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闻渊的第二颗扣子

    几乎是同一瞬间,闻渊原本淡漠的眼神倏地转冷,直直对上祝溶难掩兴奋的神情,他眯了眯眼,眼底满是寒光。

    前一日头疼的记忆忽然浮出来,祝溶面上的兴奋瞬间多了几分忌惮,她悻悻然收回视线。

    季明近在眼前,自然把祝溶这片刻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他看到祝溶那瞬间亮起来的眼睛,以及紧接着类似于羞赧的逃避。

    季明顿时皱眉。

    他还以为这个草包真的转性了……原来是他想岔了。

    祝溶的确是对他开始保持距离了,却原来是看上了他表哥闻渊。

    季明和闻渊的关系圈子里很少有人知道,季明也不愿让人知道,不想借闻渊的名气和影响力,可他比圈子里这些人都了解这个表哥。

    从小,闻渊就和一般的小孩子不一样,季明清楚的记得,他小时候顽皮的像只猴子,谁都不怕,可偏偏看到这个表哥就发憷。

    随着他们一日日长大,闻渊的与众不同越发明显。

    他完全就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从小成绩全优,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哪怕是出身豪门,身上却没有任何富家子弟的不良习气,极致的自律,对自己严苛到可怕。

    季明当初不相信,还曾经借故偷偷把表哥的书房卧室齐齐搜寻了一遍……然而,里面没有任何年轻人应该有的类似于小片片一类的东西。

    闻渊根本不像他的同龄,反而更像是一个冰冷严苛,没有半分缺点的长辈。

    原本二十岁的时候姑父也就是闻董事长就打算让表哥进入公司开始磨炼,逐步掌权,闻渊也做的很好,年纪轻轻却手段不凡,无论做事还是御下,老辣的根本不像个年轻人。

    他们的圈子里,这个年纪的都还在赛车泡妞,闻渊却已经和长辈一样在商场叱咤风云,身边更是没有半点桃花,那几年,圈子里还偷偷传过,说闻渊喜欢男人。

    季明对此嗤之以鼻。

    喜欢男人又如何,以闻家的家世,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季明一直觉得,他表哥就像是天生完美的未来财阀模板,生来就是为了继承闻家的商业帝国,至于别的方面,他就是莫得感情的机器!

    可没人想到,毫无预兆的,闻渊忽然放下公司事务进了娱乐圈。

    这件事当时轰动了整个京圈。

    季明根本无法想象,这个未来财阀继承人竟然会忽然跑进这个圈子来……他没办法想象闻渊取悦大众的情景。

    事实证明,闻渊也没打算走取悦大众的路线。

    一部电影就让他斩获大奖,更重要的是,这背后没有任何财力加持,他完完全全是依靠自己的能力……起初还有质疑这是富豪来玩儿乐,可后来这些声音全部被大众打脸。

    闻渊的实力有目共睹,他是当之无愧的影帝。

    而除了大荧幕,他从不参加任何综艺之类的娱乐活动……也没人能勉强他,也是因此,他反而成了圈中的传奇,最不可撼动的神!

    而现在,这个当初对他死缠烂打的女人,却对着闻渊满脸花痴……

    忽视了心里那种隐隐的不爽,季明冷笑:“我劝你惜命。”

    祝溶回头不解:“嗯?”

    “闻渊……他不是你能冒犯的,你敢对他像对我那样试试,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

    祝溶顿时急了,连连摆手:“不敢不敢,你别乱讲,我对陛下只有敬畏,绝对没有别的想法!”

    未来妖王若是想知道,这里任何一个人任何一句话都逃不过他的耳目,这季明是想害死她吗?

    这是未来妖王,鸿蒙之主,她疯了么敢动别的心思!

    季明却有些惊讶于祝溶对闻渊的称呼。

    陛下……这是粉丝对闻渊的尊称,圈子里的人也许会拿这个打趣,却没人这么称呼,毕竟,这会显得自己有点……跪舔的嫌疑。

    可祝溶面上的敬畏不像作。

    季明狐疑:“你是他的粉丝?”

