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全城首富后我飘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番外03 外公!

    傲胜大陆。

    极恶之地。

    这里终年笼罩着黑雾,看不见天日。那黑雾中突然一阵颤动,倏然,一头形如麒麟庞大如山丘的妖兽从浓雾中冲了出来,妖兽背山站着一名青衣小少女。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小少女绑着高马尾,腰间缠着一把长软剑,她年龄尚轻,身材平坦而清瘦,显然还未开始发育。

    “七啸!快点儿,那恶心玩意儿跑进极恶之地的深处去了!”

    和一兽一人,正是少女瞿盼归跟妖王七啸。

    瞿盼归是放养长大的,她的日常就是修炼和追杀修士跟他们的妖兽。

    瞿盼归今日追杀的便是一头喜爱吞食生人的七头大蟒,那大蟒的主人已经被瞿盼归给宰了,这大蟒狡猾会隐形,才侥幸逃过一劫。

    瞿盼归耐心尽失,她快要暴走了。

    “在哪儿!”

    瞿盼归看到了那头七头大蟒,她捻诀凝固住这方圆十里的空间,使那头七头大蟒无处隐形逃窜!

    大蟒被所在瞿盼归凝固的空间中,再也无法逃脱。

    瞿盼归自七啸身上飞身落地,她闯进自己的领域空间内,唰唰七下宰了那头大蟒的七个脑袋。大蟒倒在地上,血流成河,让这片浓雾变得充满了血腥气。

    瞿盼归收起长剑,正要走,忽然听到头顶有什么东西在搅动空气。她诧异抬头,便见到上方诡异地出现了一只展翅的鸟儿。

    那鸟儿垂直朝她砸下来!

    瞿盼归赶紧飞起躲开,她站在七啸的背上,眼睁睁看着那只大鸟落在极恶之地的平原上,砸得稀碎。

    瞿盼归这才看清楚那只大鸟并非真正的鸟儿,而是一种被制造成大鸟形状的机器。瞿盼归围着那机器转了两圈,突然惊讶地呢喃道:“飞机?”

    这东西与父亲口中的飞机极为相似。

    难道真的是外公他们那个世界的飞机?

    瞿盼归怕自己认错了,忙捏爆了随身携带的定位灵玉。

    冰域大陆,大冰宫上。

    收到女儿信息的瞿惊鸿立马起身朝着瞿盼归的方向御剑飞去。

    无情尊者法力高强,瞬息之间便赶至瞿盼归所在的位置。瞿惊鸿站在瞿盼归的身旁,不等瞿盼归说话,便注意到了地上那堆摔碎裂的飞机残骸。

    里面的乘客,都已经气绝了。

    瞿惊鸿盯着飞机身上的字体,上面用英文写着浪音705。瞿惊鸿看到这一幕,心情有些波动,难怪这些年他寻遍傲胜大陆,始终找不到通往地球的时空之门,原来那时空之门竟然藏在极恶之地!

    宇宙有数不清地小世界,而世界与世界之间都存在着一条神秘的通道,这条通道便叫做时空之梦。通过时空之门,瞿惊鸿便能回到地球,只要他主动压制自己的能力,便不会被地球主神发现和追杀。

    “父亲,那是什么!”瞿盼归站在瞿惊鸿的身旁,她盯着那个大玩具,对瞿惊鸿说:“那个很像你以前给我雕刻的飞机玩具。”

    “正是飞机。”

    “啊!”瞿盼归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说:“可飞机不是外公他们那个世界的东西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瞿惊鸿没说话,他盯着头顶那个像深渊一般在旋转的漩涡,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是对地。

    极恶之地是傲胜大陆磁场最紊乱的地方,寻常人轻易不会进入极恶之地,进来便是有去无回。时空之门会藏在这极恶之地,倒也不奇怪。

    “通知你娘亲过来一趟。”

    “好!”

    很快宴清秋便赶到了,她看到地上飞机的残骸,也有些诧异。“这东西...”

    徐骞仰头注视着头顶那个越来越小的漩涡眼,对宴清秋说:“阿秋,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这个漩涡眼,就是隐藏在我们这个世界的通往地球的时空之门。”

    宴清秋听到地球二字,眼神微微闪烁起来。

    按理说,没有了人心的她不该有七情六欲,可这些年,她总是会想起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家人。淼淼,诤诤,妈妈,爸爸...

    想要回到地球星去看看家人们,成了宴清秋心里最奢侈的愿望。

    宴清秋冷肃的看着头顶那个越来越小的黑色漩涡,她突然对盼归喝道:“盼归,站远点儿!”

    盼归立马往后退了几步。

    宴清秋举起右手,召唤出断天剑,待剑身聚齐磅礴惊人的力量,便朝着那个黑色漩涡劈去!

    本来快要消失的漩涡受到了断天剑威力的影响,又一次打开了时空之门。“惊鸿,送飞机回去!”

