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背影

    陈知年先从家乡到东莞,因为爸妈在东莞打工,然后再从东莞到广州。

    爸妈知道陈知年没有去学校报道,不想当一年有一半时间在放假的老师,竟然说要去广州打工,气得直骂她猪脑子。

    但陈知年从小就不是会被父母意见所左右的人。她意志坚定的时候,即使头顶轰雷也不会改变。

    “以后后悔了别哭。”爸妈很无奈。但在外打工十几年,见识多了,也觉得一个月180元的工资的确少了些。

    但工作稳定,假期多,又觉得放弃了很可惜。

    陈知年笑着给父母画大饼,“我可是要当总经理的人。”

    “吹吧。把牛皮吹破,把天吹破。”

    陈知年和父母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有点疏远,但有事也能说几句。虽然爸妈在精神上更疼弟弟妹妹,但也没有在物质上亏待她。

    爸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心想的就是努力赚钱,养大孩子。至于和孩子沟通这回事?想不到,也没有时间。

    年少时,陈知年埋怨父母,赚钱真的比看着他们长大更重要吗?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开始慢慢的理解父母的选择。

    如果在家里,当然能陪着孩子一起长大,但却要忍受贫穷。然而,贫穷夫妻百事哀,没有钱的家庭更是艰难悲哀。

    没有钱,孩子吃穿住就要差人一等;没有钱,孩子就不能上学;没有钱,生病了也只能死撑着......

    因为理解,陈知年愿意试着和父母沟通。

    因为体谅,她学着关心父母。

    看着父母脸上的皱纹,陈知年想要积攒更多的钱。她不想在病痛来临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亲人离开。

    好像爸妈看着阿公阿婆病逝一样,无能为力。

    陈知年在东莞住了三天,然后背着包裹去广州找小叔。阿爸说要送她过去的,但被陈知年拒绝了。

    没有必要。

    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以后的路需要她自己走。不管未来的路是风景优美,还是荆棘遍布,她都将勇往直前,不退缩。

    这是她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至于汗水、泪水?

    早已有准备。

    她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放弃。

    陈知年坐上车,看着快步跑去给她买水的阿爸,突然的眼眶有些湿润,莫名的想起朱自清的《背影》。

    阿爸买水还没有回来,车却慢慢开动了。阿爸快步跑上来,想要通过车窗把水扔进来,可惜被车窗玻璃挡住了,落在地上。

    阿爸捡起水,继续跑,一边喊,“到了小叔家就打电话回来。旁边士多店的电话号码,别忘记了。”

    爸妈住的附近有一家士多店,他们和父母联系都是打这个士多店的电话,但很少。除非有什么必要的事情,或者是问爸妈要生活费。

    一年也就联系两三次,,每次也不过是几句话,能一分钟内说完,绝对不会拖到两分钟。

    父母子女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歪歪腻腻,父母在外面拼命赚钱,儿女在家里努力长大。子女好像没有什么话要和家长说,家长好像也不知道能和子女说些什么。

    父母和子女之间的距离,在一年年的生疏中越拉越远。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们会慢慢学习体谅和理解,然后试着去沟通,去关心。

    陈知年趴在车窗,回头大喊一声,“阿爸。”眼泪刷刷的流。陈知年觉得最近要把这几年的眼泪都流干了。

    明明想要坚强的,但眼泪却偏偏不听话。

    阿爸拿着水站着,也不挥手,安静的看着车离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阳光把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孤独却伟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