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番外《争宠(四)》

    第二天上午。

    踏仙君眯着眼睛, 坐在院中的枇杷树下, 一边给自己剥着枇杷吃,一边眯着眼睛, 出神地想着些什么。

    切换过状态来之后, 这三日里别的事情他倒是记不清了,就隐约记得自己得到了一只木盒子,是一只年糕……年糕怪送来的,好像与楚晚宁的生辰礼物有关。

    但更多的, 他就回想不起来了。

    踏仙君不敢掉以轻心,毕竟他觉得墨宗师是个心机颇深的鸟人, 看似忠厚老实, 实则道貌岸然, 花花肠子特别多。

    哪里像自己, 英俊、耿直、霸气、威武, 待人真诚。

    自己这种老实人真是太吃亏了。

    踏仙君叹了口气, 紫黑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幽深的光芒。枇杷汁很粘腻, 他抬手舔了舔指尖, 汲取那丝丝缕缕的鲜甜,暗自心道:不能输!本座可是帝王出身, 对于后宫争宠一套,本座懂得比另一个自己多得多!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只要本座提前见到墨宗师的贺礼,本座就能绝地反击,强压他一头!

    但是渴望知道墨宗师的礼物是一回事, 如何知道,却又是另一门高深的学问了。

    他不指望能和自己进行心灵的沟通,墨宗师会理他才有鬼。

    那要不……试着让楚晚宁去套套话?

    不行不行。

    这个念头很快地,也被踏仙君自己驳回了。

    回想前世,宋秋桐总是每逢节日便盛装打扮,尽态极妍地来讨好他,旁敲侧击地来和他打探“楚妃妹妹”有没有给他准备什么礼物。

    他当时心中憋着一股邪火,瞧着宋秋桐那张看似精明实则蠢笨的脑袋瓜子,耗费了毕生的涵养才没破口大骂——干什么!问什么问!楚晚宁就是没有给本座送过节日礼你满意了吗!!!

    但每次却都没有吼出来,而是强压着怒意,研开一脸笑吟吟的阴森,慢条斯理道:“想不到皇后居然如此关心楚妃,送个礼还要向他看齐。”

    宋秋桐那张姣美的脸上闪过惶然,她因畏惧而愈发显露恭顺与妩媚,希望以此来博得君王的怜惜。

    所以她忙道:“臣妾只是拿不定主意,想了解了解楚妃妹妹那边的心意……”

    “哦……想了解楚妃的心意。”踏仙君慢吞吞地把这几个字在唇间浸淫一番,倏尔冷笑,眸水如寒剑出匣,冷光乍现。

    “所以,你是想表示你这皇后当得毫无主见,也打算和他一样当个妃子,或者干脆降成嫔?”

    吓得宋秋桐踉跄跌跪,连连叩首。

    而他当时只觉得厌弃与怒气同时在他心腔里龙盘虎踞,撕咬争斗。旁边目睹此事的宫娥只道是帝君喜怒无常,却无人知晓——哪怕宋秋桐自己也不知晓,他是被她实实在在触到了痛处——他软禁楚晚宁这么久,只得了人,却好像从没得到过心。

    至于那些他渴望的顺从、臣服、爱慕,就更像是九天寒月,遥不可及。

    甚至这些年,他都没有从楚晚宁那里得到过任何一件节庆之礼……哪怕除夕夜雪深浓时,他隐秘期盼的一声“新春快乐”,也都是痴心妄想。

    宋秋桐就这样刺他的自尊,戳他的烦心处。嘲讽他一无所有一无所得嘲讽他只是个孤家寡人一个看似志在必得其实怨戾深重的可怜鬼——

    她居然敢……她怎么敢!!!

    帝君气得脸色发青,宋秋桐吓得脸色发白,他阴恻恻地盯着她,真话不能一吐为快,她也全然不知自己犯下了什么过错。

    当时帝后二人谁也没有意识到,其实她的争宠,从一开始,便是输的。

    是。

    不能问楚晚宁。

    结束了这段回忆后,踏仙君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争宠的精髓在于云淡风轻,看似毫不在意,其实运筹帷幄,一开始就跳出去暴露自己在意得要死,那是最不可取的。

    可是,该如何云淡风轻毫不在意地打探到墨宗师的行动呢?

    留给他的时间可不多了,明天就是楚晚宁的生辰,自己只有这最后几个时辰可以打赢这场反败之战。

    踏仙君在沉思之中,看到狗头追着一只花蝴蝶从自己面前跑过。狗头觉察到了他的目光,一个急刹停下脚步,斜过脑袋,以它那种惯有的贱兮兮斜眼乜着这个陷在困扰中的前任帝君。狗眼中充满了智慧与关怀。

    踏仙君灵机一动。

    有了!