    瞿惊鸿将飞机残骸从那个漩涡里丢了进去,看到飞机在那个漩涡里面消失并且没被丢出来,瞿惊鸿与宴清秋对视一眼,他说:“它们回去了。”

    宴清秋沉吟了下,才转过头来对盼归说:“娘亲和父亲打算穿过这条时空之门过去看看,但我们也不敢保证时空之门的另一面究竟是哪里。”

    “盼归,娘亲跟父亲法力高强足以自保,你法力尚浅,不宜进入时空之门。你就留在冰域大陆等我们回来,好吗?”

    宴清秋担心穿过时空之门会生变数,所以她不敢带着盼归一起去冒险。

    但盼归却说:“不,我们是一家人,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我不会准许你们丢下我独自去冒险!娘亲,父亲,带上我一起去,好不好?”

    就算是死,那也该一家人死在一起!

    瞿惊鸿冷峻的脸上展露出一个骄傲的笑容,“好!不愧是我们的孩子!”

    宴清秋略作沉吟,便朝盼归伸出了右手,同时瞿惊鸿也朝盼归生伸出了左手。盼归很信任他们,她放心的将手心放在父母的掌心,随着父母一起朝那漩涡中心飞去。

    时空之门内险象环生,时不时就有比刀片更锋利的宇宙碎石从他们身旁刮过,瞿惊鸿给瞿盼归加了保护罩,瞿盼归紧紧拽着父母的双手,硬着头皮跟他们一起穿越时空之门。

    不知道在时空之门内穿梭了多久,风刃才逐渐变小,他们从时空隧道里穿了出来,飘在宇宙中,朝着一颗蔚蓝的行星靠近。

    -

    这天正是元旦节,望东城下起了雪,黎远志缠着韩湛跟宋瓷要堆雪人,韩湛被闹得耳朵疼,只好答应外孙,陪他一起堆雪人。

    雪人刚堆了一半,龙雨突然开车来了。韩湛看到龙雨,放下手中的铲子,问他:“怎么突然过来了?”

    龙雨露出迟疑的表情。“先生,借一部说话。”

    韩湛看了宋瓷一眼,对她说:“我跟龙雨聊会儿。”

    “好。”

    韩湛跟龙雨走到了后院,不等他问,龙雨便主动开口说道:“先生,我收到了消息,两个月前从百慕大三角消失的浪音705航班,诡异的出现在了北美一处无人的森林里。飞机坠亡,机上无一活口。”顿了顿,龙雨又补充了句:“飞机是突然出现在那里的。”

    距离浪音705失踪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这两个月当局一直在百慕大三角附近搜索飞机的下落,但它却奇异地出现在了一片森林里,这怎么都解释不通。

    韩湛怀疑那飞机在穿过百慕大三角的时候,曾去过什么地方,又诡异地回到了现实世界。“我得去百慕大看看。”

    龙雨不明白韩湛为何对百慕大飞机失踪这件事如此在意,在听到韩湛决定去百慕大一探究竟的消息时,龙雨更加吃惊了。“先生,你为何一定要去百慕大?那飞机上,难道有你的朋友吗?”

    韩湛说:“没有,只是想去看看。”

    韩湛第二天便动身出发,他先去看了下那飞机的残骸,看到那追毁飞机的惨状后,不禁为在这架飞机上丧命的乘客感到悲悯。

    同是做飞行行业的,韩湛比任何人都希望每一趟航班都能顺利出发,平安落地。

    待他来到百慕大三角时,这里已经恢复了风平浪静,船只跟飞机朝阳在百慕大三角的航线跟领空上飞行。他在附近住了下来,每天都要出海一趟,有时候去捕鱼,有时候去潜水。

    他看上去就像是个单纯的旅游客,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这天,韩湛靠在躺椅上喝着红酒,吃着哈密瓜。温暖的太阳照在身上,船只摇晃,韩湛渐渐来了瞌睡。他闭目小憩,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眼前的光线变得刺眼极了。

    韩湛骤然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黑影从高空坠落。他猛地坐了起来,眼睁睁看到那个黑影垂直地摔进了大海里。

    韩湛:!

    韩湛起身走到栏杆处,朝下面看了一眼,便看到海水里面在冒泡泡。显然,刚才真的有一个东西掉进了大海里。

    韩湛抬头望着上空,没看到飞机跟直升机的影子。

    显然也不是有人跳机自杀。

    那是什么掉进海里了?

    海鸟?

    有那么大的海鸟吗?

    不一会儿,一个绑着高马尾的脑袋从水里冒了出来,那人咳嗽了两声,才抬起脸蛋来。

    被水浸湿的那张脸蛋雪白细嫩,刘海遮住了小部分脸。那女孩用手擦了把眼睛,睁开眼,一双灰蓝色的双眸无比澄澈,宛如精灵坠落人间。

    掉进海里的是个人。

    一个从天而降的神秘的女孩儿。

    少女甩了甩头上的水珠,这才看清楚船上人的模样。

    韩湛老了许多,头发微白,眼尾张开了皱纹,年轻时候那双深邃迷人的灰蓝色眼睛少了澄澈感,却更睿智,也更有味道。

    盼归一眼就认出这是娘亲画像上的外公。

    盼归站在水里朝韩湛露出甜甜的笑容,并嗓音清脆地喊道:“外公!”

