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五章 来自乔蓁的报复 (求收求评)

    “啊——!”

    惨叫声响彻整个停车场上空。

    也好在,把车停在这里的人,此刻大多都还在夜场中狂欢,所以这刺耳的尖叫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唯一被眼前一幕影响的刘少安,在程俊发出惨叫的时候,浑身打了个激灵,一席冷汗下来,酒也醒了一半。

    “我艹!”

    “我的手!”

    刘少安和程俊,一进一退。进的人,是被乔蓁的狠辣激怒,赤手空拳扑上来想要抢夺棒球棍。退的人,则是手骨断裂的痛,让他下意识的后退保命。

    然而,两人的表情却都是同样的扭曲狰狞。

    面对扑上来的刘少安,乔蓁双脚间的步伐动都未动。

    两个醉汉,又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她会怕?

    棒球棍挥舞得极快,在刘少安扑过来的时候,就狠狠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将他扑过来的身体直接打趴下。

    “嗷——!”刘少安惨叫一声,之前被激怒暴起的勇气也瞬间如潮水般退去。

    不过一个照面,两个大男人就各自受伤,而乔蓁则握着棒球棍,神情依旧淡定。

    举起的棒球棍在手掌中轻拍,乔蓁迈出一步,靠近了两个站都站不稳的男人。

    “你特么谁啊?”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敢打我们?你特么不想活了!”

    莫名被揍的程刘二人,眼中有愤怒,有恐惧。

    可惜,乔蓁这次来是为了报仇,而不是废话的。她根本没有回答两人的意思,再次迈出步子,手中的棒球棍也举了起来。

    嘭嘭嘭——!

    “嗷嗷嗷————!”

    棒球棍声声入肉,两人的惨叫声在停车场上此起彼伏。

    ‘噗嗤!’

    停车场内,与此相隔一段距离的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里,传来一声低沉的轻笑。透过车窗,车里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乔蓁手中挥舞着棒球棍打人的样子。

    而事件中的三人,却根本不会察觉到在这辆车里,正有人藏匿于暗中偷窥。

    宋泗坐在驾驶位上,听到自家先生的笑声,表情有些古怪。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在先生的笑声中听出了几分愉悦?

    但是,他更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要在这里偷窥?

    “先生,我们现在走吗?”宋泗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

    “不急。”宋砚沉戴着金丝边的眼镜,一手撑着下巴,靠着车窗饶有兴致的看着窗外的斗殴。戴上眼镜的他,利用那薄薄的镜片遮挡了几分妖孽的容颜,却也让他增加了几分书卷气。只是,那一身笔挺合身的西装,衬衣一丝不苟的扣着,让他仍然有一种禁欲的气质。

    不急?

    “……”宋泗有些不明白。刚才先生不是不愿多待,所以才寒暄了几句,就借口离开的吗?

    怎么到了停车场后,反倒不急了?

    不过,无论宋泗心中再怎么疑惑,他也不敢违背宋砚沉的命令。

    不急就不急叭!

    宋泗沉默下来,看向窗外,继续偷窥外面的打斗……唔,或者说应该是单方面的虐打。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真想不到两个大男人居然被一个女生打得嗷嗷叫。

    “这女生力气不小啊。”看了一会,宋泗下意识的说了句。

    打了足有好几分钟了,挥舞着棒球棍的女生脊背依然挺拔,脚步不见虚浮,双臂也依然稳健,呼吸更是平缓,这可不是一般女生能比得上的体力。

    “只是这样打下去会出人命吧?先生,我们要不要报警?”宋泗说着,转眸看向了稳坐后排的宋砚沉一眼。

    但是,后面的男人,只是抬眸给了他一个淡淡的眼神。

    宋泗顿时脊背一凉,沉默的扭过微僵的脖子,咽了咽口水继续保持沉默。

    车内的‘偷窥’并未影响到乔蓁。把地上蜷缩成团的两人打得只能发出‘呜咽’声后,才把棒球棍放下,抵在地面上,居高临下的看向地上的两人。

    吱——!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再度响起,让程刘二人惊恐的缩成一团。

    他们浑身上下都被打得剧痛难忍,可是神志却越发的清晰起来。身上的每一处痛,都让他们清清楚楚的记得眼前的人对他们做了什么?

    而在他们眼底,只剩下一片恐惧之色。

    “呜呜……”

    抱成团的两个大男人,居然低声哭了起来,仿佛是受到了蹂躏的娇花。

    而乔蓁的靠近,更是让他们感到绝望和恐惧。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他们怕不是会被打死在这里吧?

    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惹到了这个煞星!!!

    走近的乔蓁突然弯下腰,伸出手。

    “嗷嗷——!”

    还未触碰,两人就拼着最后一口气发出了尖叫。

    乔蓁伸出的指尖微微弹了一下,却没有停留,在两人惨烈的叫声中,摸出了刘少安身上的手机,直接播出了120电话。

    “您好,这里是申市120急救中心。”

    电话立即接通,里面传出一个好听的女声。

    “……”刘少安。

    “……”程俊。

    这神特么是几个意思?

    两人惊恐的看向眼前遮掩口鼻的少女,却不敢轻举妄动。万一,棒球棍再次落下来他们怎么办?

    “喂?您好?”没有人说话,电话里的女声再度开口。

    乔蓁帽檐下的眉梢微微一挑,把拨通的电话按下免提后,丢在刘少安身上,提着棒球棍转身就走,十分的干脆利落。

    “喂喂?”

    电话里的女声再次催促起来。

    刘少安盯着少女的背影终于回神,对着电话扯着脖子喊道:“老子被人打了,快派车来救我!”

    “好的,先生,请告诉我您现在的地址……”

    ……

    车里,宋砚沉已经看不到少女离去的背影,只能看到被揍得很惨的两个人对着电话一通咆哮。

    从头到尾,突然出现的黑衣少女,没有发出一个声音,吐出一个字。

    打完人就离开,简单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就……就这样走了?”看完了一场戏的宋泗,有些不明白。“她就不怕事后遭到报复吗?”

    “不怕。”宋砚沉难得心情好的解释了一句。

    嗯嗯嗯?

    宋泗不明所以的转眸看向自家先生。

    宋砚沉却玩味的笑了起来,“恐怕,她巴不得这两个家伙找上她,再打一顿呢。”

    “……”宋泗表示听不懂。

    ------题外话------

    宋泗(流泪):“我觉得,未来的主母可能有点残暴。我为我家先生表示深深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