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该你道歉了

    薛夕换了拖鞋,打算回房间时,穿着一身紫色连衣裙、透着几分文艺气质的叶俪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她以后温婉一笑,对她招了招手。

    等薛夕走到餐厅位置,她这才将手中一个精致的小碗递给她,压低了声音说道:“夕夕,饿了吗?刚炖好的燕窝,加了蜂蜜和牛奶,你先吃一点。”

    叶俪的态度,让薛夕温和了眼神,她接过来喝了一口,有点腥,但牛奶的醇香加上蜂蜜,余味回甘。

    她正打算喝完,一道训斥的声音从楼梯处传来:“吃吃吃,就知道吃!没看到瑶瑶哭成那样吗?”

    叶俪吓了一跳,身躯略紧绷,然后讨好道:“妈,小孩子嘛,有点不愉快很正常,我陪您去劝劝瑶瑶……”

    说完绕过薛夕,正打算往楼上走,薛老夫人却停下脚步,耷拉的眼睛不善的扫向薛夕,在看到她手中的碗时,眼睛瞪圆,怒斥道:“谁让她吃燕窝的?这是给瑶瑶炖的!”

    叶俪急忙解释道,“妈,我知道,瑶瑶的还在保温呢,我今天炖了两份,一会儿就把另一份给瑶瑶……”

    薛瑶每天一份燕窝,这是她的习惯。

    叶俪觉得都是薛家的女儿,给薛夕每天也吃一份是应该的,可没想到这话一出,薛老夫人怒了:“瑶瑶吃燕窝,是因为每天学习都很累,应该好好补一补,就薛夕这猪脑子,给她吃了也是浪费!以后不许给她炖!”

    叶俪听到这话,惊呆了。

    燕窝对于薛家来说,是很日常的开销,有时候炖多了,还会给家里的保姆们吃一些。

    她怎么也想不到,老夫人对薛夕竟然刻薄到如此地步!

    薛夕看了看手中的燕窝,她对这些没什么追求,毕竟在孤儿院里,只要能吃饱就行。

    她将碗放在餐桌上,准备上楼。

    这时,老夫人又站在她面前,“还有,你说,是不是你把瑶瑶惹哭了?”

    叶俪摆手:“怎么会,夕夕她……”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道“唔”的声音,她被打断了话,跟着薛老夫人一起看向薛夕。

    薛夕干脆也不走了,她似乎永远蒙着一层雾的眼睛直直看向薛老夫人:“好像还真是。”

    薛老夫人面露嫌恶:“我就知道是你!你个神经病,你说,你对瑶瑶做了什么?!她为什么哭!”

    薛夕默了两秒:“或许是,因为我成绩比她好?”

    “……什么?”

    薛老夫人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成绩比瑶瑶好?这怎么可能!

    薛夕将背在身后的书包轻轻一拽,旋即将书包里最终的成绩单递给薛老夫人

    薛老夫人下意识接过来,上面全是各科的成绩。

    数学:150分

    理科综合:288分

    英语:140分

    语文:102分

    经常给别人炫耀薛瑶成绩的薛老夫人,当然知道这些分数代表着什么,她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个印象中“又呆又傻”的孙女。

    薛夕脚尖轻轻勾住餐椅腿,动作又帅又飒的一拉,椅子晃了晃停在她面前,接着她按着叶俪的肩膀让她坐下,这才面无表情的看向了老夫人:“现在,该你道歉了。”

    道歉……

    薛老夫人蓦地想到昨天女孩说的话:

    “不用。”

    “如果我成绩比薛瑶好,你给我妈道歉就行。”

    薛老夫人涨红了脸,身躯呈现出几分颤抖。

    让她给这个看不起的儿媳妇道歉?尤其是还当着家里保姆的面,不可能!

    薛老夫人拧起眉头,忽然捂住胸口:“哎呦,哎呦……”

    旁边的孙嫂配合的上前一步:“老夫人,您是不是心绞痛的老毛病又犯了,我扶您上楼休息。”

    “好……”

    薛老夫人被孙嫂搀扶着,狼狈的逃离了餐厅。

    薛夕:“…………”

    之后,直到吃晚饭,薛老夫人和薛瑶才下楼。

    今天老爷子薛盛强终于忙完了一个收购案,会回来一起吃饭,所以餐桌上难得的整齐。

    薛夕坐在叶俪身边,第一次看见那个名义上的爷爷。

    薛盛强属于比较保守的老人,哪怕七十岁,依旧声若洪钟,威严十足,他先将薛夕打量了一遍,之后就态度不明的点了点头:“回来了就好。”

    旋即,他扫了一圈其余人,在看到薛瑶通红的眼睛时没说话,反而看向老夫人,淡淡询问:“这几天,家里没事吧?”

    老夫人回答:“没事。”

    “你确定?”

    老夫人一愣,有点不明所以。

    薛盛强盯着她:“你是不是忘了给叶俪道歉?”

    一句话让老夫人绷直了身体,似乎下一秒就要掀桌子。

    薛盛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老夫人攥紧了拳头,只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涌上心头,她不敢违逆老爷子,只能不甘的看向叶俪:“那天的事,我不该打你。”

    叶俪看着老夫人那怨愤的眼神,心中一惊。

    她知道,这次算是彻底惹怒了老夫人。

    但她不能退缩,以前百般忍让,是不想让薛晟夹在中间为难,可现在,她有了薛夕,必须挡在前面。

    -

    -

    第二天一早,薛夕刚起床,叶俪愉悦的来敲门:“夕夕,你外婆来了!”

    两人下楼,薛夕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正拘谨坐在客厅沙发上。她穿着带着古典韵味的对襟衣服,面上带着笑意,看着就很和善。

    薛老夫人坐在对面,耷拉着眼皮,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

    叶老太太宋文曼看到薛夕激动的站起来,苍老却温暖的手掌用力握住她的手,眼圈红着说道:“好孩子,终于找到你了!”

    叶俪对薛夕介绍:“你外婆家不在滨城,本来打算周末带你去看望他们的,结果你外婆听说后迫不及待先过来了!”

    薛夕“哦”了一声,看向宋文曼,乖巧喊道:“外婆。”

    “嗳!”

    三人说着话,薛老夫人突然开口:“叶俪,家里佣人不知道你妈的口味,你亲自去给你妈沏杯茶。”

    叶俪受宠若惊,她点头:“好。”

    她往茶柜那边走过去时,薛老夫人瞥了孙嫂一眼,孙嫂对她点了点头。

    薛夕迟钝的察觉到不对时,叶俪的惊呼声已经传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