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我最讨厌的,就是狐妖

    “……我没有线索,所以昨天才用了搜魂术找您,然后您就知道……我被反杀了。”

    祝溶闷闷道:“我说完了。”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闻渊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冷冷看着她。

    祝溶则是一改平日的趾高气昂,垂首站在那里,像个听教导主任训话的乖宝宝。

    她是识时务的狐狸,该横的时候横,该怂的时候怂!

    她巴拉巴拉说了大半天,可闻渊始终没有开口……半晌过去,就在祝溶以为闻渊不会出声的时候,就听到他冷冷道:“鸿蒙,妖王……我没听过。”

    祝溶顿时急了,反手拿出一个银色的铃铛:“不会错的,这是您在鸿蒙妖王殿里的东西,师父让我拿着来分辨气息的。”

    闻渊瞬间坐直,看着那铃铛,眉头紧锁。

    那上面,的确是他的气息……

    他忽然就想到了那个困扰他多年的梦境。

    祝溶担心他还不信,无奈,只能拿出杀手锏:“那个,师父还让我看过您本体的图,您本体是黑龙对不对?”

    闻渊刷的抬眼。

    祝融讷讷道:“师父说,您快要历劫了,担心有什么危险,所以才派我下山来的……现在您信了吧?”

    闻渊不发一语。

    他的确遇到些问题,只是……没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八岁一次被绑匪追车,他的车翻落下悬崖,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却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一条黑漆漆的……长虫。

    那时他看不到,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直到后来才搞清楚。

    后来又机缘下加入降魔司,他才知道,自己可能不是人……只是借身投了人胎。

    眼前这女妖的话他没有全信,终归以后总会搞清楚,只是……

    “保护我……就凭你?”闻渊淡淡出声。

    祝溶还没来得及高兴自己终于让对方相信,接着就听到自己被质疑的话,她顿时就急了。

    “我很强的,在鸿蒙山打架就没几个人能打赢我,否则也不会是我被派来!”她认真解释:“只是陛下你太强,所以觉得我……不是那么强。”

    她一本正经道:“也许平时您不需要我,可等到历劫的时候,您就会变得手无缚鸡之力,到时候您就知道我是多么重要了!”

    “哦。”闻渊淡淡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祝溶对他漫不经心的反应有些失望,她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被重视,可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安慰自己。

    等到他历劫的时候,就知道她有多强了!

    “你和季明是怎么回事?”虽然那个表弟不讨喜,可到底是亲戚,他不能冷眼看他被一只狐妖缠上。

    毕竟,成了精的狐狸不是说说的,真要引诱一个普通男人,很可能不费吹灰之力。

    祝溶还不知道闻渊和季明的关系,只是,未来妖王问,她自然是要答的。

    她把祝大小姐酒后受刺激冲动自杀,然后她为了借她的身体不得不答应对方三个条件的的事告诉了闻渊,只是在说到季明的时候,她说了自己答应祝大小姐让季明爱上她,没说后半段,因为她自己都觉得有点幼稚。

    这应该也不算欺瞒……

    闻渊淡淡道:“你倒是好说话。”

    祝溶立刻站直,满脸认真:“师傅说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反正除了保护您我也没别的事,没关系的。”

    闻渊淡淡瞥了她一眼。

    不知是不是错觉,祝溶觉得自己像是被鄙视了,可下一瞬,就听到妖王再度开口。

    “季明是我表弟。”闻渊缓缓靠在沙发上,眼看着这只狐狸的神情瞬间呆滞。

    “表、表弟?”祝溶干巴巴,无比庆幸自己刚刚说一半留一半的明智。

    要是小妖王知道她打算让表弟爱上她,再踹了她……她整只狐狸都要不好了。

    下一瞬,她就听到闻渊淡淡道:“所以,离他远点。”

    祝溶愣愣开口:“可是……”

    闻渊凉凉抬眼,祝溶没说出口的话戛然而止。

    “我知道狐妖擅惑,所以,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对他用什么妖术。”

    祝溶下意识就想分辨,她原本就没打算用术法,用书法的话根本就不算数的。

    可就在这时,她就听到闻渊凉凉出声:“还有,我最厌恶的妖族……就是狐妖。”

