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一家人

    言方泽的性子就是这样,对自己人管的很多,对外人,看你他都懒得看一眼。

    他这样叫夏丰,可见是把夏丰当成家人的。

    夏千遇看到这一幕高兴,夏丰也明白言方泽的性子,此时听到那个女人走了,他才暗松口气。

    听话的走到言方泽的身边坐下。

    言方泽拍拍他的肩,“行啊,这么大的事一直自己藏在心里,没把我们当成一家人啊”

    夏丰笑道,“我不想让你们为我担心。”

    “一家人不就是互相帮助的吗什么叫麻烦担心啊我看你就是太把自己当外人了。”言方泽心里不爽,“虽然你姓夏,不过你是小村姑的弟弟,我也一直把你当成弟弟,当成自家人,你是怎么想的觉得不给我们添麻烦,这样就没事了全靠自己解决那你不需要家人啊。”

    “二哥,我错了。”夏丰笑着道歉。

    夏千遇摇头,“行了,你别逗他了。”

    “我哪逗他,是他做的过份,这么大的事自己承着,当没有咱们这些人呢”言方泽虽又嘟囔了一句,却也没有再多说。

    夏千遇也看着夏丰,“我看这次言方泽说的对,你也不是小孩子,你不和我们说,就是把我们当成外人。这事你做错了,日后再有这样的事,我可真生气了。”

    “姐。”夏丰无奈的叫了一声。

    夏千遇摆手,“行了行了,我也不是非要让你道歉,现在不说旁的,说说你母亲的事你想怎么处理吧这毕竟是你的事,我也要问问你的想法。”

    “我没有什么想法。”夏丰到没有避讳,“从她将我送孤儿院那天起,她就不是我母亲了。”

    “其实她到国外之后,也派人回来打听过你的消息。”

    夏丰嗯了一声,“我知道,不过她不是为了看我过的好不好,而是怕她那个男人回来调查她过去的事,怕那男人找到我,她怕我和那个男人乱说。”

    夏千遇张嘴结舌,“你的意思是她看到那男人后来没有找你,然后就回去了”

    夏丰点头。

    夏千遇摇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方言泽却深同感受,“不在乎咱们的人,咱们还想着她们做什么这些年自己不是过的也很好吗”

    “是,这也是我的想法,我只有姐姐一个亲人。”

    言方泽不愿听这话,勾住他的肩,“我们就不是你亲人了”

    夏丰笑道,“是。”

    既然是这样,夏千遇也不再多说,也明白下次要怎么处理万香的事情,晚上言方泽回来,一家人吃饭时,才又说起夏丰设计的那套保全系统,三人决定用这个专门弄一个部门出来。

    言墨已不在将夏丰当成孩子,“你现在在国外的学业学到了什么程度”

    夏丰很聪明,立马就明白他的用意,“可以不用去了。”

    言墨点头,“那就留下来你来带这个部门,你对这方面是专业的,有很多东西知道怎么来布置。”

    前一句夏丰即明白他的用意,也猜到了是这种可能,他点点头,“好。”

    言方泽高兴的拍他的头,“行啊,一上来就是当领导。”

    言墨一脸的嫌弃,“你以为都像你。”

    被鄙视了,言方泽也不生气,还大言不惭道,“家里条件好,哪用得着我去挣钱啊。再说你们的优秀还不都是被我凸显出来的。”

    “哼,你好意思就行。”言墨说的不客气。

    夏千遇只是笑,言方泽还在一旁和夏丰说,“有需要跑腿的时候就找我啊,反正我天天闲着也是闲着,要是有人不听你的,你就告诉我,我去收拾他们。你现在还是个少年,一定会有人不听你的。”

    听他越说越不对,夏丰只是笑,夏千遇喂女儿吃饭,言墨则完全不看那两人。

    转眼第二天,夏千遇想起万香之前说过的话,她叫过夏丰,就把事情说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她,既然不想见,那你这几天去庄玩里呆着吧,她那边我来说。”

    夏丰摇头,“不见到我她不会死心,有这么大一笔钱在,她怎么可能放手,还是我见面和她亲自说吧。”

    她停顿了一下,“以前一直躲着,是不想看到她恼羞成怒而闹到你们这里来,现在你们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瞒着的,见见她把事情都解决掉。”

    夏千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原因,“你啊,以后不许再将这样的事瞒着,你还当我是你姐姐不”

    “姐,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就好。”夏千遇知道他也是不想她烦,便也没有再多责怪。

    不过到中午,万香就来了。

    这次夏丰就坐在客厅里,万香进来后就看到了夏丰,眼睛当时就是一亮,“小丰”

    “是我。”夏丰没有叫人,只是平静的回答。

    万香却是冲过去,一把将人抱进怀里,“小丰,对不起,是妈妈错了,当年妈妈不该扔下你,对不起。”

    夏丰没有动,也没有挣脱开,更没有开口。

    只有万香一个人在说话,说她这些年过的怎么自责,又说当年她去国外后过的多不如意,每天想他却又没有办法回来找他,最后说起后来派人回来找过他,知道他过的好,便没有打扰他。

    “儿子,妈妈错了,妈妈派人回来找你后,就该把你接走,而不是还将你一个人留在国内。”

    万香知道也不能过的太明显,一边诉苦一边说完这些过的想法之后,这才将人松开,“小丰,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恨妈妈那你就恨吧,可别不和妈妈说话啊。”

    儿子不说话,万香心里也没有底,只是不时的吸吸鼻子,眼角的余光也偷偷的打量着儿子。

    其实在国外的时候,万香就已经看到过儿子了,只是当时没敢上去相认,被家里的男人拦住了。

    男人说分开这么些年,立马上前去认,对方也不会相认,到不如慢慢来。

    万香明白,男人就是不想让儿子发现他们为何回来找他,所以才拦着她当时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