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王妃有空间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0012 找秦王告状

    陈钧自认是个温文有礼的端方君子,最不待见的就是苏锦璃这种一言不合就开打的。

    毕竟,他打不过啊!

    所以他向来讲究的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谁知道,偏偏遇上了苏锦璃这么个奇葩。

    不仅一言不合就打人,嘴皮子还特别利索,小嘴巴一张,就给他和徐瑛按了一长串的污名。

    简直就是专门来克他的!

    陈钧心中不悦,又觉得徐瑛太过没用。

    一张口就给人递把柄,现在还被人打成了猪头,简直有碍观瞻。

    天龙国颜控不少,陈钧刚好就是其中一个。

    虽然厌恶苏锦璃嚣张跋扈,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苏锦璃看起来比徐瑛顺眼多了。

    只可惜,这人显然不好对付。

    现在还给他泼了满身的污水。

    他要是不做点什么把这身污水给抖干净了,名声可就坏了。

    读书人最重名声,尤其是他们这种清流。

    他要是坏了名声,不仅前程要受影响,家族也得受累。

    所以,必须把污水泼回去!

    然而,苏锦璃会给他机会吗?

    苏锦璃一看陈钧要反击,当即冷笑一声,一把将他推开:“所谓芝兰玉树的陈公子,原来也不过如此。”

    陈钧大怒:“阁下如此咄咄逼人,张口便要污蔑陈某的名声,还真是好大的威风!”

    “污蔑?不过是近日听闻陈家姑娘心性歹毒,将一个小姑娘推进结冰的水池,害得人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看不过眼罢了。”

    苏锦璃义正言辞,掷地有声地说道,“你若是对本公子有什么不满,大可去找秦王告状。

    本公子不才,乃是秦王府上幕僚,平日最看不得你们这种仗势欺人之事。陈家身为清流,养出来的姑娘居然如此歹毒,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说罢用力一甩斗篷,快步走了出去。

    笑话,刚刚才欺负了人,不走难道等着对方反击回来吗?

    她又不傻!

    平安一脸懵逼地跟上她,上了马车后才忍不住问道:“姑娘,你什么时候成了秦王府上幕僚?”

    苏锦璃无语:“骗他们的而已,你也信?”

    别人不知道,平安还能不知道吗?

    居然连这种鬼话也信。

    平安傻眼:“那你让他们去找秦王告状,万一被拆穿了呢?”

    苏锦璃更加无语:“你觉得他们敢去吗?”

    秦王是什么名声?

    他那名声比她都要糟糕透了,陈钧那种喜欢躲在背后算计人的伪君子,会有胆子去找秦王告状?

    最多不过是找人传传流言,给秦王的“好名声”再添一笔罢了。

    离开后,苏锦璃又去逛了其他书肆,故意挑了不少书,全堆在了马车里。

    平安本来就是一根筋,看到这么多书早傻眼了,哪里记得住苏锦璃到底买了哪些书?

    苏锦璃要的就是这个。

    除了买书之外,她还买了一些笔墨纸砚,五花八门地全堆在一起。

    保险起见,她逛了不止一家书肆,每家都买了一点。

    这一通买下来,手里的钱也花了不少,看得平安心疼不已,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死活拉着苏锦璃不肯让她再多买。

    “公子,今天已经买了很多了,以后再买吧!”

    那么多书,花了好多钱呢!

    苏锦璃早就清点过原主的小金库,心里有数。

    原主还是有点钱的,可一花起来她就发现,这钱还真是不经花。

    不算首饰玉器那些的话,原主的小金库里有一百二十五两八钱的现银,十两黄金,另外还有两贯铜钱,十贯宝钞。

    苏锦璃买下来就发现,笔墨纸砚都卖得挺贵,书本也不便宜。

    一本书,最便宜也得好几十文。

    贵的就不好说了。

    所以很多穷书生们买不起书,宁可出点纸墨钱抄书。

    不少书肆乐得赚个名声,都会提供这样的服务。

    如此一来,书生们可以花更少的钱得到一本书。

    如果他们愿意帮书肆抄书,还能赚点辛苦钱。

    就是很耗费功夫。

    坐在马车里,平安看着角落里那堆书,还忍不住心疼:“这么多书,得好多钱呢。”

    说完埋怨地看了苏锦璃一眼,觉得她花钱太厉害。

    苏锦璃不禁有些心虚。

    她今天出来的时候带了不少钱,买了书和笔墨纸砚后,就把十贯宝钞,两贯铜钱,还有二十两的现银全花光了。

    可这能怪她吗?

    分明就是物价太贵!

    说起来,现在还没有发明出活字印刷术,书本都是用的雕版印刷。

    一本五十页的书,就得雕刻五十张板子。

    还不算雕错的。

    假设雕错十张板子,就得雕刻六十张板子。

    这里头,板子的成本,木工的工钱,加起来就不是小数目。

    虽说有了雕版后,想印多少就能印多少,可这也得看书生们的购买力。

    现在又不像后世,一本书随随便便卖上几千册几万册。

    雕版做好之后,印刷,审校,装订,运输,售卖,都得给工钱吧?

    这些可不都是成本?

    书肆老板总得赚钱,这样一项项地加起来,书本能不贵吗?

    就是后世,有了机器印刷,一本书少说也得十几块钱,印刷好点的,随随便便就得好几十上百。

    苏锦璃想到这里,突然有些心动。

    要不……开个书肆?

    穷书生们虽然买不起书,可达官显贵们喜欢看话本啊!

    这时候娱乐项目那么少,有钱人多无聊啊,有条件的,甚至不惜在家里养个戏班子。

    她要是开个书肆卖话本,再卖点画册,那帮人能不乖乖掏钱吗?

    要知道,就连那种画得奇形怪状的“避火图”,都能卖出高价呢!

    苏锦璃越想越心动,恨不得立刻回去写个计划书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平安突然兴奋地说道:“姑娘,太平茶馆到了,听说他们最近请了个特别厉害的说书先生,讲的故事生动极了,姑娘要不要去听听?”

    苏锦璃一看她就知道她想去听,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她还没见过这时候的茶馆呢,既然到了,那就去瞧瞧。

    就当是做市场调查。

    于是两人下了马车,走进茶馆。

    茶馆二楼,一人正靠着栏杆,突然看见了苏锦璃。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