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每天都要谈恋爱

    叶俪心中一酸,差点哭出声来。

    可她还是急忙低头,捂住肿起来的脸颊,强忍着哽咽开口:“没什么,夕夕,我腮红画多了,你,你回房间吧。”

    薛夕静静看着她,半响,她淡淡的“哦”了一声。

    就在叶俪松了口气时,女孩却绕过她径直下了楼。

    叶俪眼瞳一缩,急忙跟在她的了身后:“夕夕,夕夕……”

    客厅里的几人听到动静,齐刷刷扭头看来。

    薛夕直接走到薛老夫人面前,她依旧面无表情,大大的眼睛看着有点呆,但说话的声音却很冷:“为什么打她?”

    薛老夫人莫名一愣,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这女孩气场惊人,可很快她就回过神来。

    只不过一个跟瑶瑶同岁的小女生而已,刚刚那肯定是错觉。

    她稳稳坐在沙发上,略微仰着头,冷笑道:“她给我们家生了个傻子,丢光了我们薛家的脸面,我只打了她一巴掌还算轻了!”

    叶俪已经追过来,护在薛夕面前:“妈,夕夕她不傻!”

    “不傻?”老夫人嗤笑,“不傻能这样?叶俪,你也别觉得委屈,我不求薛夕跟瑶瑶一样优秀,只要她成绩跟瑶瑶没差多少,我绝对对你客客气气,把你当祖宗一样供着!”

    叶俪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这时——

    “不用。”

    薛夕忽然开口,她定定看着薛老夫人,视线从范家夫妻身上划过,凉凉道:“如果我成绩比薛瑶好,你给我妈道歉就行。”

    说完这话,她带着叶俪上了楼。

    直到两个人消失在楼梯上,薛老夫人才再次回神,对上范母打量的视线后,她嗤笑道:“就她还想成绩比瑶瑶好?下辈子吧!”

    -

    薛夕带着叶俪回到自己房间。

    关上门,她刚回头,就见叶俪双眼含泪,她感动的握住了薛夕的手:“夕夕,你刚喊我妈了?”

    薛夕僵住,没什么表情的“嗯”了一声,带着淡淡的疏离和尴尬。

    虽然知道父母不是故意抛弃自己的,也对叶俪没什么埋怨,可毕竟十八年没见,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妈,她有几分不自在。

    叶俪见她这样,也没逼她,只是低下了头絮絮叨叨说了起来:“夕夕,是妈对不起你,当初生下你后没看好你,让你被偷走了……”

    她哽咽起来:“我跟你爸爸找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让你回家了,可还因为妈妈没本事,让你跟着我受委屈。”

    薛夕对她的哭泣有点无所适从,她略有些慌乱的拿出纸巾递给叶俪,然后只能呆呆的站在那儿。

    等了一会儿,叶俪终于哭够了,缓和了情绪后才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她将纸巾放下,红着眼挤出一抹笑。

    女儿的维护,让她心里发暖,可想到刚刚的事情,又怕她压力大,于是反过来安慰薛夕:“夕夕,你别有压力,也别听你奶奶说的那些话,成绩并不能代表一个人是否优秀,知道吗?”

    薛夕茫然的点了点头。

    叶俪继续劝道:“在妈妈眼里,无论你怎么样,都是最好的。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度过一生,夕夕,为了你,我也会慢慢坚强起来的,你放心!”

    薛夕:“……哦。”

    薛老夫人这一巴掌力气不大,红肿在薛晟下班时已经消退。薛晟没发现,叶俪也没提。

    等吃过晚饭,两人躺下后,薛晟才叹了口气:“怪我不如老二会哄妈开心,委屈你们了,你再等等,以后我带你和夕夕搬出去住。”

    叶俪突然开了口:“我要重新开始画画了。”

    她以前是个画家,可在孩子丢了后,整个人就废了,这么多年没动过画笔。而现在,夕夕回来了,为母则刚,她要振作起来。

    老夫人这么欺负她们,还不是因为爸妈只是教授,而她又没收入?

    -

    天亮。

    一夜无梦的薛夕醒来时觉得胸口处有点闷,她没在意,洗漱后下楼吃了早餐,上车往学校里走。

    距离学校越近,她身体的不舒服就越明显,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握住,在慢慢收紧……

    直到车子从“夜来香”店铺前缓缓驶过时,她心口上的疼痛猛地加重。

    她下意识喊道:“李叔,停车!”

    “叱!”车子猛地停下,薛瑶身体晃了晃,她坐稳后忍不住开了口:“姐,今天出成绩,你该不会为了躲避要逃学吧?”

    薛夕根本没理她,快速下了车。

    她跌跌撞撞往“夜来香”走去。

    趁着还能思考的时间,她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难道必须跟那男人谈恋爱才可以?换个人不行吗?

    这个念头,让她停下脚步,随便拽住了旁边经过的一名男生,见他穿着校服,头发染成了红色,她都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直接询问:“同学,谈恋爱吗?”

    男生:??

    薛夕这话一出,疼痛不仅没有缓解,竟然变得愈发严重。

    没用。

    她加快脚步,推开“夜来香”的店门,在看到坐在柜台后的那道高大身影后,疼痛再次极速缓解!

    这说明,必须跟向淮谈恋爱。

    薛夕扶着门框,定定看着前面。

    所以,这件事果然跟向淮有关?那她是被他下了毒?还是被他下了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幻的东西?

    她在发呆的时候,向淮缓缓抬起头来。

    店铺里冷气开的十足,男人依旧一身黑衣,拿着一本书,悠闲的坐在那儿,轮廓凌厉的面庞上没什么表情,他将视线轻飘飘落在薛夕身上,低声询问:“小朋友,你来干什么?”

    薛夕默了默:“……跟你谈恋爱。”

    向淮:“…………”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店铺里诡异的足足安静了半分钟,向淮“哧”的低笑一声,那笑声低沉像是有魔力般缠绕在薛夕耳边,让她脸颊慢慢红了。

    她没话找话道:“你这店是卖什么的?”

    说完看向货架。

    向淮垂眸:“杂货铺。”

    昨晚临时让陆超改了店里面的东西。

    可——

    薛夕疑惑:“我昨天来的时候,货架上全是小盒子,那是什么?”

    “…………”

    向淮慢悠悠放下书本,身体前倾,一本正经的回答:“气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