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九章 制香

    “嗯,确实是不易。”王岚姝点头,花香不易制,但这东西却是最容易放松的东西,只要使用得当,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死一个人,到时候谁也查不出来。

    “寒梅,茉莉,牡丹,辛夷,春桃,慈姑,百日草,三色堇,金银花,并蒂莲我就要这几样,等下能给我送来吗?”

    王岚姝说的都是一些普通寻常的花,这些花并没有毒,但是组合起来,配置的分量不同将会产生不一样的味道,到时候再加入某样东西是会影响一个人的精神。

    “我要寒梅和山茶,我想拿来单独制香囊和泡澡。”王岚箐选的少,但是要的分量多。

    “好,我现在就回去拿。”裴娘子带着容春去拿东西。

    王岚姝带着王岚箐坐在庭院里等着,两人聊聊最近的功课,忽然王岚箐话锋一转问道:“二姐,今年的品茶宴你参加吗?”

    “会去,但不参加了。”

    王岚姝记得今年的品茶宴好像出了问题,只不过她当时已经上了庵庙,具体发生何事也不清楚,但不妨碍她去看戏。

    但在此之前,她需要查出来小六受伤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后日就是小六受伤的时间了。

    “为什么?”王岚箐不解,去年她还信誓旦旦说要在今年超过姐姐,“难不成是因为姐姐?你放心,姐姐今年不参加比赛。”

    举杯的手微微一顿,王岚姝意外的看向她,“你说大姐今年不参加?”

    当年好像是有王家女眷都没参与的一事,但那是因她之故,怎如今一听好像是已经不想参加了。

    王岚姝参加品茶宴几年,每年与头筹总是差了点,但王家姑娘心灵手巧的名声已经通过她和王岚静打出去了。

    今年两人要是都不参加,怕是外边人又有谈资了。

    “嗯,前几日我和母亲进宫,那时候大姐提了一嘴,母亲虽然没同意但是也不愿意大姐不参加。”王岚箐想不明白母亲那天的态度。

    王岚姝想着上一世的大姐赐婚的时间,好像是品茶宴没多久,指定了给了一个将军,这里面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既然大姐不参加,我也不参加,今年不如你参加吧。”王岚姝提议。

    这也是品茶宴的一个规矩,一家也只能两个姑娘参与,若是她们两个退下来了,自然是要让给其他姐妹。

    王岚箐眼里一亮:“我可以?”

    “自然是可以,我的名额给你了。”王岚姝把手中的茶以后喝完,又给自己斟了一杯,煮茶需要心静,现如今她心不平又如何能够煮出一壶好茶来,到时候徒增她人贬低,那还不如就此让位。

    “可是我怕我做不好。”王岚箐趴在桌子上,下巴搭在手臂里,抬眼看着二姐,懦怯和兴奋在她眼里交织。

    “珠玉在前,我怕丢了王家的名声。”

    唉,姐姐们太优秀了,要是她不优秀肯定又会有一帮人在背后咬嘴舌根了。

    “何必理会,你参加品茶宴是想要看看自己的手艺有没有进步,又不是为了什么头衔荣耀,她人看法何须理会。”王岚姝满不在乎道。

    若说进入教坊让她学到什么,那就是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与厚脸皮。她本长安的贵女,家中遭难成为一名歌女。

    见到的人自然都是以往的熟人,开始或许很令人羞愤。可渐渐的想要从他们身上获取东西,就要豁出去迎合那些人。

    她为了复仇把面子自尊全部踩到脚底下,那些人说的更加难听的话她都得要笑着面对。

    “我要是有姐姐那么豁达就好了。”或许是因为头上有一个优秀的姐姐,王岚箐的压力非常的大,是所有娘子里面最用功的,但是那样惊艳才绝的姑娘也只有一个。

    “你太看中她人的评语了,日后会活的很辛苦。”王岚姝并不知道,自己的评价在未来会变成一语成谶。

    “可是……”王岚箐张了张口,想要辩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恰巧这时候裴娘子和冬春回来了,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这话到此为止,王岚姝让容冬把之前绣好的香囊找出来,她把控计量,由王岚箐放入。

    两人合作,也做了一个时辰才把各房的香囊制好。

    “这个是送给祖母的。”

    王岚姝指着一个茶白底绣着福禄寿的荷包,这里面她配置了脾性温和的花,清淡不浓郁有安神作用。

    “这个是大伯母,这个是三婶四婶。”

    前者是丹红底绣牡丹,后者两个桃红绣底并蒂莲,因为两个人是闺中密友。香味偏好也不同,大伯母则是用的寒梅多点,三婶四婶则是并蒂莲多。

    “我们几个姐妹我偷了懒,用的都是缃色,绣样和比配都不一样。”

    王岚姝拿起其中一个绣着群蝶翩舞递给王岚箐,:“这是给你的。”

    她又拿起另一个鲤鱼戏水图:“这是给大姐的,这些你拿回去,好让容冬她们少跑腿。”

    “诶,好。”王岚箐应下。

    她又唤来了容冬容瑕,让她们分别送给老夫人,四房的夫人和两个姑娘,三娘和五娘的是兔子和梅花。

    剩下的还差三房的,因为今早两人份不愉快,王岚姝表面为难的看着王岚箐,“可能要在拜托妹妹在跑一趟了,你以为知道我和小六……若是我送去怕是……唉。”

    话未说尽,但谁都知道王岚雅的脾气,怕是到时候会丢弃。

    “好。”王岚箐应了下来。

    因要送东西,她也没多停留便离开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王岚姝收回视线,拿起剩下的开始捣鼓,让容春送给其他庶出的兄妹。

    她原本想让王岚箐说香囊是她做的,可到时候药效一起,遭罪的就是王岚箐。

    她不愿意。

    翌日,王岚姝去请安。

    老太君拉着她的手,夸赞道:“昨日做的香囊不错,放在枕边闻着味睡得还挺香的,你用的是什么香料?”

    “祖母喜欢就好。”王岚姝羞涩一笑,“这方子是我翻阅古籍发现,把花期开了的花摘取,用特殊的炮制法子留香,在做出来的香囊比香料要好很多。”

    “只不过我原本想要现有的花儿,没想到裴娘子那有炮制好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