    “好狗头,乖狗头,来。”趁着楚晚宁出去探查南屏山草木之灵,踏仙君一把抱过狗头,将它放在腿上,然后带着自以为和蔼其实非常吓人的笑,揉搓它的狗爪子,“本座知道你最聪明了,本座说的话,你应当是能听懂的。”

    狗头:“……”

    “本座问你,你知不知道前几日本座得了一只木盒子?”

    狗头:“呜……”

    “你乖乖听话,把那盒子给本座叼来,是否能做到?”

    “呜呜呜……”做不到。

    踏仙君的脸色沉了几分,但还是笑道:“赏你一根肉骨头吃,如何?”

    “汪汪!”两根!

    “行,两根就两根。”

    人模狗样的踏仙君,果然比人模人样的墨宗师更善于和同类交流。一人一狗在完全言语不通的情况下居然这么快就达成了狼狈为奸的共识。

    “汪!!”

    狗头摇了摇尾巴,一下子从踏仙君怀里跳下去,哒哒哒跑到了某一片不起眼的草丛深处,没过一会儿,它就做了墨宗师的叛徒,把墨宗师藏好的心想事成盒刨了出来,沾着泥土颠颠地就送到了踏仙君跟前。

    “这么快?”

    “汪汪汪!”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踏仙君甚为满意,笑摸狗头:“爱卿真是条好狗,本座这就封你为——”

    封为什么还没想出来,忽听得院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踏仙君脸色一变,立刻抬手将心想事成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到了怀里。

    然后以无事发生的淡定回头:“晚宁回来了。”

    狗头也以无事发生的淡定摇着尾巴,谄媚地冲着楚晚宁吐舌头。

    巡山回来的楚晚宁看着这一人一狗,总觉得有种诡秘的阴谋气息在他俩之间流窜:“……你们在干什么?”

    踏仙君赶紧岔话题:“本座的后宫如何?”

    楚晚宁道:“你的小翠和小红死了。”

    “!!!”踏仙君大惊,“什么?!!”

    “昨夜暴风雨,你种在南山坡的湘妃竹和红海棠全给吹倒了,我之前说了让你不要种在岩壁迎风处,你不听,只能给你下次长记性。”

    踏仙君顿时伤心了,他不干了。

    那是他刚刚归隐南屏山时,兴冲冲拉着楚晚宁一同种下的草木啊!虽然他一直为了捉弄楚晚宁,管那些花草叫做他的后宫,但后宫里也不止妃嫔,他其实是悄摸摸把他们合种的树木封做公主、皇子的。

    现在他们的孩子居然夭折了,这还得了?

    “不行!本座要去看看!”

    “看什么。”楚晚宁一看逗他他还当了真,立刻拉过他,对他说,“我施了法术,已经把断了的花草都续接回去了。”

    “都接好了?”

    “都接好了。”

    踏仙君盯着他,过了片刻,楚晚宁未及反应,就被他忽然张袖,蓦地牢牢一把抱住。

    “……”楚晚宁冷不防被环住腰抱了个满怀,怔忡又无奈地笑道,“你这是干什么……?”

    踏仙君坐着,楚晚宁站着,踏仙君的头抵在楚晚宁的腹肋处,想蹭一蹭,又放不下面子,最后只闷声道:“本座……本座高兴。”

    这才是楚晚宁的心呢,会心疼他期待满满种下的花草树木被风雨摧折,一言不发地替他将它们救活。枯木逢春犹再发,他这颗曾经委顿凋零的心,也终于在楚晚宁的陪伴下,逐渐有了鲜红的颜色,有了血、热和爱。

    他也终于能小心翼翼地走到光明里。

    为了让光明多照一点给自己,少照一点给墨宗师,踏仙君愈发坚定了自己要解开墨宗师贺礼之谜的决心。他脑子不好,和活得很清醒的墨宗师不一样,死活不肯承认他俩本为一体,所以墨宗师对另一个自己毫无敌意,他却每天都在脸红脖子粗地和墨宗师较劲。

    踏仙君以“本座今日心情甚好,本座亲自来做饭”为由,把自己一个人悄悄摸摸地关在小厨房里,开始研究这只心想事成盒。

    人界帝君的阅历告诉他,只要能够打开这只盒子,墨宗师的秘密就会暴露在他眼皮子底下。

    但问题是这盒子严丝合缝,究竟怎么样才能开呢?

    ——

    “盒子开门!”

    没用。

    “你想开了!”

    它依旧自闭。

    “给你看看本座英俊的脸。”

    盒子纹丝不动。

    踏仙君试了各种各样的说法,全都不得解,最后他有些狂躁了,竟掌凝红光打算来硬的,欲将之一劈两半!

    他蓦地一掌狠劈下去,只听得哐当一声!

