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二章 种子发芽了

    流枫公馆是几十年前的建筑,风格独特,中西结合。

    进门之后,就是一种庭院幽深的感觉。

    纪筠文走进去后,在心中默默估算。这样一栋房产,如今在申市恐怕市值就是好几个亿。他这个小舅舅,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想想他的巨星辉娱乐公司,纪家和乔家的注资也只是一个亿,还比不上他舅的这套房子。

    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啊!

    心中叹息了一声,在踏入茶室的时候,他已经收敛好心神,每次要见到宋砚沉的那种忐忑又冒出来了。

    紧了紧手,纪筠文很想擦掉掌心冒出来的汗水。

    茶室清香,除了焚烧的香料之外,还有着茶香。

    纪筠文跟随母亲身后走进去时,就看到了男子随意的坐在榻上,不着鞋袜,一身棉麻纯色的禅服潇洒恣意。

    抬眸望去,就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正拿着茶壶,往茶杯里倾到,褐色的茶水顺着壶口泄下,为安静的茶室带来了磬磬流水之声。

    顺着长臂往上,那张昳丽妖孽的脸,就出现在了三人眼前。眉眼口鼻,宛若精心雕刻般,找不出一丝瑕疵。轻抿的唇,微微扬起,明明在笑,却让人感到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没有穿西装的他,少了几分肃然和禁欲,但在香料的袅袅青烟之下,他依然美如谪仙,不似凡人。

    在榻上,还随意丢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一看到那副眼镜,纪筠文眉梢就是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太美好的回忆。

    “三姐请。”宋砚沉放下手中茶壶,对宋姿兰邀请了一下。

    宋姿兰自身的气势,在他面前收敛得干干净净,从善如流的坐在了宋砚沉指定的位置,双手郑重的捧起了面前的茶杯,丝毫不敢流露出半分错处。

    她私下取笑自己儿子,但自己在这位弟弟面前,又何尝不紧张呢?

    宋砚沉抬眸看向纪筠文,微微一笑。

    没有说一句话,却让纪筠文脊背一冷,冒出一片冷汗。

    “筠文怎么了?这么紧张。”宋砚沉靠着榻,俊美无俦的脸上似笑非笑,宛如天生的君王般,让人畏惧。

    “没,没什么。”纪筠文不敢去擦额头上的汗,只能低头小声说,“只是、只是太久没有见到小舅舅了,有些激动。”果然啊!在他这个舅舅面前,所有的心理暗示和准备都是假的!假的!!

    纪筠文内心有些悲愤,那么多年过去了,他在他小舅舅面前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

    宋砚沉凝着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嘴角的笑容加深,恩赐般的说了一个字,“坐。”

    “谢谢小舅舅。”纪筠文如蒙大赦般,赶紧坐在了自己母亲身边,眼神依然不敢乱飘。

    “三姐今日怎么有空来了?”宋砚沉随意的交谈。

    宋姿兰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将手中的茶杯请放在桌上后才道:“你来了申市,我做姐姐的怎么能不来看看?砚沉,这次你打算在申市停留多久?”

    “三姐有事?”宋砚沉不答反问。

    宋姿兰斟酌了一下,才小心开口,“嗯,是这样的,下周是你姐夫的生日,家里举办了一场生日会,届时若是你还在申市,有时间的话可愿来坐坐?”

    宋砚沉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盯着宋姿兰笑。

    那笑容,让宋姿兰坐立难安,脑子里反复的回忆刚刚说的那番话有没有什么错处,会不会惹恼了宋砚沉时,宋砚沉突然开口了。

    “既然是姐夫的生日,我当然会去。”

    宋砚沉答应了!

    这个消息,让宋姿兰心中一喜,总算是完成了丈夫的交代。想想,她这个丈夫也是够没用的,既想要让宋砚沉出现在生日会上撑面子,自己又不敢亲自来请。

    但是,宋砚沉接下来的话,却让宋姿兰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我记得,筠文与乔家的千金是有婚约的吧。”

    宋砚沉怎么突然关心起纪家和乔家的婚约?宋姿兰脑子里飞快的想着,而纪筠文更是心中一紧,猜不透小舅舅突然提到这件事是什么意思。

    “是、是有这回事。”宋姿兰知道宋砚沉既然问了出来,就是已经有把握了的。所以也不敢隐瞒,但还是解释了一句,“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当初筠文和乔家的千金都还小,现在他们都长大了,能不能在一起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

    留下这条后路,还是因为宋姿兰无论是对乔依这个养女,还是乔蓁这个真千金都不是很满意的缘故。

    听完她的解释,在母子二人忐忑之中,宋砚沉却意味不明的说了句,“也是,这都什么年代了,不流行父母包办婚姻。”

    “???”宋姿兰。

    “???”纪筠文。

    母子二人悄悄对视一眼,都不明白宋砚沉话里有几层意思。但纪筠文心中却悄悄松了口气,起码这样看来他舅是不打算干涉他的婚约大事的。

    他有信心搞得定他父母,却没有信心搞得定他舅啊!

    ……

    御河名苑,已经临近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乔蓁却还大喇喇的顶着日头爆嗮。

    她这古怪的行为,惹得躲在树荫下走过的路人,都纷纷侧目,投来好奇的眸光。

    眼神里,丝毫不加掩饰的表达了两个字‘傻X’!

    “……”乔蓁内心有些无奈。被这样爆嗮着,她不仅没有觉得难受,反而觉得心情愉悦?甚至,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

    这是什么怪癖???

    为什么她以前不知道?

    被阳光照得有些晕眩,乔蓁闭了闭眼,突然想起了那梦中的场景,瞬间,她眼前就出现了那埋有金色种子的浅坑。

    周边的大地,再次出现了龟裂的痕迹,就好像之前的水份被蒸发或吸收了一般。

    然而,令她惊奇的是,泥土埋着的浅坑中,竟然冒出了一点点泛着金芒的绿色。

    这个发现,让乔蓁猛地睁开眼睛,眸底一片光芒闪烁。她突然觉得,自己身体里可能发生了一些她不理解的,神奇的事!!!

    ------题外话------

    乔蓁:“我身体里有一粒种子!我会不会变成植物人?我的头顶会不会长出枝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