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明天再来?

    薛夕缓缓在脑海中打出一个问号:?

    杂货铺进货那么多气球干什么?

    但她没多问,总觉得这杂货铺跟她之前见过的杂货铺不一样,就连名字都很特别:夜来香……杂货铺?

    薛夕没再说话。

    她根本不认识向淮,这才是第二次见面,她更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人谈恋爱。

    可她不说话,心口处的钝痛就一点点慢慢加重,见向淮悠闲看着书,完全没开口的意思,她纠结了一会儿,只能再次找话题询问:“小虎牙呢?”

    小虎牙?

    向淮挑眉,她指的是陆超?

    小朋友起名字的方式挺独特啊。

    向淮冷白修长的手指在柜台上敲了敲:“买早餐去了。”

    这时,陆超拎着早餐从门口处走进来:“老大,吃饭了!”

    等看到薛夕,他先是一愣,旋即“嘿”了一下打招呼,接着将买的早餐一一摆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向淮站起来,他足有一米八几的身高给整个房间都带来了一种压迫感,让房间里显得有点逼仄。

    他走到餐桌前,随口询问:“一起?”

    薛夕眨了眨眼睛。

    早上醒来就不太舒服,导致她早餐也没吃好,况且薛家的早餐是西式的面包牛奶,从小在孤儿院里吃惯了包子和粥的她有点不习惯,所以没怎么吃。

    她想了想,点头:“好。”

    陆超看到小姑娘坐在老大对面,悠然自得的拿起一个包子吃起来,呆了呆。

    还没见过谁能在老大面前这么自在的?这小女孩不简单啊!

    薛夕边吃包子,边不着痕迹打量着对面的人。

    男人吃东西的动作很快,不显粗鲁,反而透着优雅,薛夕吃一个包子的时间,这人已经吃了三个……

    薛夕加快了速度,等吃完早餐,心口处的疼痛也完全消失,她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巴后站起来,询问:“我可以走了吗?”

    向淮慢条斯理的抬起头,深棕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碎光,锋芒内敛:“你随时可以走。”

    薛夕微顿。

    这男人身上全都是神秘和危险的气息,让人看不透、更猜不到他的企图,但至少目前看来,这人还算平和,没有恶意。

    从昨天到今天,薛夕产生过好几个想法。

    她考虑过报警。

    可对警察怎么说?这男人不知道对我做了什么,让我必须和他谈恋爱?别说警察不信,她都不信,恐怕会被当成一个疯子了!

    思来想去,她最终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而昨天下午和晚上一切正常,直到今天早上才开始心口疼,这难道说明,她要每天都来见他一面,跟他“谈下恋爱”?

    她询问:“我明天再来?”

    向淮眉毛一挑,唇角微勾,“随你。”

    -

    薛夕出了店门,步行往学校走去。

    教室里乱糟糟的,刚过完暑假的同学们,哪怕被昨天的考试摧残过,也个个兴致勃勃。

    “昨天的卷子好难!数学题我竟然好几个都不会!”

    “感觉题目超纲了吧?范瀚,你觉得题难吗?”

    早就坐在第一排的范瀚听到询问,坐直了身体,优越感十足的回应:“还行吧。”

    “看来考得不错,学霸就是学霸啊!”

    众人感叹中,薛夕走进教室。

    逆着光的女孩身形高挑,秀发乖巧扎在脑后,瓷白的脸颊上,大大的凤眸里带着丝雾气。

    长得漂亮的女孩,天生像是发光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范瀚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小动作,让薛瑶捕捉到了,她压下眉眼里的厌恶,大咧咧开了口:“薛夕,你昨天的数学考得怎么样呀?”

    薛夕脚步略顿了顿,看向薛瑶。

    不知道怎么的,她明明没什么表情,可那淡漠的模样,却像是看透了自己的小心思,让薛瑶不自觉心虚的移开视线。

    薛夕收回眼神,往自己的座位上走,留下了轻飘飘的两个字:“还行。”

    还行?

    范瀚嗤笑,见所有人都看过来后,他下巴微抬:“华夏文化真是博大精深!”

    他的还行,是谦虚,是肯定。

    而某人的还行,呵……

    大家都听出了他的潜台词,顿时哄然大笑:“也是,范瀚是考不到满分就是还行,薛夕是能考个六十分就还行吧,对自己的要求也太低了吧?哈哈哈……”

    办公楼,高三数学办公室。

    伴随着铃声,一班班主任老刘抱起数学试卷,准备往外走,这时有其余班级的人询问:“老刘,听说你们班有个满分?”

    老刘脚步顿了顿,笑的脸上皱纹都起来了,“对。”

    那人感叹:“这次考试可是超纲了,就为了给那群兔崽子一个打击,让他们收收心好好学,那数学卷子很难的。你们班范瀚真是牛逼!这次,你们班平均分又是年级第一吧?”

    老刘正准备说什么,旁边二班班主任李老师却开了口:“一班实力的确强,可架不住有人拖后腿啊!”

    李老师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她笑道:“刘老师,你们班那个转学生考得怎么样?”

    老刘听到这话,顿住脚步:“李老师,我听说本来校长是打算让薛夕去你们班的?”

    提起这事,李老师心里嘚瑟起来。

    高三有两个实验班,一班和二班,年纪前一百的尖子生都是随机分配,两个班竞争很激烈。

    当初薛夕转学时,薛家只要求实验班,校长一开始是打算安排在她班里的,毕竟那女孩有点问题,女老师好沟通一点。

    李老师坚决拒绝,推给了老刘。

    凭什么范瀚那种常年占据年级第一的给了老刘,这种问题少女就给她?

    而且,有薛夕在,也能拉低了一班的平均分,这次二班的数学肯定第一了吧?

    李老师这么想着,开了口:“对啊,我们班人满了。”

    老刘却一扫刚接到薛夕时的忧愁,笑呵呵说道:“那可谢谢你喽!”

    说完,他就哼着小曲从李老师身边走过。

    李老师愣住了。

    旁边有人已经跑到了老刘的办工作上,在看到他统计出来的成绩单时,惊呼了一声:“这次考满分的,竟然不是范瀚?”

    李老师听到这话,心底倏忽间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