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闺蜜林萤光

    工作定了下来,陈知年给在东莞的爸妈打电话。

    电话打到士多店,然后就听到老板在店门口大喊一声‘陈大海,接电话。’大概一分钟后,陈知年就从话筒里听到阿妈的声音。

    “科技公司?是不是卖电脑?”在阿妈眼里,电脑是科技,科技也等于电脑。科技公司就是卖电脑的铺子。

    陈知年刚想要认真解释,但阿妈拒绝听,“说了我也不懂。再说,电话费贵。”好吧。后一个才是阿妈的最硬理由。

    “采购?不就是帮公司买东西?听着就比卖东西好。”

    “一个月多少工资?”

    陈知年一一回答了,重点说了工资,因为这是母亲大人最关心的。花了这么多钱送她上学,即使不需要回报,也想知道这些学费交得值不值得。也担心陈知年找不到好工作,会后悔贸然抛弃铁饭碗跑出来。

    试用期的工资是每个月420元,转正后是560,然后还有一些其他的福利,例如交通补贴、餐费补贴等。

    当然,月工资可能比不上一些厂妹。只要不偷懒,一般的制衣厂或者手袋厂的工资能有500左右,高一些的可能会有八百或者一千。

    特别熟手的电车车工更高。

    为了提高效益,工厂一般都以计件的方式来算工资,多劳多得,做得越多拿得就越多。当然,其中的辛苦也是别人不能体会的。

    陈知年对自己的工资还算满意,未来可期。

    自从92年工资改革开始,这几年工资涨得飞快。去年,广州的事业单位和一般公司的基本工资的最低标准是250元/月,今年就涨到了320元/月。

    通天科技公司比基本标准要高出不少,这让陈知年很满意,说明通天科技前景不错。虽然,她目前只是采购部的一个小助理,但对未来,陈知年满怀信心。

    从采购部小助理到采购部经理?

    应该是可以期盼的。

    人总要有梦想,万一见鬼了呢。

    嘻嘻。

    “还有事吗?没事就挂电话了。好好工作,好好赚钱。还有,下次打电话控制在一分钟内,别浪费电话费。”

    陈知年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阿妈就挂电话了。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陈知年无奈的耸耸肩,就不能交流交流母女感情?

    “还打吗?不打我要锁上了。”士多店的老板娘手里拿着一把小锁,准备把电话机锁上。

    现在的电话机很金贵,电话费也很贵,很多人就会把电话机装在一个小木盒里,然后锁上,避免有人偷打电话。

    陈知年想了想,又给小伙伴林萤光打电话。

    林萤光比陈知年大4岁,是她小时候很要好的小姐姐和玩伴。但自从林萤光在78年的时候随着父母回城后,两人就很少见面了。

    直到1992年,陈知年和同学来中大校园游玩的时候,遇到了已经是知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林萤光。

    林萤光中专毕业后被父亲安排到电视台工作,因为年轻漂亮,形象好而成为了一名主持人,成为很多人口中的‘靓女主持’。

    陈知年有时候也会在电视上看到青春靓丽的小伙伴,说不羡慕是假的。曾经一起玩泥沙的小伙伴,已经有了天差地别的境遇。

    但两人的友谊还在,感情还在。再见面,抱一抱,嘻嘻哈哈的笑一场,又回到了小时候。

    虽然不常见面,但两人常常通信,聊一聊现状,说一说小秘密。两人的友情并没有因为时间和距离而变得疏远,甚至因为有距离而能彼此倾诉小秘密。

    陈知年拨通了林萤光家里的电话,可惜,没有人接听。

    算了,等租房稳定下来再联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