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买椟还珠

    大家齐刷刷看向薛瑶和范瀚。

    感受到众人的视线,薛瑶坐直身体,她笑着对范瀚说道:“如果薛夕来纠缠你,怎么办?”

    范瀚下巴微抬:“我们婚约已经定了,不可能再更改。”

    薛瑶顿时放下心来。

    她跟范瀚从小一起长大,一直保持着暧昧不清的好感,现在订婚的事情提上日程,她相信范瀚对那个呆子没有好感,不会变心。

    两人说话声不大不小,刚好被周围的人听见。

    有人阴阳怪气的开启了嘲讽模式:“考了第一,也挽回不了范瀚的心呀。”

    “我要是她,就离的远远的,怎么还不要脸的往范瀚身边凑……”

    薛夕冷了眼,还未说话,秦爽开了口:“有些人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整天就盯着别人家那点破事!”

    她说话时小嘴叭叭的,骂人的语气还挺好听。

    说话的那几个人顿时闭上了嘴巴。

    秦爽又看向薛瑶和范瀚,嗤笑一声,“还有的人,脸真大!”

    教室里没人再说话,论嘴皮子,谁也比不过她。

    薛夕见秦爽两句话解决了麻烦,对她点了点头表示感谢,走到自己座位上。

    而秦爽却转身往外走。

    班长询问:“秦爽,要上课了,你去哪儿?”

    秦爽回头,嘴里的口香糖吹了一个泡泡:“网吧。”

    薛夕微愣。

    接下来一整天,秦爽都没再回来。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自习课。

    范瀚收拾书本,准备去上补习课。

    薛瑶也跟着站起来,她参加了物理竞赛,所以每天这个时间点也要去补课,在数学教室旁边的302。

    她和范瀚走到门口处,眼角余光瞥见薛夕慢他们半拍的站起来,也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时,她又忍不住询问:“她要是缠着你说话,总不好不理人吧?”

    范瀚沉默了,似乎也有些为难:“这倒也是……”

    他不自觉放慢了脚步,等薛夕慢慢跟上来时,两人已经到了楼梯口。

    就在他们纠结着要不要回应时,薛夕直视前方、视若无睹的从他们旁边走了过去,别说打招呼,就连一个眼神也没给他们。

    范瀚和薛瑶两人同时顿住脚步,莫名的尴尬弥漫开来。

    -

    薛夕到达教室后,发现来上课的总共只有十几个人。

    她找个座位坐下,过了一会,老刘走进来,他先讲了几道竞赛题目,让大家自己刷题,这才就走到薛夕身边,给她一张卷子:“你先做一下,我摸摸你的底。”

    薛夕点头,低头做起来。

    范瀚坐在距离薛夕不远不近的地方,不自觉注意着她的情况。

    老刘给薛夕做的那套题目,他做过,是当下竞赛的正常水准。

    虽然只有三道题,却囊括了很多知识点,范瀚作为资深的数学竞赛者,这三道题全做对了。

    薛夕做题很快,需要两个小时的卷子,她一个小时就答完了,这让范瀚心中一沉。

    接下来老刘现场判卷,给出了答案:不及格!三道题全错!

    范瀚听到这个结果,大大的松了口气!

    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果然,数学考得好,并不代表竞赛就能考好。毕竟竞赛的题目很难很复杂,对逻辑思维能力要求更高。

    况且这次考试,他数学发挥失常,下次考试,他肯定能把第一抢回来。

    另一边,薛夕呆呆的看着卷子上的三个“×”,不解的询问:“怎么会错了?”

    老刘为了不影响其余同学,压低声音开口:“你这三道题,答案全对,但在正规考试时,所有人都会给你判错,你知道为什么吗?”

    薛夕摇头。

    老刘叹了口气:“微积分是大学课程,你从哪儿学的?”

    薛夕:“……自学的。”

    “…………”

    老刘无声惊叹了一下,然后解释道:“高中数学联赛,考的是逻辑思维,换句话说,也就是必须用高中的知识点来解答这些问题,你答案全对,但你解题步骤超纲了,没用我们指定的知识点。”

    薛夕抬起头来,雾蒙蒙的大眼睛委屈的看向老刘。

    还可以这样?

    老刘安慰道:“没关系,幸亏及早发现了问题,还来得及,我给你整理一些知识点,你看一下。”

    说完后,他又开了口:“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请教范瀚。”

    薛夕:“……哦。”

    她看向桌上的卷子。

    这些题目,她以前从来没接触过,抛弃微积分等大学知识,似乎还真的有了难度,可她感觉很有意思!

    两节课很快上完,老刘宣布放学,薛夕收拾着东西。

    范瀚站在门口处,视线不自觉追随着她的身影。

    女孩身形高挑单薄,脚步轻盈,脑后乖巧的马尾伴随着走路微微晃动,耳朵在夕阳的照耀下白的近乎透明……

    薛瑶从物理班下课,就看到范瀚专注的盯着某个方向,她悄悄走过去,正打算戏弄下他,可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线,就看到了薛夕……

    薛瑶眉头蹙起,握着书本的手紧紧用力。

    -

    薛夕先到校门口,上车足足等了半个小时,薛瑶才出来,她脸色极其难看,导致车内气压很低。

    薛夕不以为意,让李叔将车停在杂货铺街边,她去拿茶。

    装茶的盒子极其精致,说是古董也不为过,薛夕感叹:“这盒子好漂亮,装茶可惜了。”

    仍旧是一身黑衣的向淮唇角抽了抽:“……小朋友,听过买椟还珠吗?”

    薛夕慢悠悠抬头:?

    总觉得这人话里有话。

    不过她没多想,毕竟一百块的茶叶怎么跟明珠比?

    车子还在外面等着,她不能多待,于是留下一句“明天见”就离开了。

    薛瑶早已等得不耐烦,见她上车脸色更加阴沉:“你怎么事儿这么多?磨磨唧唧的!”

    薛夕没理她。

    车子驶进薛家,刚停下,薛瑶就下了车,“砰”的用力关上车门,气冲冲的进入了大厅。

    薛夕慢悠悠带着茶下车,还未进门,却看到门口旁边坐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头发花白,端庄知性——宋文曼?

    她疑惑走过去,询问:“外婆,您怎么坐在这里?”

    宋文曼满脸苦涩:“夕夕,那个茶,是真的买不到啊,我怎么这么无知,竟然放了狠话,我没脸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