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被掠夺的一天(4)

    男人冷漠的声音里带着狂妄的嚣张。

    他这是在恐吓她么

    什么叫最错误的决定,她当狗仔记者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威胁了。

    “什么照片”顾小艾一脸无辜地问道,决定打死不认账,提提手里的摄影器材道,“我是来拍风景的。”

    她一定要想办法逃开这里,这些照片可是大独家,她不能放过。

    眼珠子骨碌碌地飞快转着,右侧是湖,左侧是铁丝网。

    顾小艾步步后退着,心想现在转身玩命地跑,逃出生天的机率能有多大

    “交出来”男人失了耐性,猛地向前拉她的手,一手往她身上探去。

    他指尖的炙热让顾小艾一紧张。

    他还真打算搜身疯了吧这男人

    她想也不想地将毛衣口袋里的储存卡丢出身旁的铁丝网。

    男人的眼阴鸷地看向铁丝网外小路上的储存卡

    很好,这个动作彻彻底底地触怒了他

    到这个时候还不准备把偷拍的照片交出来。

    不知死活的女人。

    “我最厌烦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厉爵风一把将她推到铁丝网上,跟着欺身而上,男性的气息浓烈地包围着她,一手按住她头旁的铁丝,一手直接她的v领毛衣下探了进去,握住那一抹耸起的柔软。

    啧这大小,跟官娜娜完全没得比。

    厉爵风不屑地冷笑一声。

    顾小艾震惊地睁大了眼,这个男人是在做什么他的手在干什么

    “变态”反应过来,顾小艾大骂一声,丢开摄影器材去推他。

    变态

    这才是刚刚开始

    顾小艾才一米六五,身材又是纤细的,在他面前简直就是只弱虾,小拳头打到他身上跟挠痒似的。

    厉爵风不费吹灰力按住她乱动的身子,取下她挂在脖子上碍事的单反照相机,随手丢了出去,低下脸贴近她惊恐的脸,冷笑一声,“我委屈下自己,教教你什么叫偷窥的代价。”

    像是从地狱来的声音。

    “嘶”

    一把瑞士军刀从她大腿根部轻轻一划,刻出一道血印。

    皮肤被割破的疼让她瑟缩了下。

    厉爵风大手一拉,她及地的白色长裙顿时被扯到只能包住她小巧的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