有几分相似,容貌娇美,楚楚动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站着的中年男子,虽然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些痕迹,但却无损他的俊朗。

    只不过,他现在的表情带着阴沉和狰狞,让人不敢靠近。

    “好啦好啦,你先消消气。蓁蓁又不是小孩子了,回来晚点有什么关系?”坐在沙发上的贵妇,与亭亭玉立的少女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才站起来走到盛怒的丈夫跟前安抚。

    “哼!野性难驯。这才回家多久,就不把家里的规矩放在眼里。”乔元珅的心情并未好转,眼神里更是多了几分厌恶。

    “你也知道她才刚回来,肯定会有些不适应,习惯就好了。”高敏放软声音,保养得很好的手,在乔元珅胸前轻抚顺气。同时,还不忘提醒,“你声音也小点,生怕爸妈不知道蓁蓁还没回来吗?”

    “我这个做父亲的,难不成还要替女儿遮掩?”乔元珅眼底一片阴郁。若是乔蓁在外面胡混,丢的可是他的脸面。

    突然,他看向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少女,难看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依依,你知不知道你妹妹去哪了?”

    被点名的乔依,单纯无害的脸上露出一丝纠结和担忧。

    这样的神情,被乔元珅敏锐的捕捉道,立即逼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乔依轻咬了粉嫩的下唇,低下头不敢去看父亲的犀利的眼神。

    那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乔元珅刚刚压下去的火气再度升高,“说!”

    “爸……”乔依抬起头来,眼眸中升起一层雾气,更显得可怜柔弱。

    她这个样子,让乔元珅对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后悔,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高敏劝了一句,“依依你若是知道蓁蓁去了哪就说出来,别让你爸担心。”

    在这声劝说下,乔依才仿佛下定决心道:“我只是听蓁蓁提过,今天有朋友请她去久尊会所玩。”

    “什么?”乔元珅听到乔依的话,再度暴怒。“久尊会所?那是她能去的地方吗?朋友?她才刚刚回到申市,能有什么朋友!”

    而在心中,乔元珅对乔蓁的印象更差,甚至已经认定这个刚寻回来的女儿已经做出了让他丢脸的事。

    “自甘堕落!她不配做我乔家的女儿!”盛怒之下,乔元珅直接出口。

    ------题外话------

    宋砚沉笑:“要报恩?”

    某蓁信誓旦旦:“当然,我不喜欢欠人情。”

    宋砚沉笑得像狐狸,“简单,那就以身相许吧。”

    某蓁惊恐,“大叔,我们不约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