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五章 何为家人?

    谁也没有想到,今晚的乔家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一贯强势的乔家当家人,会被找回来的女儿如此针锋相对。在这一刻,凡是目睹了父女二人争执的人,心中都不由得响起一个声音:‘还真是父女!’

    乔蓁的容貌,更多的继承了自己母亲。

    但是,在脾气上,恐怕连她都不知道隐藏着父亲的那种强势。

    在父女僵持的时候,魏榕松走过来,将乔蓁拉退了几步,想要解除这场对峙。“好了,非要在家里大呼小叫的吗?”

    说完,魏榕松又对高敏道:“还不快带依依去看看?”

    “是是是。”这个时候,高敏所有的心思都在女儿的脸上,哪里还想要继续耽搁?她扶着乔依离开,却还不忘在背过众人视线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乔蓁一眼。

    高敏自以为自己的动作无人察觉,可是却不知道乔蓁的五感超于常人,敏锐的捕捉到了她眼里的狠厉和厌恨。

    乔蓁垂眸一笑,浑不在意。

    看来,这个从她一回来,就扮演着热心继母角色的人,也并不是真心的欢迎她回来。

    这个家……

    乔蓁缓缓抬眸,视线缓缓从每个人身上扫过,父亲的狰狞,祖母的心疼,祖父的若有所思,她也没有忘记看向躲在暗处的那个小人影。

    被乔蓁眼神扫到的乔之恒心中一惊。‘她发现我了!’

    12岁的他有一种偷窥被抓住的窘迫,下意识的就转身离开,趁大家不注意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至于家中发生的事,他还是个孩子,与他何干?

    “爸,我没事。你别自责,也别怪蓁蓁。”在被母亲拉走之时,乔依还不忘看向乔元珅说了一句。

    这样的话,让乔元珅心中更加内疚,有了乔依这样的对比,他更是看不上野蛮无礼的乔蓁。

    呵!

    差点忘了,这个家里还有一个喜欢扮演白莲花的姐姐。

    乔蓁无声而笑。今天收获匪浅,让她看清了这个家的很多东西。

    “依依快走吧,你的脸耽误不得。”高敏在一旁着急催促。

    乔依压下心中的不甘,咬唇委屈的对乔蓁道:“蓁蓁,听姐姐一句话,别再惹爸爸生气了好吗?”

    那一副善良得为旁人着想的样子,有谁会说她不好?

    就连乔世博这浸淫了商场一辈子的老人,都对这懂事的孙女欣慰点头,和颜悦色的劝道:“依依快去看看伤吧,咱们乔家是搞药业的,有上好的消肿药,别担心。今天是你爸爸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谢谢爷爷。我怎么会怪爸爸?”乔依流露出感激之色。

    “乔依。”突然,乔蓁开口。

    乔依的表情僵硬了一下。

    她觉得乔蓁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有些凌厉,刺得她皮肤发疼。但她还是强挤出温柔的小脸,轻声的问:“怎么了?蓁蓁。”

    乔蓁倏地一笑,乔依却觉得那笑容极冷。

    “乔依,你有对大家说我为什么去久尊吗?”

    突来的一问,让乔依脸上的笑容差点维持不住,却不得不回答乔蓁的问题。“不、不是有人约你吗?”

    听到这句话,乔蓁垂眸轻笑。

    有些事她目前还不确定,但是她能肯定的事,今晚的局,乔依是知情人。

    ‘果然啊!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能把人看得太善良!’乔蓁在心中喟叹了一句。

    今晚的事,她不打算再解释什么了。

    乔蓁的反应,让乔依害怕极了。她怕久尊里的那几个家伙,是不是在乔蓁面前说漏了什么,又怕乔蓁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更怕乔蓁会咄咄相逼。

    但是,乔蓁之后却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她悄悄捏紧的拳头都有些发抖起来。‘不就是一个在乡下长大的野丫头吗?凭什么有这样的气势?凭什么让她感到害怕?’

    同时,乔依也对自己的反应厌恶极了。她才是真正的乔家大小姐!不是什么乔蓁!!!

    “乔蓁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做错了事,还想让你姐姐替你隐瞒?”乔元珅冷静下来后的语气,却是极度的冷漠。

    乔蓁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乔元珅举起的手,早在魏榕松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收了回去。此刻见乔蓁的样子,心中的火又有恢复的趋势,“你这是什么态度?”

    “好了,吵了一晚上,还嫌不够吗?”魏榕松心疼乔蓁在外受苦了那么多年,将她维护在自己身后。对儿子说,“蓁蓁才刚回来,受了那么多苦,这名流圈里的规矩慢慢学,总会学会的。今晚上既然没出什么事,就别再揪着不放了。”

    说完,她拉着乔蓁,也不理乔元珅阴沉的脸色,上楼回房。

    今晚布得那么好的局,都让乔蓁逃出来了,真是运气好!

    乔依看着乔蓁的背影,心中不忿。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导致乔蓁平安无事的回来,她必须要去打听清楚才好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在思考中,乔依也被高敏带走。

    客厅里,最终只剩下了乔世博和乔元珅父子二人。他们对视了一眼,最终乔世博开口留下了一句话,“认亲的宴会先缓缓,乔蓁回来的事,也不用对外说。”

    乔元珅双眸微微一缩,立即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立即顺从的道:“是,父亲。”

    ……

    久尊会所。

    宋砚沉所在的房间,在乔蓁离开后不久,再度打开。进来的人,快步走到他面前,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用特殊工艺制成的锦盒,精致而华美。

    “先生,我把药取回来了。”他单膝跪在宋砚沉面前,态度异常恭敬,仿佛是在拜见君王一般。

    打开的锦盒中,是一粒桂圆大小的褐色药丸。

    他把药丸取出,带着一种虔诚的态度,把药丸递到了宋砚沉嘴前。

    宋砚沉微微张口,将药丸含入口中,等待药丸化开的时候,他眸色幽深的落在面前的人身上,好听的声音缓缓响起:“宋泗,去领罚吧。”

    刚刚取回药的宋泗,“???”

    ------题外话------

    宋泗:“先生,宝宝觉得心里有点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