    韩湛:?

    韩湛望着少女那双跟自己酷似的灰蓝色双眼,联想到少女从天而降的神秘身份,一个答案在他心里呼之欲出。他放在栏杆上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韩湛嘴唇抖动了好一会儿,才哑声问出一句:“孩子,你、你母亲是谁?”

    瞿盼归没有犹豫,大声说道:“我娘亲是冰域之主宴清秋!”

    瞿盼归一降落到地球上,法力便被限制住了,她现在不能飞也不能瞬移。她朝韩湛眨了眨美丽的眼睛,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外公,快把我弄上去。”

    韩湛直接一头扎进水里,搂住少女的腰肢,将少女从水里带到穿上。

    上了船,瞿盼归跪坐在韩湛的身旁,她仰头望着老了也是个帅老头子的外公,捂着嘴笑,笑完,又说:“我父亲说,外公是举世少见的美男子,我就长得像我外公!”

    瞿盼归歪着头看着韩湛的脸,笑道:“此话不假,我果然跟外公长得很像,是个美少女!”

    韩湛盯着娇俏的少女,发了会儿呆,才说:“你父亲...”

    不等韩湛细问,瞿盼归自己便主动回答道:“瞿惊鸿!”

    韩湛终于感到踏实了。

    女儿女婿在另一世界重聚了,这真是韩湛这么多年里听过的最开心的事了。韩湛盯着瞿盼归的个头,突然说:“你多大了?”

    “11岁。”

    “长得真高。”

    瞿盼归:“吃得好!”

    少女说话特别治愈人心,韩湛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你怎么会过来我们这边?你的娘亲跟父亲呢?”

    “哎啊!”瞿盼归猛地拍了拍脑袋,惊呼道:“糟了!我不知道我娘亲他们降落到哪里去了!”快要接近地球的时候,瞿盼归跟父母被迫分开了,他们各自降落到了不同的地方。

    韩湛拍了拍瞿盼归的脑袋,安慰她:“别怕,他们会自己找回来的。”

    “嗯!”

    韩湛将瞿盼归带回了望东城。

    瞿盼归没有身份证,差点上不了飞机,韩湛给韩诤打了个电话,托韩诤的关系才给瞿盼归弄了一个合法的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名字叫做徐盼归。

    坐在飞机上,瞿盼归叽叽喳喳的十分话痨。

    她不识汉字,遍翻着一本杂志问韩湛:“外公!这是谁啊!他长得好好看!”

    韩湛盯着杂志上地男明星,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见外公不说话,瞿盼归了然地指出:“我知道了,外公笨笨的,不认识这个俊俏的小哥哥!”

    韩湛说:“...”

    转机的时候,在机场里,盼归跟着韩湛去买咖啡,她看着那黑乎乎的咖啡,天真无邪地问韩湛:“外公,你是不是想给我下毒啊?这个东西一看就是掺了毒的。”

    莫名其妙就背上了个‘杀人犯’罪名的韩湛感到冤枉。

    “这是咖啡,你娘亲以前就很喜欢喝。”

    “是吗?那我要尝尝。”

    盼归喝了一口咖啡,顿时被苦得要哭了。“外公你骗我!这东西好苦的,一点也不好吃!”

    韩湛看到小外孙女在哭,顿时头大。

    “那外公给你买糖。”

    韩湛给盼归买了一罐软糖,盼归吃到了甜的这才不哭了。上了飞机,她一边吃糖,一边对韩湛说:“这东西很甜,跟我们那边一种小妖兽的脑髓味道很香。”

    韩湛:?

    脑髓?

    珺珺跟徐骞这些年都给孩子喂了些什么东西?

    韩湛有些累了,有些想睡了,便戴上眼罩休息。盼归无事可做,见别人都有电影看,便让空姐帮她把自己面前的小电脑打开。

    空姐给盼归放了一部电影,盼归看到了一段床戏,她眼睛瞪得很大,觉得这可真带劲,真好看!盼归摇醒了韩湛,兴奋地跟他说:“外公!外公!你快看,我看到了男人跟女人在做生小孩儿的事!”

    这个世界可真有意思,竟然还把这种事拍出来给大家看。在他们那个世界,大家再开放,也不会把这种私密事拍出来给别人看。

    韩湛被盼归这句话给吓醒了!

    回国的头等舱里坐的几乎都是华人,听到瞿盼归这话后,大家纷纷朝他们看了过来,眼神都无比的精彩。韩湛赶紧关了那视频,严肃地告诉盼归:“盼归,这个不是你这个年纪该看的,你还明白吗?”

    盼归却露出老气横秋的神情来,她说:“这有什么,男欢女爱,人之常情。等我长大成人了,我要迎娶世间最英俊的少年郎!把他藏在大冰宫里,天天跟我生孩子!”

    韩湛用手捂住额头,深刻地体会到了两个世界的文化差异。

    入乡随俗,小丫头既然来了地球,那就得接受这个世界的教育。

    还有得教!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