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朱记

    宋妍宁心中微微一怔,脸上却不动声色。她知道这块平安扣有问题,只是以她现在的能力还无法知道是什么问题,当然她也不会傻的去问徐冬青。

    徐冬青和杨立生说着话,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宋妍宁,见她一直安静的坐着,神情没有什么异样,心中有些诧异。难道是他的判断有误,她并没有资格进入那里?

    “小宁,你喜欢这个平安扣吗?”徐冬青微笑着看向宋妍宁。

    宋妍宁一脸欢喜的点了点头,“喜欢,徐爷爷,这个是玉吗?拿在手里好冰哦!”

    徐冬青喝了一口茶,点了下头,“这是徐爷爷去云城的时候买的,这种平安扣是最适合小姑娘戴的,听说可以保平安,你除了感觉到冰凉外,还有其他的什么感觉吗?”

    “没有。”宋妍宁摇了摇头,转头看向杨立生,将手中的平安扣递到他的面前,“外公,你帮小宁戴在脖子上吧。”等回去了,她再慢慢研究这平安扣有什么问题。

    她不知道徐冬青送她这个平安扣是什么用意,不过除了一开始,接过平安扣时有那种脑袋一空的感觉外,现在倒是没有其它的感觉。不过她已经可以肯定,徐冬青是知道这个平安扣有问题的,不然他不会那么问。

    “好!”杨立生笑着接过平安扣,将平安扣戴在宋妍宁的脖子上。

    宋妍宁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平安扣,看向徐冬青,“这平安扣真漂亮,小宁很喜欢,谢谢徐爷爷。”

    “喜欢就好,哈哈哈...”徐冬青笑道,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老徐,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就不打扰你了。”杨立生放下茶杯,站起身对徐冬青说道。他答应过小宁,要带她去吃朱记的馄饨。

    “那行,我送你们。”徐冬青站起身。

    将杨立生和宋妍宁送出店铺,看着两人的身影渐渐的没入人群,徐冬青缓缓收回视线,摇头叹了一口气,走回了店铺。

    看到宋妍宁将平安扣从脖子上取下来,杨立生有些诧异,“小宁,你不是喜欢这个平安扣吗?怎么拿下来了?”

    “我怕它掉了,看这个绳子不是很牢固。”宋妍宁俏皮的一笑,将平安扣放进自己背着的小包里。这个小包是外婆给她做的,她很喜欢,每次出来都会背着它。

    杨立生笑着揉了揉宋妍宁的头发,“那回去了,让你外婆给你重新串一根绳子,走吧,外公带你去吃馄饨。”

    “嗯。”宋妍宁笑着点头,跟着杨立生走进朱记馄饨店。

    朱记馄饨店在北岩镇十分的有名,至今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它的馄饨,皮薄馅大,味道鲜美,价格又不贵,所以生意一直都很好,每次来都是座无虚席。

    杨立生看了看四周,见靠窗的一个位置上,有一对情侣快要吃好了,“小宁,我们去那里等吧。”

    宋妍宁跟着杨立生来到那对情侣的身旁,在一旁等着他们。

    那对年轻人吃好馄饨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坐在那里聊天。

    等了将近十分钟,宋妍宁忍不住开口道:“哥哥,姐姐,你们吃好了吗?”

    那对情侣看向宋妍宁和杨立生,男青年一脸嫌弃的对着宋妍宁和杨立生挥了挥手,“去去去,没看到我们在聊天吗?”

    宋妍宁眉头皱了皱,看向那名年轻女子,“姐姐,你是这个哥哥的女朋友吗?”

    “嗯。”年轻女子点了点头。不明白宋妍宁为什么这么问。

    “那姐姐你还是陪这个哥哥去医院看看吧,这个哥哥的身体可不太好。”宋妍宁说道。

    “你说谁的身体不好了,你别以为你是小孩我就不敢打你。”男青年举起拳头威胁的看着宋妍宁。

    宋妍宁没有理会男青年,而是转头看向一旁的杨立生,“外公,医书上说面部局部发黑,比如嘴唇周围发黑则是肾虚,是不是?”

    “的确如此。”杨立生点了点头。他自然也看出,这个男青年的身体有问题。

    “你特马不要胡说!”青年一张脸气得铁青。只要是男人,谁也不希望被人说成肾虚。

    年轻女子打量了青年许久,看向杨立生和宋妍宁,担忧的问道:“那有什么影响吗?”她和他在一起,就是看中他家有两套房子。万一他真的肾有问题,那她岂不是要被他拖累。

    “肾虚可不容小觑,严重的话会影响到将来的婚姻生活,小伙子,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杨立生看向青年道。小宁的医术虽然不弱于他,不过这些大人的事情,他还是不能讲的太明白。

    “你才肾虚呢。”青年狠狠地瞪了宋妍宁和杨立生一眼,拉着年轻女子气呼呼的向着外面走去。

    “阿吉,你要不去医院看看吧。”年轻女子劝道。这可是关系到她的将来的。

    “你别听他们胡说!”青年加快了脚步。他才不信自己肾虚。

    “外公,我们坐吧。”宋妍宁收回视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她虽然有意让那个青年丢脸,不过也是在帮他,毕竟他再不去医院就会越来越严重了。

    “你呀!”杨立生无奈又宠溺的摇了摇头。

    宋妍宁顽皮的吐了吐舌头,“外公,我想吃虾肉蛋黄馄饨,等一下我们也给外婆带一份回去好不好?”

    “好!都依你。”杨立生笑着点了点头。

    回到家,宋妍宁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那块平安扣。

    打量了许久,宋妍宁并没有发现平安扣有什么问题。难道之前只是她的错觉?是她想多了?可是徐冬青为什么要那么问她呢?

    将平安扣放进抽屉,宋妍宁走到一旁,拿起花洒,帮房里的那些草药浇水。这些草药都是她在山上发现的,大多都是一级灵草,平常她就靠着这些灵草散发出来的微弱灵气修炼,只是成效并不是很大。现在的她才刚刚突破二级,以这样的进度想要解开体内的封印,最起码需要十几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