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什么叫偷窥的代价(8)

    她要好好攀住这个高枝。

    他厉爵风一句话就能让她从跻身国际明星的行列,再说,这样一张上天赐的俊脸,多来几次潜规则她也求之不得。

    空气微微地泛冷,腿间的湿黏和尖锐的痛让顾小艾不负重荷地背靠着铁丝网坐了下来。

    她今天,被一个陌生男人强暴了。

    她顾小艾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样一个地步,就为了条八卦新闻,值吗

    肩膀不自禁地颤抖起来,眼泪终于落下。

    纤细的手握紧胸前的衣领,顾小艾失声痛哭。

    将毛衣脱下扎在腰间,挡住超短的裙子,掩盖住尴尬的臀部,顾小艾才勉强回到小四合院的家里,确切地说,是舅舅的家。

    “小艾,你昨晚上就跑去守点了,怎么样,有拍到神秘生物吗”舅舅叶永诚拎着公事包从屋里出来撞见她便问,四十八岁的男人,谢顶、啤酒肚一样不少。

    可偏偏他不算事业有成,弄了间杂志社总是一副要倒不倒的濒死模样。

    顾小艾苦笑一声,“没有。”

    她本来是偷拍到更大的料,能让整间杂志社起死回生的猛料,可惜现在,她连自己都赔进去了。

    “没有就算了,我先去上班。”舅舅好脾气地拍拍她的肩往外走。

    屋里传出来舅妈刺耳刻薄的叫声,“这日子没法过了叶永诚,别人是男人你也是男人,别人拖家带口地往市区搬,房子越住越大,你个窝囊废一事无成,还带个拖油瓶回来一住就九年”

    她顾小艾就是那个拖油瓶。

    九年前,她还只是个初一的学生,爸爸的公司宣告破产,锒铛入狱,妈妈跳楼自杀。

    她从一个众星拱月的小公主一夜之间变成人人避之不及的灾星。

    幸好,她还有个舅舅,他收养了她,让她来杂志社帮忙。

    随手甩上房门将舅妈的骂声通通摈弃在门外,顾小艾冲了个澡,她这屋里的水从来没有特别暖和过,总是半温不凉。

    镜子里,雪白的肌肤上有着几处被掐起来的红瘀,看着触目惊心。

    那个男人霸占她的一切又清晰地回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