玦爷养了个磨人精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0017章 刻骨仇恨

    听着这个声音,余安安晾衣服的手微微一顿,心脏不自觉的收缩起来。

    眼底里闪过滔天恨意!

    提着衣服的手一点点捏紧,捏紧!

    因太过用力,手上骨节泛白,呼吸几乎凝滞。

    脑海里闪过前世临死前,这个声音的主人,那疯狂扭曲的表情。

    及从她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

    “余安安,你知道吗,你就是天底下最蠢的女人。”

    ……

    “从认识你第一天开始,我就暗中在你水中放了东西,否则,你以为自己身体为什么会垮得那么快?”

    ……

    “我实话告诉你,你有今天,都是我们夫妻俩算计好的。”

    ……

    “说实在的,我们全家还要好好感谢你!若没你这具完美的试验体,我男人的研究不可能那么顺利。”

    ……

    “余安安,你该安心去死了,我男人的研究,已用不着你这具残败的躯体了。”

    ……

    余安安重生醒来,一直在尽量忘记的恶梦。

    在听着那道熟悉的声音时,临死前的记忆便如潮水般涌入大脑。

    让她内心升起浓浓仇恨,还有曾被算计了一生的不甘与痛苦。

    “警告,你的死敌向你释放了恶毒,请问宿主,是否将这毒反弹回去?”

    “当然反弹回去。”

    余安安在心底冰冷的发出这道命令,语气不善,“你这东西实在太无用,这么明显的事还要问?”

    她一边嫌弃脑海中那个东西,身上本能散发的敌意让她看上去很可怕。

    “安安。”

    就在余安安感觉自己要被前世仇恨淹没时,一只温暖的大手紧握住她冰凉的小手。

    声音不大,却给了她说不出的安全感。

    犹如一针镇静济,将她从那恶梦般的记忆中拉了回来。

    余安安动作僵硬的转动着眼珠,迎上男人疼惜柔和的目光。

    “凌玦!”

    余安安身体轻颤着,“我,现在还不想看到外面那个人。”

    凌玦紧握着她小手道:“好,你不想见,咱们就不见。”

    随着他话音落下,余安安便听到外面传来气恼的声音:“啊,你们是什么人?”

    “你们要干什么?啊,杀人啦!”

    “我要见安安,我是安安的好姐妹,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余安安听着那个自称是自己好姐妹的声音,眉头微微一蹙,脑海中不断闪现过前世临死前的一幕幕。

    内心的仇恨汹涌而出,身子因仇恨颤得更厉害。

    “让她闭嘴。”

    感受到手中女人的异样,凌玦声音冰冷传出。

    随着凌玦的声音传出,外面瞬间安静便没了叫喊声。

    唯有几声呜咽。

    可很快,就连呜咽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那个令余安安恨之入骨的人及那声音从来没出现过似的。

    凌玦轻轻拥着她,柔声道:“好了,没事了。”

    余安安从怀里抬头看向他,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在他深邃悠远的目光下,讪讪闭了嘴。

    凌玦见她这样,疼惜的替她顺了顺头发:“有啥想问的就问,我什么都告诉你。”

    他不希望她在自己面前有任何顾忌,不希望如前世一样因误会造成她那样的悲剧。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