    祝溶顿时呆住,怔怔看着他。

    闻渊的眼神格外冰冷:“你可以走了。”

    祝溶愣愣的,却又同时顿时松了口气。

    若是一般女人,在被人这么冷言冷语后很可能已经待不下去,或者要置气离开了。

    可祝溶这几千年都在鸿蒙,鸿蒙还是维持着自古以来的等级制,所有妖族都对妖王有着从骨子里透出的服从和敬畏,也是因此,闻渊对她这么冷言冷语和明显排斥,她也只是有些失落和懊丧,并没有太过气愤。

    蔫头耷脑的准备出去,她猛地想起什么,又急急道:“那个,陛下,咱们留个联系方式,你再给我下您的地址呗,不然平时我找不着您。”

    妖王隐藏了自己的气息,除非他动手气息泄露,否则她就只能用搜神术加强版找他……太危险了,废头!

    闻渊淡淡道:“不需要。”

    说完,他阖上眼示意祝溶离开。

    祝溶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耷拉着脑袋转身出去,可走了几步又忽然想起来。

    她已经知道妖王是谁,要查他的住址什么的,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她顿时心情又好了起来,一改方才蔫头耷脑的模样,踩着高跟鞋蹬蹬蹬朝外走去。

    那狐狸没在他面前隐藏气息,等到狐狸走远了,闻渊才缓缓睁开眼,眉头微微蹙起。

    鸿蒙山……妖王,他听到这些他从未听过的东西,却没有丝毫的诧异,仿佛从骨子里就已经相信了这些。

    更重要的是,刚刚那只狐狸。

    刚刚动手碰触到她的一瞬,重复了无数次的梦境中的情景毫无预兆一闪而过。

    恢弘却昏暗的宫殿,厚实的地毯……寂静中充满禁忌感的粗重呼吸,他看到黑色的长发散落在地毯上,他身下按着一人,却什么都看不清,只是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里那极致的爱欲和浓浓的绝望……还有铺天的恨意。

    这个梦已经出现很多年,可每一次,那么浓烈的爱恨和蚀骨的爱欲却依旧让他心惊。

    也是因此,在清醒的世界里,他从未有过情感上的波动。

    他觉得自己的所有情感都在那梦里世界耗费的一干二净……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清过对方的脸。

    而今天,一只狐妖,却忽然让他想起那个梦境。

    难道,这是他以前在鸿蒙时候的记忆,被这只鸿蒙来的狐狸引出来了?

    闻渊忽然想起刚刚动手时他掐着对方的腰臀将她制住的情景。

    原本只是动手时候无意识的动作,可现在,他却忽然感觉手心似乎还残存着那柔软滑腻的触感。

    还有那狐狸惊恐畏惧的眼神……

    闻渊眯了眯眼,随后,起身往外走去,神情已经恢复成以往的冰冷淡漠。

    历劫?手无缚鸡之力?

    他倒是很想看看他手无缚鸡之力是什么模样!

    祝溶离开宴会回到祝家时,祝家爹妈还没从公司回来,祝淮那个二世祖也不知道野去了哪里,见到祝溶回来,安姨迅速把夜宵摆上来。

    那种宴会就不是吃饭的地方,回来当然要好好吃点东西。

    祝溶自己坐在那里吃,一边吃一边有些忧愁。

    这妖王好像真的很不喜欢狐狸的样子……大家都是妖,干嘛还搞歧视的。

    她原本也不喜欢鸡啊,可还不是跟鸿蒙山那只花母鸡相处的挺融洽的,怎么能带有色眼镜看妖呢!

    算了,喜不喜欢都不重要,她是有任务的,只要把妖王保护好,让他顺利历劫,然后给自己换个鸿蒙山上的洞府……就这么简单。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祝溶很快就想通了。

    妖王目前看来还不需要她的保护,若是到了历劫的时候,动静大,她自然会发现,所以,倒也暂时不必非要凑上前去惹妖王烦她,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除了勾引季明这件事得放一放之外,不是还有别的。

    也是凑巧,第二天下午,祝溶就收到了试镜通知。

    是她托季明联系的那部权谋剧的女配。

    不得不说,这季明虽然看女人的眼光不怎么样,人品却没问题,答应了就做到。

    隔天一大早,艾青和小武就来接了祝溶前往试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