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原来是学神

    第二天。

    滨城国际学校,高三实验1班,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学生:

    “那是新来的转学生吗?”

    “听说是薛家丢了十八年,最后在乡下孤儿院里找回来的孩子。”

    “乡巴佬呀?那听得懂我们的外教课吗?”

    “上得了我们的舞蹈课吗?还有钢琴课,她摸过钢琴吗?”

    一片嘲讽声中,有道不和谐的声音惊呼:“不过,她长得还挺好看。”

    “……”

    众人看向了教室最后一排,正在看书的女孩子。

    她乖巧听话的坐着,葱白的手指拿着一套黄冈密卷,漆黑秀发整齐扎着马尾,露出白皙饱满的额头,黑白校服穿在她身上,硬是被她穿出一股书卷气,没有表情的脸庞上,漂亮的凤眸静静看着试卷,眼睛里雾气缭绕。

    旁边的几个男生看直了眼。

    能在国际学校读书的大部分是豪门子弟,他们见惯了各种明星美女,可像薛夕这么漂亮的,也实在少见。

    见男生们没出息的样子,有女生突然尖锐的开了口:“薛瑶,你堂姐怎么都不理人,这么傲的吗?”

    薛瑶听到这话,瞥了一眼身边英俊的男生,她眼神闪了闪:“你别这么说,我堂姐只是反应迟钝。她初来乍到,学习上可能还要请大家多帮帮忙。”

    “反应迟钝?那就是傻子啊!”

    “怪不得看着又呆又木!”

    学习委员也不满道:“是学渣就别来咱们实验班啊,今天开学就有摸底考试,她拉低了全班平均分怎么办?”

    一班是整个学校的精英班,能进入这个班级的学生个个傲气的很。

    “她这样为什么要来我们一班?”

    不知道谁忽然提了一句:“该不会是为了范瀚吧?”

    话落,大家齐刷刷看向了校草范瀚。

    圈子里都知道,薛家和范家有个娃娃亲,典型的豪门联姻,但薛家大小姐丢了,婚约就默认给了薛瑶。

    现在,薛夕回来了,该不会要将范瀚抢回去吧?

    有人戳了戳范瀚的肩膀:“你真的要跟一个傻子订婚吗?”

    范瀚心情愈加烦躁,他下巴紧绷,若有所指的嘲讽道:“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又木又呆的花瓶?”

    那人顿时兴奋起来:“那你是要退婚?”

    “砰!”

    班主任老刘忽然走进了教室,将卷子摔在桌上,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四十多岁的男人眉头皱起一个“川”字,他训斥道:“一个假期,看把你们野的!说说说个没完没了了啊?先说好,摸底考试班级后十名,打扫一周卫生!现在,你们立刻把桌子收拾干净。学委,发卷子!”

    班级里瞬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学习委员将卷子分成几份,从第一排往后传。

    坐在薛夕前面的同学将卷子传给她,“喂!”

    两秒钟后,薛夕才抬起头来,她像是根本就没听到刚刚大家的议论似得,平静的接过卷子,埋头答题。

    范瀚拿着试卷,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烦躁的他拧着眉头往后看。

    这是数学考试,大家都在草稿纸上写写算算,可薛夕却直勾勾盯着题目,十秒写一个答案,规律的很。不到十分钟,她已经写到第三页了……

    半个小时后,她竟然站起来交了卷子。

    范瀚眼神里出现了浓浓的嫌弃之色。

    这是在乱写?

    呵。

    薛家将她送到高三,是为了高价买一个毕业证,好送出国吧,转一圈后就好像很了不起似得。

    这一招,豪门里只给那些没出息的纨绔子弟用。

    他最讨厌这种一无是处的人。

    坐在讲台上监考的刘老师,也是一阵头疼。

    薛家的大小姐,据说高中课程是自学的,还脑子有问题,学校把这么一个学渣安排到他的班级里,不能打,不能骂的,真让人糟心!

    现在,她才半个小时就交了卷子,这是直接放弃了?

    他叹了口气,反正监考也无聊,干脆就批一下吧。他低头,发现卷子整洁的很,选择题填空题都直接写上答案,也不知道能猜对几个……

    第一题选c,对了。

    第二题是b,又对了,运气这么好?

    第三题……第四题……

    刘老师看着看着,忽然懵了。

    -

    -

    薛夕慢悠悠下楼。

    从小过目不忘的她,痴迷于学习各种知识和技能。或许人有所长,就必有所短,她对感情和人际交往方面反应比较迟钝。

    但她不傻。

    同学们对她的恶意,她都感受到了,所以做完那些对她来说过于简单的卷子后,就先离开了教室。

    出了教学楼,外面的热浪席卷而来,薛夕脚步顿了顿,有点后悔交卷子了。

    学校离家有段距离,薛家每天派车接送她和薛瑶上下学,中午来回走太浪费时间,所以在学校食堂里用餐。

    但现在刚十点半,食堂还没开……

    她那双雾蒙蒙的眼睛往外看了看,决定在学校外逛一逛,熟悉下周边的环境。

    跟学校隔着一条马路的是一排排破旧的老房子。

    她跨越马路,漫步在安静的小巷子里。

    两边临近街道的全是底商,各种文具店、衣服店、还有小饭馆,但这个时间太早,除了早餐点,大部分还未开业。

    走了一会儿,薛夕感觉有些口渴,她随意扫了一圈,发现只有前面一个店铺开着,于是闷头走了过去。

    无论什么店,应该都有水卖吧?

    店铺内。

    高大的男人视线冷冷扫过货架,面色阴沉,周身笼罩着频临暴怒的气息。

    旁边的陆超讨好的说道:“老大,是您让我随便在这里安排了个店铺,方便您就近观察的,做个店老板是委屈您了,可您也不能生气呀……”

    向淮瞥了他一眼。

    陆超邀功般继续说道:“我还专门考察了一下,这周围卖吃的穿的一大把,人们吃饱喝足后,总要谈一场恋爱呀,那就用上我们了!

    向淮强忍把这人一脚踢出去的冲动:“所以,你开了一个情趣用品店?”

    陆超点头:“指不定我们生意红火,还能赚点零花钱呢!”

    向淮凉凉道:“你觉的高中生会来买这种东西?”

    话音刚落,门口处风铃“叮”的一声,穿着校服的薛夕闯了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