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6章 陆闻舟周桃番外 四

    却听周桃顿了一下,之后缓缓开口:“还想感谢一个人,就是这部电影的出品人,我之前有几部电视电影,他都是投资商,谢谢他为我付出的一切,这座奖杯,有你一半的功劳,谢谢你,陆先生。”

    陆闻舟忍不住笑了。

    任何金钱名利,都抵不过她这一句谢谢。

    这场颁奖晚会,圆满落下帷幕。

    大批记者守在外面,亲眼看着周桃上了陆二爷的车。

    周桃和陆闻舟坐在后座,周桃的手里还拿着金灿灿的奖杯,她觉得满足。

    “去我那里吧,我亲手给你做晚饭,或者说……夜宵?”

    口头的感谢还不够,她还想用实际行动好好谢谢他。

    陆闻舟盼了好久终于盼到她的主动邀请:“好。”

    车子经过一个路口,横向车道一辆卡车疾驰而来,闯过红灯,分明刹不住,快要撞上他们的车。

    一切来得太过突如其来,陆闻舟本能伸手抱住了周桃,完全把人护在了怀里。

    嘭的一声,周桃被剧烈的震动震得脑袋发懵,出现耳鸣的症状。

    陆闻舟的汽车被卡车撞在了隔离带上,他那边的车们被撞到变形,车子冒出白烟。

    因为他护着她,周桃就只受了轻伤,可陆闻舟却伤得严重,额头深红色的鲜血缓缓流下,他整个人不省人事,却还维持着抱周涛的姿势。

    外面响起喧闹的人声,紧接着是警车和救护车的声音。

    周桃嗓子发哑,轻轻叫他的名字:“陆闻舟……陆闻舟。”

    没有反应。

    周桃握着他的手,眼圈发红:“你醒醒,醒醒。”

    车门打开,警察把他们救了出去,陆闻舟昏迷不醒被抬上了救护车,她全程陪同着。

    手术室门口,来了很多人,他的弟弟妹妹来了,温乔他们也来了。

    周桃坐在长椅上,心里有些发凉。

    温乔握着她的手。

    周桃问她:“他是不是伤得很严重?”

    如果她没记错,好像那个卡车上装的是建筑钢筋,好像……好像他的胸口被一根钢筋穿透了。

    他会不会死掉?

    如果他没有扑过来救她,是不是他根本不用遭此横祸?

    又或者他没有陪她去参加颁奖晚会,又或者他没有邀请他去家中,这一切本可以避免的。

    温乔安慰她:“是我舅舅进去做的手术,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那个位置,很危险吧?”周桃泪眼婆娑地看着她。

    温乔没敢和她说实话,那个位置,很有可能伤到心脏了,只希望舅舅能够让他起死回生吧。

    “我舅舅是世界级名医,死神没法在他手上抢人的,你放心,放心。”

    这个手术的难度很大,即便苏策都上手术台了,也依然不敢拍着胸膛说一定能救活他。

    晚上十一点,到早上九点,天黑到天亮,周桃滴水未进,全然没有了昨晚的光彩照人。

    九点半,手术室的门才终于开了。

    周桃紧张地站起来,看着主治医生苏策。

    苏策摘了口罩,对温乔道:“活过来了。”

    周桃的眼泪唰地掉了下来,一颗心也安定了。

    陆闻舟觉得自己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外面在下雨,光线昏暗,他看到周桃伏在床边打瞌睡。

    他轻轻一动,她就醒了,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神色也憔悴,看得他心疼。

    “困了怎么不上床睡?”

    周桃红着眼眶看他:“你怎么那么傻?是不是之前我替你挡过一刀,你想还给我?”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脸:“不是,我只是本能地不想让你受伤,并没有那么多想法。”

    周桃哽咽道:“我不该让你去我家的。”

    “傻话,你能主动邀请我去,我很高兴,死了也值得。”

    周桃握紧他的手:“以后这种话不准说了。”

    陆闻舟笑容有些虚弱:“你没事吧?”

    “我没事。”

    她额头上贴了一块纱布,他的手抬起来,想摸摸她的头,周桃连忙俯首,他的手指轻轻触了一下:“受伤了吗?”

    “一点皮外伤,不要紧,你别担心。”

    紧接着,周桃似乎酝酿了一下,道:“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半晌,病床上的人没有开口。

    周桃顿时觉得有些窘迫:“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却见陆闻舟挣扎着想坐起来:“我愿意……”

    周桃连忙按住他:“不要命了吗?你刚手术完,不能乱动。”

    陆闻舟神色遗憾:“应该由我来说的,我想单膝下跪向你求婚,之前那一次很敷衍,这一次,我想正式一点,弥补上一次的遗憾。”

    周桃忍不住笑了:“我又不在乎这些。”

    “我在乎,我想给你最好的。”

    周桃偏头一笑:“那就等你伤势好转了,再补一个?”

    “好。”他说得郑重又认真。

    一星期之后,陆闻舟的伤还很严重,但他早就按捺不住了。

    周桃拎着保温壶进来,打开盖子,里面是她亲手炖的骨头汤。

    她这样为他洗手作羹汤,一派洗尽铅华的模样。

    转头就看到男人半跪在她面前。

    就挺突然的,她有些措手不及。

    窗外阳光热烈,床头柜上的玫瑰和洋梗菊开得灿烂,他的眼神从未有过的和煦柔情。

    “周桃,嫁给我。”

    周桃愣了愣,继而伸出手来:“这一次,我们一起白头。”。

    “好,一起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