    祝溶连忙点头:“对对对,粉丝,纯粉丝,十分尊敬爱戴的那种。”

    季明哼笑了声:“这样最好了。”

    自始至终,白芷柔都在一旁垂着头默不作声,很是柔顺的模样。

    祝溶打了个哈哈走开到一旁开始默默计划要怎么去跟妖王碰个面,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免得她下次还要冒着被秒的风险用搜神术。

    这边,闻渊进来后便和一些剧组的主创在一起寒暄。

    他虽然为人淡漠,却又极有涵养,待人从不失礼,和几个人站在一起说话时虽然疏离却不会显得高高在上。

    寒暄完,闻渊便被小费带着往后边的休息室去,季明连忙带着白芷柔追了过去。

    “闻先生。”季明在这种场合从不会叫闻渊表哥。

    闻渊停下来,季明便带着白芷柔过去,冲他无赖一样笑嘻嘻:“闻先生,我跟你介绍下,这位是白芷柔小姐,也是《辰仙缘》的女主,她这次可给你赚了不少钱……芷柔,这位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白芷柔努力笑的大方,让自己不显得小家子气,可听到这里还是一愣。

    她之前都不知道,这部剧的投资方竟然是闻影帝。

    眼前的男人太过耀眼,白芷柔呼吸都小心了几分,她努力让自己的脊背挺得笔直。

    “闻先生,您好,很荣幸今天能认识您。”

    季明在旁边不断朝闻渊使眼色,眼底带着撒娇和恳求。

    闻渊看了他一眼,然后便是转向白芷柔:“很高兴认识白小姐,白小姐演技不错,希望今后还会有合作。”

    白芷柔激动地手指都蜷缩起来,她努力稳住,笑的热情又得体:“谢谢您,如果有机会再合作,我会非常荣幸。”

    闻渊点点头,转身离开。

    等到他背影消失,白芷柔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站在那里,宛若神祗一般,高贵冷然不可侵犯,却又让人心跳加速。

    白芷柔忽然想起网上对闻渊的评价:禁欲!越禁……越欲!

    “啧,你们难道没听过一句话,每个女人都想解开闻渊衬衫的第二个扣子。”说话的是几个名媛中的一个。

    自从闻渊进来,这些眼高于顶的名媛们终于露出迷妹的神色。

    可她们比别的人更清楚闻渊的背景,所以也更加敬畏,更不敢贸然上前,只能凑在一起过过嘴瘾。

    听到这句话,几个小姐都低笑起来。

    的确,闻渊的衬衫永远都是一丝不苟,一个褶皱都没有,扣子每次都扣得整整齐齐一个不差,整个人冷冰冰的满身都是禁欲气息。

    可越是禁欲,反而会让人忍不住往另一个极端去想,忍不住想要想象,这样高冷不可侵犯的闻渊,若是情动,衬衫凌乱,两眼泛红……该是何等撼人心魄的情形。

    也是因此,才有了那句话:每个女人都想解开闻渊衬衫的第二颗扣子。

    一名千金小姐掩唇低笑:“我就不想解他衬衣扣子……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只想解开他裤子……”

    其余几个先是一愣,接着便是吃吃笑起来,打趣说话的那个:“你好骚哦。”

    “哎呀,彼此彼此……”

    祝溶恰好从不远处路过,狐狸的耳朵让她把这句话听的一清二楚,然后便是咂舌。

    这些人类,忒不知道死活。

    要是她们知道妖王的本体是什么模样,她就不信这些人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见没人注意,祝溶转了个弯进了走廊里面,然后便是朝那道气息所在的位置走去,最后,停在一个休息室门外。

    想了想,她抬手敲门……没有反应!

    “闻先生?”祝溶开口。

    依旧没有回应。

    感知到里面没有别人,祝溶想了想,伸手推开门……

    下一瞬,一道强横的力量卷来,她猝不及防就被卷了进去,像是要被卷进漩涡里。

    那漩涡里的气息,极为危险。

    祝溶头皮翁的就麻了,她本性乍现,蹭的就往屋顶蹿去想要逃离,可刚蹿起来,一只手蓦然拽住她就把她扯了下去,她下意识立刻反击……可接着又忽的想起什么,她这才猛地停手。

    那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找上来,闻渊原本已经要下死手,可接着却发现对方忽然不再反抗。

    “陛下……”

    闻渊皱眉。

    祝溶急急开口:“我是鸿蒙山的狐狸,被派出来保护您的……”

    千万别跟她动手,她头还有点疼呢!

    鸿蒙?

    闻渊听都没听过,可手上的动作却停了一瞬。

    他完全不担心对方耍什么花招。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白费心机。

    两人都停了下来,也同时看清了彼此。

    闻渊那张极具冲击性的面孔近在咫尺,金丝眼镜分明带着几分矜雅,可眼镜后的眸子却极为阴冷危险。

    祝溶小心翼翼拿出自己的小牌牌:“我是合法入世,真的是来保护您的。”

    而此时,闻渊也认出来。

    是前一阵闹得沸沸扬扬说是喜欢季明的女人……这女人是妖!

    “先生……”小费急匆匆赶来,可刚到门口,看到里面的情形,他顿时惊呆就在那里。

    房间里,从来没正眼看过任何一个女人的他家先生,正和一个女人紧挨在一起,一手抓着那女人白生生的大腿,另一只手掐在她脖子上……那女人则是拼命向后仰着,神情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