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有什么可清高的(12)

    两清

    和他两清

    有这么便宜的事

    “你觉得这有用”盯着坐在床上戒备的顾小艾,厉爵风冷笑一声,走到床边反手劈向她的胳膊。

    顾小艾的手狠狠一疼,防狼器掉了下来,厉爵风迅速将防狼器丢到地上。

    顾小艾再次意识到,男人和女人体力上的悬殊,两手撑在柔软的床上不断往后缩,恐惧地瞪着他,“疯子,别过来”

    “这是我家。”她以为她是在谁的床上让他别过去,丫头片子还没弄清楚状况。

    他的眼底暗藏着诡谲的光,随时吞噬她一般。

    顾小艾更加害怕地屏住呼自己往后退。

    干净的小脸上没有了那层令人讨厌的骄傲,看起来顺眼多了。

    女人很多时候都会不知不觉间撩拨起男人的欲望,比如想反抗却无济于事的时候,楚楚可怜,像只怯怯的绵羊一样。

    而顾小艾给他的感觉更加深刻。

    他欣赏她无力反抗害怕的脸,一手扯下领带,厉爵风膝盖抵在床边,伸长手拎过挣扎的她,不由分说地用领带绑住她的双手系在欧式宫廷床的床柱上。

    过程中,她怎么挣扎都没用,他的臂力像是练过一样,禁锢着她根本由不得她反抗。

    这样被绑着的姿势根本是种侮辱。

    “你疯了变态,放开我”顾小艾挣不开绑束,坐在床上伸着腿胡乱踢他。

    厉爵风欺上前来,用膝盖摁住她的双腿,眼里染起一层欲火,“顾小艾,你敢再骂一句,我立刻强暴你。”

    他的嗓音低哑,却透着十足的强悍魄力。

    诚如他之前说的,她现在不敢怀疑他说的话,他是个禽兽,说到做到。

    顾小艾顿时吓得一动不敢动,唇紧紧抿着,抿出一抹苍白。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不能再惹火这个只有兽性的男人,她只想要回那段耻辱的短片。

    想了想,顾小艾有些哀怨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语气软了下来,带着求饶,“你放过我吧,我只想换回短片。”

    这张小脸变得可真快。

    终于知道怕了

    “求我”厉爵风逼近她的脸,手指邪肆地一颗一颗解开她的衣扣,“不如我再教教你,怎么求一个男人”