    盒子下面的板凳碎了。

    但盒子居然还很完好。

    “可笑,本座还不信这邪了……”踏仙君恼怒道,召出佩刃对着它横劈竖斩一连二十余刀。只是无奈他身在厨房不能随意释放灵力以免房屋炸毁,所以力量施展不出万分之一,劈了半天,盒子仍安然无恙。

    反倒是外头楚晚宁敲了敲门:“墨燃?你在干什么,里头怎么这么大动静?”

    “……剁馅!”踏仙君随口胡诌道,“做馅饼!”

    楚晚宁顿了一下:“冰鉴里还有前天剩下的,我之前包抄手没有用完。”

    “行,知道了。”

    应了声之后,踏仙君却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对啊!楚晚宁又给墨宗师包抄手?!

    他怎么没有!!!

    这一想,更气了,觉得更加不能放过墨宗师,断不能让对方于生辰日再邀一功!那个伪君子,卑鄙小人!

    与他争宠?何其不自量力!

    踏仙君眼中蒙上一层晦暗,他盯着那盒子,细长修匀的手指摩挲着上头粗糙的纹理,心中冒起坏水。他想,要不然……干脆把这盒子丢到悬崖下头去……?

    不就是个生辰礼物吗?他大可以在今天太阳落山之前给楚晚宁寻到一个更好的。

    他是踏仙帝君,他要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东西,又有什么做不到的?

    虽然他是厌极了从前高高在上贵为君王的日子,爱极了重回凡尘的温暖,所以没事总喜欢乔装打扮,去山下闻嗅那人间烟火,甚至觉得自己偷偷伪装成“苟宗师”去打杂赚来的钱两,比当时在寂冷深宫里,别人战战兢兢跪伏着呈上来的稀世宝物要珍贵的多,有意义的多。

    但这般凡俗的甜蜜虽好,他却不愿表露自己的喜爱。

    踏仙君是要脸的,尤其为了把自己和贫寒的墨宗师区分开来,他哪怕心里偷偷爱死了农家的白菜煮豆腐,他也要哼哼唧唧地假装自己最爱的仍是大排场,是山珍海味。

    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威风,偶尔也是有好处的。

    比如踏仙君坚信,只要自己冒着被楚晚宁抽死的危险,嚣张地重出江湖,四处搜刮珍宝,他就一定能迅速找到那种奢华精致上台面,新颖别致有内涵的贺礼!

    一定的!

    这个念头在他心里扎根之后,踏仙君站起身,打算把木盒收好,下午找机会带出去扔掉。

    然而想归想,真的要这么做了,他复苏的良心还是有些不安起来。

    ……那、那这样楚晚宁就少一个礼物了。万一本座找不到更好的怎么办?万一楚晚宁真的很喜欢这个盒子,被本座毁了,岂不是……呃……岂不是要来和本座闹?本座如今任他专宠于前,他要真的闹了,那该如何是好?该怎么哄?会不会哄也没用?

    这样想着想着,居然又有些忧愁起来。

    自古无情帝王家,帝王一旦有情了,就只能沦落到和爱人去过家家。

    居然连这么点小事,想到楚晚宁或许会不高兴,他的心都硬不起来了。

    本座没出息啊!

    踏仙君在心里长叹一声。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木栅小窗边有一个白乎乎的身影一晃而过。他心知有异,立即抢过去,但那东西跑得极快,他只来得及瞧见一盏被白尾巴托着的小蓝灯,并未看清它的全貌,它就已经消失在了草丛里。

    唯窗子的木栅栏缝隙间,塞了一张卷好的翠绿荷叶。

    ……年糕怪!!

    踏仙君脑中灵光乍现,陡地激起了两天前属于另一个自己的奇遇回忆。

    他立刻抬手把年糕精留下的荷叶抽出来,借着窗外洒进的阳光抹平一看,不禁大喜,可大喜之后又旋即大怒。

    踏仙君怒极自骂道:“墨微雨,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嘲讽本座!”

    只见在那张荷叶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行字:

    帝君好!我是只拼客帝君人格的年糕精,我从村里偷偷跑出来给帝君报信。这是心想事成盒,里头有一片世外仙境,开启咒诀是墨宗师人格定的,叫做‘送黄金实在太愚蠢’,我只能帮您到这里了!加油!!!您能行!

    踏仙君虽然不知道“拼客”是什么意思,感觉是这个妖没有学好凡人官话,言语中还夹杂着妖族词藻,但他以自己机智的头脑融会贯通,联系上下文,便明白了对方一定是在夸赞自己。

    这只年糕很好!很识时务!他打算事成之后,封它为南屏山一品大员!

    踏仙君这样想完,顿了顿,为了办成大事,压下被另一个自己鄙夷的屈辱,咬牙切齿地对那木盒念道——

    “送黄金,实在太愚蠢。”

    一道金光闪过,厨房里的踏仙君消失了。

    他也进到了心想事成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