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七章 一道红痕 (求收求评)

    “谁说我是和她有婚约?”

    视频中,纪筠文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起来。

    乔依露出怯怯的柔弱模样,眼神却是感动的。“筠文哥……”

    “依依,我的未婚妻,我只认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根本不会承认乔家的这桩婚约。”纪筠文深情的凝着她,不允许她的退让。

    “可是……”乔依感动中,却依然犹豫。

    纪筠文在心中轻叹了一下,似乎知道她在担忧什么。轻声安慰,“依依,你放心,一切都交给我。我一定会把你娶进纪家,成为为名正言顺的妻子。”

    “筠文哥谢谢你。”乔依流露出娇羞的神色。

    那楚楚可怜,柔弱拂柳的模样,看得纪筠文心中一动,眼神都变得暗沉了些。好在,他克制住了自己,柔声的道:“好了,依依。你先休息吧,明天我来找你,有什么事我们当面说。”

    “好。筠文哥晚安。”乔依柔顺的点头,又羞怯的对着视频中的人吻了一下,才匆匆挂掉了视频。

    视频中的女孩,害羞得挂掉的画面,让纪筠文发出一声宠溺的轻笑。

    结束了与纪筠文的视频,乔依脸上的娇羞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得意。

    高敏看到女儿这个样子,眼底的欣慰更浓。“看来,筠文是被你吃得死死的了。那我们也就不用太担心那死丫头了。”

    提及乔蓁,乔依得意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她提醒母亲,“别忘了,当初纪家和乔家的婚姻,提及的是乔家的女儿。而我……”她讥讽一笑,“在其他人眼中,我只是乔家养女罢了。”

    高敏见女儿不高兴,忙安慰,“依依你不要这样说自己。你看看现在整个申市谁不知道你才是乔家的千金?而且,你还是巨星辉的台柱子,未来的国际巨星呢。更何况,筠文喜欢的是你,而不是那个毛都没长齐的死丫头。”

    见女儿不说话,高敏又继续安慰。“你不用担心,你以为那在乡下住了那么多年,没有教养,粗俗不堪的野丫头能轻易进入纪家那样的家族?”

    这句话,让乔依阴沉的脸色稍稍有些缓和。

    “对了,今晚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都安排好一切了吗?”想到今晚的事,高敏的表情也阴郁下来。

    乔依皱了皱眉,眸色微冷。“我也不清楚在久尊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程刘二人也太废物了。一切都给他们布置好了,却让人给逃了回来。”

    高敏惋惜的叹了一声,又恨得牙痒痒的道:“真是可惜了,本来一切都算计好了。如果按照计划发生,今晚就能让那小贱种永无翻身之日。到时候,就能让乔家对她失望,再让你爸把她丢到国外去自生自灭,只剩下一个纨绔少爷,根本威胁不到你和之恒的地位。”

    母亲的话,让乔依的眸光闪了闪。她没有去附和母亲的话,只是冷声说了句,“这次算她命好,下一次就不会那么走运了。”

    随即,她笑了笑。“不过,今晚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让爸对她反感失望,又让筠文哥对她心有芥蒂了。”

    “还是我女儿聪明。”高敏也笑了起来。

    母女二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

    哗啦啦——

    浴室里的水声不断,乔蓁站在花洒下,任由温热的水冲刷自己的妖娆有致的身躯。

    即便还差几个月才满18岁,但乔蓁的身高和身材依然充满了女性的魅力。紧致的肌肤,没有一丝赘肉,腰腹部还有着明显的马甲线连接着笔直的大长腿。皮肤也细腻得如凝脂一般,吹弹可破。

    她面对着光洁的瓷砖墙面站着,水流冲击她的脊背,朝两边的腰窝汇聚。

    浴室里布满了水蒸气,在她的皮肤上晕染了一层淡淡的红。

    ‘乔之升可能会跑去久尊的消息,是乔依不经意透露出来的。还有那个未知号码发过来的包厢号……被下药的水,混乱的场面,还有明显被人引来的警察……’

    乔蓁闭着双眼,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冷笑。在心中鄙视自己,‘果然是过起了安逸的日子,连这么拙劣的算计都没看出来。’

    睁开眼,乔蓁看向抵着墙面的双手,十指在她的注视中,缓缓的收紧。体内受到阻碍的力量,还有经脉传来的一阵阵刺痛,让她不得不放松双臂,露出苦笑。

    这么久了,还是不适应啊!

    习惯了强大的力量后,突然变得一无所有,真的会让人沮丧。

    今晚的事——

    乔蓁关掉花洒,随手拿起一张干净的浴巾包裹自己的身体,缓步走向镜子前。

    如果一切都按照对方的计划,那么今晚上她不仅会被人糟蹋,还会被带入警局。那个时候,乔家会容忍她这样一个有辱门风的人吗?

    站在镜前,乔蓁抬手抹掉镜子上的水雾,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向镜中的自己,眸光清冷而平静,难觉喜怒。

    不过,此刻她的视线却被自己心口位置上的一道红痕吸引。

    红痕不大,只有指甲那么长,很细。就像是描绘在身体上的一条红线。而且,颜色已经逐渐变淡,或许再过几日,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是,这样细小的伤痕,却让乔蓁微微皱起了眉头,眼里也出现了一丝凝重。

    这道红痕是怎么来的?

    她记得很清楚,是在三个月前的那一次事件中,被割伤。她明明感觉到在被割伤时,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体内,可是事后进行了全面检查,却没有丝毫发现。

    乔蓁的手指慢慢轻抚上了红痕,湿润的唇也缓缓紧抿起来。

    本该被她遗忘的事,今天却在她被下药之后,躲在那房间里休息时,让她感觉到了异样。

    以她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在那么短时间内代谢药物。可是,在那个时候,她却感觉到了身体中多出一股力量,在帮助她把药物排除……

    ------题外话------

    拥有大长腿的小姐姐!

    23333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