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就这么怕他?(9)

    他炙热的气息,低沉如魔的嗓音密不透风地包围着她,吞噬着她,剥夺了她的清白

    他的手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游走、揉捏。

    他的吻掠夺一般,像个禽兽嘶咬着她的每一寸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下作的男人。

    “刷”

    不想再想下去,顾小艾索性将水龙头转向凉,花洒里冰冷的水冲刷下来,冷得她发抖,却舒服了许多。

    换了件睡裙从浴室走出来,顾小艾直接将今天穿的毛衣和撕裂的白裙丢进垃圾箱,恶心。

    颜色老旧的桌上放着小时候和爸爸妈妈的合照,照片里的自己笑得开心极了,嘴咧的大大的。

    那时候的自己,连忧愁是什么都不懂。

    老天爷可能看她小时候活得太过开心,于是给她后来的人生插满荆棘,把所有的坏都丢给她。

    现在的自己,忘了快乐两个字怎么写。

    眼眶突然有些湿,顾小艾一把将合照扣在桌上,不再去看合照里幸福的一家。

    拿出回家前买的避孕药服下,顾小艾瞥到一旁的摄影器材,眼前又浮现出厉爵风的脸。

    狂妄、嚣张、无耻的一个男人。

    可她还得去找那个男人。

    那男人能叫出她的名字,一定认识她,极有可能真的把那段耻辱的短片发给每一个她认识的人。

    那她还怎么生存在这个城市,怎么等爸爸出狱

    不能让这短片流出去,她只能当被狗咬了一口。

    翌日,顾小艾到达浅水湾,却被拦在社区外面。

    早就听说浅水湾是豪宅社区,住得都是全国金字塔顶尖的那一小部分人,她除了等候渺茫的机会别无他法。

    不懂过了多久,敬业的门卫忽然打开闸门,走到外面来点头哈腰,“厉先生回来了。”

    炫目的红色法拉利飞一般进入社区,与她擦肩而过。

    顾小艾连车上的身影都没来得及看清。

    下一秒,法拉利速度倒车,停在她面前。

    驾驶座上的男人一头干净简练的短发,深刻俊挺的轮廓,完美的侧脸线条,一双深邃的眼像看猎物一般饶有兴致地盯着她,凭添一分妖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